前言:老實說連我自己都沒想過這篇HIME文會有完成的一天XDDDDDDD而且好像還埋下了很多伏筆,若果有一天我頭殼壞掉(?)的話會把靜留的過去補完的XDDDDDD

 

 

 

五柱戰隊(?!)





  在一個隱秘而無人的廢棄工廠中,突然出現一道漆黑的身影。

  「我一定要報仇……一定要讓那傢伙嘗嘗失去所有的感覺!」怨恨的聲音在漆黑中響起。

  「好,我期待會看到那傢伙失敗的表情。」輕佻的聲音回應道,然後把一個圓球交予眼前的客人,「你要的貨物在這裡。」

  「夏樹.庫魯卡,這次便到你嘗嘗那屈辱的滋味!」伸手接過圓球,然後墨綠色的身影在漆黑中慢慢消失。



  「這是愛與勇氣的故事,是正義與宇宙內的邪惡戰鬥的故事──這就是五柱戰隊!!!」




(op吃掉--不過原來又是宮崎步作曲啊……)




  「哎……」坐在基地的控制桌前看檔案的女人突然歎了口氣,跟男人相比也不會失色的堅毅好像突然洩了氣一樣。

  「在想事情嗎?」操一口軟儂的京都腔,身穿淡紫色衣服的女性一聽到坐在控制桌前的女人歎氣便立即步行到她的身旁問道,「在想某個不聽話的孩子,還是又在想到底是誰想暗殺你?」

  「奈緒的話,我已經沒心情再罵她了。」被問中心事的女人疲倦地向坐椅一靠,「但剛剛過去的暗殺不是一般的事件。」


  「靜留,雖然我沒受傷,但這次的犯人很明顯就是個職業殺手,想要找出幕後黑手一點也不容易。」




  「你到底在說什麼喪氣的說話?」靜留反問道,「你可是被稱為地獄守門犬的夏樹.庫魯卡吶?」




  「地獄守門犬?!」在場聽到女人說話的四位少女驚奇地看著自己上司叫道。




  「啊啦?你們都不知道嗎?」靜留就像是在談論母親是女性一樣的反問,然後自然地走近被她稱作夏樹的女人靠著她肩膀繼續說下去,「在擔任地球署署長以前的夏樹在追捕犯人時甚至連地獄也會殺進去,所以便被人封了這個外號。」

  「喔?那是真的嗎?」身穿紅衣的少女一馬當先地衝到夏樹面前問道。


  而其他三名少女亦同樣好奇地圍在夏樹和靜留身邊。


  「那只不過是過譽罷了。」夏樹有點頭痛地說道,先不論這不是她想被提起的稱號,而且……「這已經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現在的自己,可能已經……




  看到這一幕,連靜留也不知道應該要說些什麼好了,因為連她也沒怎看過這樣沮喪的夏樹,可能之前沒抓到要暗殺她的人真的令夏樹不禁懷疑起自己實力來吧?



  「要不要出去一趟?」最後靜留只能這樣問道,「夏樹就當這是放鬆一下的機會吧?」







  「夏樹果然是個笨蛋。」靜留一邊走一邊喃喃地說著,只有身旁的機械狗跟著她,然後突然低頭看著機械狗問道,「迪蘭,你說是不是?」


  聽到靜留的話而又大概明白她現在正處於「憤怒」這種情緒的機械狗,只是做出「牠什麼都不知道」的搖頭動作。


  「連你也幫著夏樹?」靜留有點不高興地看著迪蘭。


  「嗚~」繼續裝著無知地搖搖頭。


  「你們兩個性格真的很相似。」靜留瞇起眼,令她看起來有種莫名的危險感,「一開始不應該貪玩地用夏樹作你性格的參考數據的。」




  突然一聲巨響傳入靜留的耳內,然後在市中心出現一部巨大的機械人,就算是身在距離市中心很遠的地方也能看得一清二楚。


  「?」走到比較接近而且能看清楚突然從地底出現的巨型機械的地方,同時注意到身後傳來危險的感覺。


  很顯然靜留身邊的迪蘭也察覺到敵意,所以搶先一步護在靜留身後。

  在迪蘭護著靜留的同時,他們的眼前出現了為數不少的「機械兵」,這陣子很常見,看來是某個到現在也抓不到尾巴的宇宙罪犯所為?

  「哦?是針對我而來還是碰巧?」心情不好的靜留臉上掛著燦爛的笑容,不知為何使應該沒「害怕」這感情的機械兵也感到不寒而慄。


  「反正艾莉卡她們應該也沒時間理你們……」靜留臉上仍然掛著那皮笑肉不笑的表情,輕鬆地說道,「由我來解決這邊吧。」


  不用變身,靜留和迪蘭這配搭其實已經很強了,因為迪蘭高速的撞擊和靜留出奇不意的手刀令由程式操控的機械兵疲於奔命。


  應該在附近的--一邊配合迪蘭攻擊,一邊暗暗地找尋一開始傳來的不安感,機械兵沒可能給予自己這樣的感覺,而且他們亦需要被「帶來」這裡。


  「在找我?」突然在距離雙方打鬥的地方有一段距離的空地憑空出了一道墨綠色的身影,憑聲音可聽出是女性,不過不知道有沒有動手腳就是了。



  見到印象中從沒有出現過的敵人,使靜留不禁認真起來打量著「她」。與此同時,迪蘭亦提升攻擊速度把剩餘的機械兵都打倒。



  「你是誰?」剛剛有投入戰鬥的靜留以出乎來人意料之外的冷靜問道。



  「你真的很有趣。」那墨綠色的身影狂妄地笑著,「我只是個普通的復仇者罷了。」


  「復仇……?」表面沒怎樣驚訝的靜留內心其實已經轉了好幾個念頭,而且已經將來襲者與沒發生多久的襲擊事件聯繫起來。



  「我家的夏樹之前受你照顧了。」靜留看似隨意地說,但若有熟悉她肢體語言的人在場,那人一定會驚訝於靜留表現出來的憤怒。




  「現在你是想要把我抓起來?」




  「既然你都知道,那就不用我多說吧?」來人不懷好意地說,然後邪佞地笑著,「真想看看那人被奪走所有時會是一個怎樣的樣子。」



  「就憑你?」靜留好笑地看著對方。


  「你口氣還滿大呢,整備班的女人。」


  「藤乃靜留。」靜留主動報出自己的名字,不過不是真正的名字就是了。


  「巴.瑪格麗特。」



  像是想到些什麼一樣,靜留微微一笑,然後對一直護在自己身邊的人工智能機械狗說道:「迪蘭,你趕去跟艾莉卡她們會合,奈緒不在的話,她們可能會很吃力呢。」


  「嗚!?」



  「啊啦,我不會有事。」靜留佻皮地對著迪蘭笑道。



  「少來看不起人了」巴憤怒地開始用左手那經改造而成的狙擊槍向靜留發出攻擊。


  「就看看是誰看不起人?」靜留輕輕一跳避開巴的攻擊。







  原本還以為只是一個再正常不過的下午,誰也沒想過這下午會變得如此不平常。





  「市中心地區出現巨大柱型構造及機械人!」今天負責戒備的妮娜一發現狀況便向基地的大家報告。


  「將監察器拍到的影像接到螢幕吧。」夏樹向坐在操作席上,擁有一把跟她差不多顏色頭髮的少女說道。


  「沒問題。」妮娜立即進行操作。



  與此同時,聽到基地內的警報而趕來的其他人也進了司令室。


  「夢宮.艾利卡報到!」
  「真白.布蘭.杜.溫德布倫報到!」
  「愛爾斯汀.賀報到!」


  「奈緒還未回來?」看到趕來的只有三人的夏樹有點生氣的感覺。



  「誰說我未回來?」一把有點懶洋洋感覺的聲音從門口傳來。


  「老實說,我剛剛在外面見到些很有趣的東西呢。」輕輕撥了自己那亮麗的紅髮一下,奈緒像是在等看好戲的樣子。

  雖然不知道奈緒指的是什麼,但是夏樹心頭浮現不安的感覺。


  不理會夏樹,奈緒自顧地看著司令室的大螢幕,「喔喔,這次的生事者真大手筆。」

  她的話令剛剛把注意力放在她身上的大家重新投放到畫面上。


  「這是!」夏樹一見到畫面便驚訝起來。


  「隊長你知道這是什麼嗎?」艾利卡好奇地問。


  「知道,而且還知道要怎樣解決。」夏樹靜靜地回答。


  「這就好辦了,隊長告訴我們怎樣做就可以。」愛爾斯汀笑著說。



  「事情並沒有你們想像那麼簡單。」夏樹的話讓大家都有種不安的感覺。



  「這些柱子是一組大型爆發裝置。」夏樹操作電腦讓監視器拍得更清楚,「當其中一邊的柱子倒下便會引發爆炸。」


  「至於爆炸的威力──大概整個城市都會被毀……」

  「整個城市被毀?!」眾人,更正,除了奈緒以外的眾人都驚訝那裝置的破壞力。


  「無論怎樣也好,現在還是只有打敗那機械人的一途了。」

  「各位,一定要阻止那機械人的破壞,還要小心在戰鬥時不要波及到柱子,出動吧!」


  「知道!」除了奈緒之外的少女們都很有活力地回應。


  正當她們準備要出動的時候……


  「嗚!」迪蘭突然闖進司令室,看來非常急切。


  「小狗狗回來了。」奈緒一副要看好戲的表情。



  「靜留已經留回來了?」夏樹隨意地問。

  「嗚嗚……」迪蘭急切地搖搖頭。

  「?!」夏樹緊張起來。


  「果然是這樣?」像是一切都了然於心的奈緒輕笑地起來。

  「你剛剛看到什麼?」夏樹的面色有點難看。

  「看到靜留跟機械兵戰鬥。」奈緒悠閒地說,樣子一點尊重前輩的感覺都沒有,也沒有將要出動的緊張。




  聽到這裡,夏樹反而安心下來。

  少女們不知道靜留代表什麼的力量,所以倒是擔心地看著夏樹。



  「我們先去幫助靜留小姐吧?」真白擔心地說。

  「不用擔心靜留了,你們趕去市中心就好。」夏樹阻止道。

  「但是……」娜妮也擔心地看著夏樹。

  「我說不用擔心就不用擔心了。」夏樹決絕地說,「倒是你們快點出發。」




  「真的不用擔心嗎?」一把聲音突然傳擴音器傳來。


  「?!」在場的人都驚訝地看著出現其他影像的螢幕。



  「你是誰?」比在場的人都更快搞清楚情況的夏樹帶著敵意問道,「製造這次事件的目的?」

  同時暗暗地操作電腦,想查看對方到底從哪裡入侵基地的電腦,能做到這個程度,這宇宙罪犯的能力可以算是相當不錯。


  「目的?看來你還真的忘記我。」來人笑著,「我只是個復仇者罷了。」



  「是宇宙警察令我在卡達爾星失去一切的!我會讓你在地球享受同樣的感覺!」



  「卡達爾星……是你!?」夏樹像想到什麼一樣。


  「看來你已經記起來了?」螢幕上的人笑著。




  「來這個座標好好享受吧。」



  說完,畫面便切換成一道昏倒在地上的淡紫色身影。

  並且顯示一個座標。

  不夠一分鐘,所有畫面都消失不見。





  「剛剛那是!?」眾人驚訝地看著回復原狀的屏幕。



  理所當然,夏樹也看到那身影,但是她腦海第一個閃過的念頭是「不可能」

  第二個念頭還是沒可能,甚至到第三個念頭都還是沒可能



  能在單打獨鬥的情況下打敗,並且捉走靜留的人,要不是從未出生,就是以後也不會出現,這一點大概每一個知道靜留身份的人也會同意。


  畢竟她的一族可是面對行星毀滅武器還是有人成功逃脫,直到現在還是宇宙警察最頭痛的勢力。


  「啊呀?」奈緒一臉古怪的笑意,以極細微的聲音喃喃地說,「原來打算這樣。」




  在場除了夏樹大概就只有奈緒明白靜留代表著什麼力量。

  不過夏樹並不知道她為了靜留著想才保密的事,一早就被奈緒知道。



  相比奈緒,艾利卡她們的想法便單純得多。


  「我們先去救靜留小姐!」艾利卡緊張地說。

  「對啊,這樣做比較好吧?」真白也開口說。

  「隊長!我們……」妮娜和愛爾斯汀都擔心地看著夏樹。


  先不論什麼理由,在場大概只有奈緒是完全不緊張的。


  理性雖然告訴夏樹是不用擔心,但卻被艾利卡她們的擔心弄得愈來愈煩躁。

  只見她的臉色愈來愈難看。



  一直在看好戲的奈緒在這時候突然開口,「後輩們,熱血也要看時間。」


  不理會夏樹那像在詢問自己知道什麼的眼神,奈緒自顧地說下去,「如果是那個靜留都對付不了的敵人,你們去了也幫不上忙。」


  「所以我們乖乖把表演機會留給隊長大人吧。」



  跟不知道隊長實力的新人們不一樣,奈緒可是知道得一清二楚。


  畢竟她來地球署時,擔起大旗的還是夏樹.庫魯卡。


  直到令基地變得熱鬧的孩子們來到,一向身先事卒的夏樹才放手讓她們自己去解決問題。


  不過隊長大概不知道自己已經知道靜留的秘密就是了。



  「你知道多少?」雖然說奈緒的話是正確的,但這使夏樹的臉色變得更難看。


  「應該知道的知道,不想被人知道的我也知道。」奈緒天不怕地不怕的樣子,然後笑著說,「不過我喜歡知道別人不知道的事……秘密愈多人知道就愈沒趣了,你說是不是?隊長大人。」




  「……」有千百個念頭在夏樹腦海中浮現。



  「好啦,後輩們我們出發,不然遲到就不好了。」奈緒比夏樹更早一步開口說道,開玩笑,被夏樹纏著就跑不掉。


  「好好加油吧,隊長大人。」跟在有點不放心又不得不照隊長命令離開的眾人後面,走在最後的奈緒不忘回頭說這樣的一句,「老實說,我不認為這次的敵人擁有可以打敗靜留的實力。」


  留在只剩下一人的司令室,夏樹有點自責地輕笑起來,「哈……」



  「竟然連奈緒都會擔心我。」夏樹一邊苦笑,一邊伸手輕撫自己耳邊的貴石,「看來我真的消沉太久了……還是出發去靜留那邊吧。」




  靜留也是因為不成熟的自己才會……

  想到這裡,夏樹從椅子站起來。




  「Materialise。




  一道銀光閃過,夏樹.庫魯卡,亦是被人稱為「地獄看門犬」的宇宙警察地球聯署長正式投入今次作戰。




--------------------------------------




  『同化率提升0.05%。』


  嗯,還在可接受範圍裡……另外,應該可以醒來了。



  好像暈倒,但實際上又沒有暈倒的靜留一直以巴.瑪格麗特不知道的方式留意周圍和自己身體變化,直到感覺到自己身體的移動靜止了好一會才睜開眼。



  「夏樹一定會發怒。」正在格格輕笑靜留完全不在意自己身處的環境,也完全不理會被不知名金屬綑綁的雙手和纏在自己身上的炸藥,差點讓人以為她只是剛剛小睡片刻醒來。



  若真的被炸到會很痛和很麻煩,但是才一點炸藥根本無法殺死自己



  想到最後,靜留還輕鬆地自言自語起來,「啊啦,夏樹會什麼時候來到呢……」





  「真是個奇怪的人。」耳邊響起陌生的聲音,把靜留從自己的思緒中拉回來,「為甚麼你會完全不擔心自己?」


  「與你無關。」靜留臉上掛著不帶任何真實感情,但卻會讓不熟悉她的人以為是親切的笑容,「而且你有時間打聽我的事,不如先擔心自己。」



  「你!」瑪格麗特的表情瞬間變得猙獰,然後揮拳擊向靜留的肚子。



  「……」因為身體被攻擊,所以體內的「她」立即作出反應,那種快要控制不住的可怕感覺使靜留的臉容不自覺地扭曲起來。不然,單憑瑪格麗特這樣的攻擊絕對是無法使靜留感到痛苦的。



  『清姬,你也不想我被宇宙警察關進特級監獄,離開夏樹吧?』有點冷靜下來的靜留悄悄地與在自己身體裡的「她」溝通,『無論如何也不能讓眼前這人知道我們是維奧娜星的人。』


  失控時完全無法控制的「她」這次倒是出奇地合作,看來對清姬來說,能留在夏樹身邊比任何事都更為重要,也對,到目前的人生也只有留在夏樹身邊的時候,自己才能擁有清姬需要的情感。


  畢竟愛情真是很難搞和唯一情感。



  在瑪格麗特的眼中看來,眼前的女人在受到自己的攻擊之後,反而比剛剛更為囂張,甚至一副沉醉在自己的思緒,把自己完全漠視的樣子。


  「你!!」瑪格麗特怒吼的聲音把靜留重新拉回現實。




  「啊啦,你到底想我怎樣?」靜留還是一副不慌不忙的樣子,「要我向你卑躬屈膝,還是想要我以弱者的身份在你面前求饒?」





  靜留身上散發出來的氣勢,倒是讓瑪格麗特重新冷靜下來。


  「你到底是誰?」瑪格麗特謹慎地打量著靜留。


  「唯有這個問題我無法回答。」靜留平靜地回答道,「我只能說你纏在我身上的炸藥無法殺死我,還有你這個計劃一開始就是一個錯誤。」


  「我的計劃是個錯誤?」瑪格麗特開始輕笑起來,然後變成大笑,「那請問你現在為什麼會在這裡?」


  「理由很簡單,因為經我的判斷,我認為你無法殺死我。」靜留繼續自顧地說,「真的到現在都沒發現嗎?」


  「發現些什麼?」瑪格麗特反問。



  「我剛才的舉動根本完全不合理。」靜留斬釘截鐵地說,「如果我有意,就不會讓戰鬥力分散,甚至讓自己被你抓住。」



  「如果你想要找夏樹報復就請等她到來,正正式式跟她打一場,不然就直接死在我手上。」



  「哈哈哈哈哈哈……」瑪格麗特再次大笑起來,然後用接受過改造的左手向靜留的頭部開了一槍。



  不過她很快便發現到自己的攻擊並沒有效果,明明以為自己已經把對方殺掉,但卻發現子彈停在靜留額角,並沒有穿透其頭顱,最後因引力而掉在地上。


  最詭異的是,靜留那連子彈也無法穿透的額角現在正呈現一種不屬於人類皮膚的顏色,不是肉色,而是淡紫色。



  「!?」



  「啊啦啊啦……」不理會自己還是被炸彈纏著,靜留慢慢地站起來,「在還未刺探到真正的秘密之前,請停止你的攻擊行為,不然我真的會下手。我跟夏樹不一樣,她會堂堂正正面對所有攻擊,但我只會用最省力的方法解決問題。」



  「特別是在那人威脅到我的時候。」



  「想要找夏樹就乖乖等她來,想要死掉就現在去死。」




  在場的二人對恃,直到一觸即發的氣氛被靜留面上突然綻放的笑容破壞為止,連巴也沒想過眼前的人能作出如此表情。




  下一刻,巴就回神過來,並且知道為什麼靜留會展現如此的笑顏。



  因為她見到自己最大的仇人,夏樹.庫魯卡正飛身躍入她所設計的報仇舞台之中。






  「巴.瑪格麗特。」從基地趕到此處的夏樹好像一早知道靜留沒事一樣,完全沒有急躁的神色,「果然是你吧?上次暗中襲擊我的人……」


  見到眼前二人的神色自若,使巴有一種不好的預感,但是這種不好的預感很快便被憤怒淹沒。


  「夏樹.庫魯卡,去死吧!!!」不理會在人數上的差距,也沒有認真估計雙方之間的差距,只是純粹想要復仇,這大概就是巴.瑪格麗特會再次敗於夏樹手上的最大理由。


  看著敵人來勢兇兇撲向自己,夏樹沒有多餘的動作,只是拔出自己的愛劍,然後開始跟對方纏鬥起來。



  在旁的靜留則沒有參與戰鬥,只是靜靜的看著她們的戰鬥。就像剛剛她對巴所說的一樣,靜留給予她堂堂正正跟夏樹戰鬥的機會,也即是給予她復仇的機會。


  這是對夏樹和自己的實力充滿信心的證明。


  因為是夏樹,所以一定能戰勝對方;以及,因為夏樹加上自己的話就沒戲唱,所以不參與戰鬥。





  「結果你能在監獄出來但卻要報復?為什麼要做這種無聊的事?」夏樹在戰鬥中不忘詢問道。


  「無聊?你說這是無聊?!」巴手上的攻擊變得更為瘋狂,甚至進入一種不顧自身也要打擊夏樹的狀態。


  在旁看著的靜留不禁苦笑起來,她很清楚知道夏樹會這樣問純粹是因為她為對方覺得不值,但對從來不覺得自己有錯,還有對被仇恨掩蓋雙眼的人來說可說是刺耳到極點。



  『不過也是因為這樣,夏樹才是夏樹。』


  永遠都是這麼直腸直肚,一心一意為正義而戰的夏樹.庫魯卡;不惜一切都想要拯救自己族人來貫徹正義的夏樹.庫魯卡;也就是那個自告奮勇放棄原有在總署的職位,來到這個星球保護人類的夏樹.庫魯卡。



  「當時救你出來並不是想抓你到監獄,我只是想拯救在意外中受傷的人!」再一次用長劍把巴的攻擊擋著的夏樹好像還是不想放棄,若果對方還是不肯停手,大概也只能請總署進行判決了,那到時候……


  「對啊,大聖人,我可是變成了這個模樣!因為你追捕我的時候把我所用的車撞到嚴重損壞!」巴面目猙獰地說道,「若果不是偉大的地獄守門犬,我還不用被關到現在才出來!」



  「在這個宇宙中永遠都是強者欺壓弱者!你們宇宙警察憑甚麼自認為是正義使者?」





  本來還是以平常心看待巴的靜留聽到這裡,不禁聯想到一個人,同時她把鎖著自己的金屬扯斷,這件事對她來說只是小菜一碟。





  『你們這些弱者有甚麼資格對強者指指點點?!』

  眼前的身影跟記憶中的身影重疊起來……那道令自己所愛的星球被毀滅的身影。




  根本沒法跟這種人溝通,因為他們的價值觀本身就是扭曲的。




  若果夏樹在憂慮總署的判決,不如就……

  想到這裡,靜留感到自己體內的「她」興奮起來。




  把從「她」而來的衝動壓下去,靜留輕撫了自己的耳飾一下。





  「靜留!?」正在對戰中的夏樹無意中看到靜留的舉動,不禁緊張起來。


  「嗯?」因為夏樹的叫喚,連巴都不禁看了靜留一眼,然後傻眼,她是甚麼時解開鎖鏈的?


  「抱歉,本來我還想讓你跟夏樹一對一決鬥的……」靜留的笑容變得更為燦爛,但是夏樹知道這代表著靜留現在感到非常憤怒,「還是不行,無論夏樹做了甚麼,對一個從不覺得自己有錯的人來說是沒意義的。既然是這樣,就遵行你最喜歡的弱肉強食規則吧。」




  「Materialise。

  環繞著靜留的強光瞬間消失,同時她也開始以超越常人的速度向巴的方向略去。




  夏樹知道自己再做甚麼都沒意義,對方讓靜留感到生氣應該是因為她聯想到那個時候?

  事態發展到這個地步,只能請宇宙總署判決,不然下狠心的靜留真的會打死對方。




  夏樹無可奈何地伸手輕按自己的耳飾一下,然後阻止靜留向巴攻擊,「靜留!停手,我已經請總署判決了。」


  「不要。」靜留突然任性起來,不過看到夏樹臉上不認同的表情後,她手上的長刀攻擊的方向突然轉變,「最少我也要在總署的判決來到之前壓制她。」


  「嗯。」夏樹只能點點頭,並且希望接下來的一分鐘時間快點過去。





  巴本來還以為對方只是在裝模作樣,但是才剛剛換對手之後便發現不妥。

  雖然口中說自己不想變成這個樣子,但是她對自己被改造過的身體還滿自豪的,不然不會回來對付夏樹.庫魯卡。

  眼前的藤乃靜留,為什麼會跟得上自己的速度,還有她到底有多少力量?每一下攻擊都令自己感到不解,明明已經讓自己出招時更快更狠,但對方還是一副不疼不癢,顯然是仍有餘力的樣子。


  為什麼!為什麼就是打不中眼前的她!

  正在這樣想的巴因為分心便在下一刻被靜留的武器纏上,被她用力甩到牆邊,衝擊力之大甚至令那道牆出現一處凹陷。


  然後那個叫靜留的女人宛如鬼神一樣躍到自己的面前,看她的樣子好像是想要把自己殺死沒錯,然後下一刻便失去知覺。



  「去死。」靜留以不帶感情的聲音說道,彷彿眼前的人一早已經是一個死人一樣。


  「靜留?!」夏樹緊張起來,判決還沒下來,靜留這樣做等同於濫用私刑,後果非常嚴重,「難道是『她』失控了嗎?」


  要怎麼辦?要怎樣阻止靜留?夏樹開始愈來愈不安,也知道自己可能無法阻止現在的靜留,但絕對不可讓靜留的身份曝光,更不可以讓她雙手沾上不應有的血腥,這是自己曾經發誓要做到的事,也是讓靜留繼續留在地球署必須要做到的事。



  正當夏樹還在緊張的時候,總署的判決終於下達。




  『有罪。』



  「夏樹.庫魯卡現在開始執行總署的判決。」夏樹再次伸手輕按自己的耳飾,然後手中憑空出現一副手扣,「現在以企圖毀滅城市和襲擊罪將巴.瑪格麗特拘捕。」



  夏樹搶先一步衝到靜留面前,然後用手扣把暈過去的巴鎖起來,最後擋在她的身前。

  「靜留?」像在試探一樣叫喚著眼前的人,如果真的失控的話,她們要打起來嗎?




  夏樹正在腦海快速模擬各式各樣可能發生的情況,靜留卻突然像斷了弦的木偶一樣倒下來,同時亦解除了變身。




  「靜留?!」夏樹立即緊張地衝過去接著靜留。


  「我,沒事……」靜留苦笑起來,夏樹甚至覺得她的身體正在抖動著,「只是有點乏力……要阻止清姬真的一點也不容易。」


  夏樹有點難過地看著靜留。


  「我沒事,清姬也沒有失控,只是接近失控罷了……」靜留有點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在解釋了,怎樣都覺得兩個情況都差不多。


  顯然夏樹也是這樣想,只見她一臉不同意的樣子。



  「下次不要再這樣亂來!」夏樹把靜留抱到牆邊,讓她能靠著牆休息一會,然後走到巴的身邊警戒著,雖然說已經把引起這次事件的犯人抓起來,但是總署的人還未來接走她還是不能放心下來的。

  

  孩子們的那邊應該也好了吧,雖然奈緒平時都沒有在認真工作,但是有她在是不用擔心的。正當夏樹這樣想的時候,總署的運輸船已經在工廠外的空地降落,同時她的耳飾也接到奈緒的通訊。



  『解決了,不知道隊長大人那邊好了沒?』

  『這邊也好了,我跟靜留先回去,你記著要回來寫報告。』

  『知道。』




  結束跟奈緒的通訊,不會理來接手的總署職員異樣的眼神,夏樹把靜留打橫抱起來。

  而靜留則是除了享受夏樹的懷抱外,不敢有甚麼大反應,畢竟這次是自己的錯……這麼容易便……



  「地球署有人受傷,我先送她回去,接下來的事你們可以處理嗎?」夏樹用堅決到根本不像問句的句子問道。


  「喔……好。」那個看起來像是這運輸船負責人的人有點被夏樹氣勢嚇到。



  得到回應之後的夏樹便大剌剌地抱著靜留離開。




----------------------------------




  「靜留,你下次可以不再這樣嚇我嗎?」夏樹一反剛剛的冷酷,聲音有點不安地說道,「剛剛我還以為要跟你……」


  「抱歉,我也沒想過見到跟那人相似的人我會有這麼大的反應。」靜留任由夏樹抱著自己,回想起剛剛自己的反應,「看來過了這麼久,我還是無法放下。」


  「靜留你知道的,這不是你的錯。」夏樹嘗試安慰道。


  「我知道不是我的錯,但是這陣子常常都不禁在想,若我當時沒有因為害怕那份力量而逃避,結局會不會更好?」靜留閉上眼,靜靜地說。


  「對我來說,一定不會是一個好結局。」夏樹苦笑起來,「把我追到手之後就想跑?」


  靜留的思緒停頓了一下,然後才繼續說,「看來為了把我留下來,隊長大人真的甚麼都能說出口呢?」


  「我說的只是事實。」夏樹不滿地嘟著嘴,跟她有點泛紅的臉相映成趣。


  「我知道。」靜留伸手環著夏樹的頸,「所以才會有奇蹟發生。」



  「果然剛剛是失控了?」夏樹緊張地問,「同化率上升了多少?有影響嗎?會感到不適嗎?」


  「你自己猜猜看。」靜留再次閉上眼,祭出她逃避問題是最常用的方法,「我想休息一會。」


  夏樹知道自己可能永遠都得不到答案,現在靜留看起來是沒問題啦……還是不行,等一下要去請陽子小姐幫靜留檢查。



  「我不會胡思亂想了,也不會再亂來,放心吧。」靜留再開口說。



  能放心就假了,夏樹在心裡想著,不過她知道靜留放不下的原因,實在是很難責備她。


  「不要讓我擔心你了,不論失控的事,還是想讓我有機會對上巴。」夏樹像是突然想起什麼一樣。


  「被發現了……」靜留俏皮地笑道,「不過也只有夏樹才會陪我玩,不是嗎?」

  「還差點玩到出事。」夏樹沒好氣地說道,「給我聽好,無論發生多少次我也會來救你,所以為了不讓我累死,請你不要亂來。」


  「我就知道夏樹最好了。」靜留繼續笑著,感覺她語氣中有種確信,「亦就只有夏樹會這樣做?」


  「當然!其他人知道能面對行星毀滅武器的人被抓住,第一時間會覺得抓人的人一定是比誰都要來得強,而不會像我一樣,想的是『靜留一定是想給我機會親手把人抓著』好不好?!」夏樹一口氣吐糟靜留起來,「若不是我,你應該已經在特級監獄了!」


  「果然是夏樹。」像是再次確認了些什麼一樣的靜留開心地笑著,「謝謝你。」


  察覺到靜留的本意,也確認到自己的心意,夏樹一臉有點不甘心的樣子,因為她知道自己跟靜留相識以來一次都沒嬴過她。


  「算了,嬴不過也沒所謂。」夏樹自顧地說道,「反正我絕對不會讓你嬴了就跑。」


  「啊啦,夏樹在說什麼呢?」靜留好笑地問。


  「沒,只是想說,你不要想進了特級監獄就可以跑掉,若你真的進去,我會去劫獄。」夏樹正色地說。



  「夏樹真的是個笨蛋呢。」

  「你才是笨蛋。」



  一邊跟靜留說說笑笑,一邊走著,夏樹很快就看到眼前的地球署。






  「歡迎回來地球署。」夏樹在靜留耳邊說道,「雖然差點就要去特級監獄了。」

  「我回來了。」靜留有禮地回應道,「放心,有你在我就不會有事。」






  一個不平凡的下午就此結束。

 

 

 

 

                      ~完X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紫虛=恆 的頭像
紫虛=恆

時之步伐

紫虛=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vu48gj4
  • 血色之夜請繼續更新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