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久沒更新blog了……為了不真的荒廢blog就只好把舊文貼出來(萎


* 貝琳達R1劇透有(?)
*生前妄想
*非cp(應該?)





〈The Party〉




  為慶祝首次投入戰場的武裝船在諾桑川渡河作戰取得壓倒性的勝利,也為慶祝帝國軍一雪前恥,所以軍部在宮殿中舉辦了一場盛大的宴會。


  可想而之,這是屬於擴張派的宴會,被邀請到來的人大多與席道爾將軍有良好的關係,而以卡頓長官為首的統制派則是一個重要官員的身影都沒有在宴會會場出現,不知道是未克出席還是沒有被邀請出席,倒是有一批在帝國軍戰敗的時候表示出極為反對繼續戰爭的臉孔出現在宴會之中。


  畢竟在政治鬥爭中,永遠都是具有實力者會吸引到牆頭草,能堅持自身理想或是主張的人不多,就這樣看來統制派的高級將軍沒出現在這裡還是滿合理的。


  經此一役之後,帝國內的輿論與政情都推向對擴張派更為有利的情況,對統制派來說,想要停止戰爭變得更為困難了。




---------




  那道穿梭在人群之中接受大家稱讚和祝酒的白色身影無疑是這場宴會的主角。


  由於貝琳達和武裝船在戰場上的精彩表現,擴張派終於成功壓過自攻略托雷依德永久要塞失敗以後氣焰日盛的統制派,席道爾將軍更是乘勝追擊,在宴會中宣佈武裝船將會投入下次托雷依德永久要塞攻略戰之中。

  在席道爾將軍宣佈武裝船將投入下一場戰役後,宴會的氣氛變得更熱烈,彷彿那打敗魯比歐那裝甲獵兵的武裝船已經攻下了托雷依德永久要塞似的。



  此時的貝琳達卻走到一旁,然後像是找到自己的目標一樣,向兩個一直只在角落旁觀的軍人走過去。



  「是巴爾茲大尉嗎?」好聽的女聲突然在冷眼看著在宴會的艾伯李斯特和艾依查庫耳邊響起。

  轉身面向聲音的來源時才發現對方是不知什麼時候從人群中溜出來,這次宴會的主角,也是現在帝國中的女英雄--貝琳達。


  「貝琳達將軍您好。」艾伯李斯特向對方行了一個簡單的軍禮,而艾依查庫也同樣行了一禮,然後以一副完全不準備插話的表情站在艾伯李斯特身旁。

  「不用這麼有禮啊,今天是一個讓大家輕鬆的場合。」貝琳達先是點點頭回禮,然後輕笑地說道。

  「不,這是下官應該的。」艾伯李斯特堅持,「將軍找下官是有些什麼特別的事嗎?」


  艾伯李斯特當然知道自己在問的是廢話,一個將軍特意過來找一個大尉談話,當然是有些什麼特別的事才對。


  「沒什麼特別的事……」貝琳達暗暗打量著提出問題的艾伯李斯特和艾依查庫,「只是席道爾將軍一直向我提起你們兩位,所以才想過來見一下你們罷了。」

  艾伯李斯特表面上看還來平穩的樣子,但是心裡卻因貝琳達的話而沒平面上那麼平靜。


  果然,席道爾要開始行動了嗎?為了鞏固這一次勝利的果實。


  「現在看到我們,將軍有感到失望嗎?」艾伯李斯特不卑不亢地問道。

  「你們比我想像有趣得多了……特別是巴爾茲大尉你。」貝琳達柔和地笑著道,就像是很多人給予她的評價一樣,這樣的風采在軍隊之中,在戰場之上都是一道美麗的風景。

  「我會期待你們兩位在戰場上的表現的。」貝琳達看到有其他軍官又開始想要向自己搭話以後,有禮地向艾伯李斯特和艾依查庫告辭。




  待貝琳達走遠以後,艾伯李斯特和艾依查庫換成在另一個人更少的角落待著。

  「你怎樣看?」拿著酒杯的艾伯李斯特不經意地問道。

  「我只覺得她很危險。」艾依查庫望著那道穿梭在人群之中的美麗身影,不知為何自己一點也不覺得賞心悅目,倒是覺得在看著些什麼邪惡之物一樣,「她身上的死亡氣息很濃……若是這樣看來,某程度上她比席道爾將軍更難纏--」


  「因為她是為了讓別人死亡才到戰場的。」




  「嗯,我也這樣覺得……」艾伯李斯特輕托了自己的眼鏡一下,「她身上不祥氣息真的太重了,雖然掩蓋得很好,但是還會不經意流露出來。」

  「如果要繼續往上爬,她一定會是你路上的障礙。」艾依查庫有點擔心地看著艾伯李斯特。

  「不要緊,我們還有時間,沒那麼快會對上她的,還有席道爾。」艾伯李斯特靜靜地說,「而且擴張派的人才剛剛再次站穩,不會那麼快分裂的。」


  直到統制派的勢力被打得七七八八,就是時候開始掃除所有會對自己不利的人了。

  真的由衷地希望卡頓長官可以再撐久一點。



  艾伯李斯特把自己手上的酒一喝而盡。




                      ~完~

創作者介紹

時之步伐

紫虛=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