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整理GOOGLE文件的時候,突然發現有這篇放了很久的文,反正都寫完就直接放上來當更新好了(笑)

 

 

 

 

  「饒過我吧。」被迫坐在自己位置的電腦前打了一整個下午報告,痛苦不已的奈緒終於忍不住開口說道。


  「嗯,好啊。」自家的隊長給予奈緒出乎意料的回應,只是下一刻奈緒就明白這是為什麼,「靜留你來了。」



  可惡,她寧願面對沒什麼心機的夏樹也不想面對黑得像鬼的靜留!



  「那我還有其他事要處理,先離開。」丟下心裡正在哀號著的奈緒,夏樹的身影就這樣消失在門後。



  在夏樹離開以後,剩下來的兩人都默不作聲,使司令室出現少見的沉寂。



  「真的服了你們兩個。」 知道靜留為何特意出現於此的奈緒,最後還是硬著頭皮打開話題。


  「啊啦,你在說什麼呢?」靜留笑著問。


  「差點被你跟隊長大人騙了,還以為你們有多成熟。」死就死,奈緒決定置生死於度外。



  「會嗎?」靜留滿意地笑著,果然是夏樹特意找回來的人,剛剛還很不自然,這麼快就可以虛張聲勢了?



  「你這老奸巨滑的狐狸,幸好我沒選擇作你們的敵人。作為宇宙警察卻讓自己落入敵人手中,要地球連的戰力分散,光是這點大概就會被罵得要死吧?」奈緒故作自然地說道。


  「我不用寫報告書喔。」被指責的人根本毫無悔意。


  「那只是因為你的真正身份很敏感,隊長為了保護你而做那麼多,今次的犯人甚至沒有綁架宇宙警察的罪名。」奈緒讓自己的視線對上靜留,不過可以看出她對靜留還是有點警戒,「雖然一開始就提醒過她,但是我還是覺得隊長真的太熱血。」



  「會熱血嗎?我還以為我給的提示滿明顯的。」自然地對上奈緒的視線,靜留輕笑地說,竟然還被教訓回來呢,真是個有趣的孩子。


  「為了戲劇效果還特別扮成被打敗暈倒的樣子?若不是隊長做事只要一牽涉到你的事就不會合乎邏輯,你大概就可以到宇宙警察特殊監獄待一輩子。」


  「不是這樣的。」靜留不加思索地反駁。


  「嗯?」


  「就算我真的被打敗也好,夏樹也一定會單人匹馬來到我的面前。」  靜留的笑容像是混合了很多不同的情感一樣。


  「是的,我也知道這次你是裝出來……」 奈緒一臉受不了的表情,「拜託,放過我吧?不要在單身者面前放閃光。」


  「你也去找一個不就好了嗎?」靜留也樂得跟奈緒遊花園。

  「找不到就是找不到。 」奈緒一臉輕鬆,「而且看著你跟隊長,我覺得有點恐怖。」


  「我的話,一定沒辦法做到像你們一樣。」

  「奈緒跟我,跟夏樹又不是同一個人,為什麼要像我們?」

  「切,老奸巨滑。」奈緒有點不屑地說,「好了,認為我怎樣?」


  「夏樹說全由我來決定。」靜留饒有趣味地看著奈緒,她的眼神使奈緒不禁頭皮發麻。



  真有趣,反應跟夏樹竟然這麼像。

  若奈緒知道靜留現在的感想一定會被她打一頓,如果她能打的話。



  「因為知道夏樹跟我其實是最糟的組合,所以我沒打算要每一個知道的人都去死。」靜留繼續笑著說,「而且我也沒這種權力。」

  「所以?」

  「我只會排除迫在眉睫的危險,不會想像自己有什麼潛在的敵人。」靜留把話說明白,然後看了電腦的時間一下,「差不多要面對下一位來質問的人了,奈緒你就先離開吧。」

  「啊?」奈緒不明所意。

  「啊啦,來了呢。」本來叫奈緒離開的靜留像是想到什麼一樣,然後毫不避嫌地接通通訊,「很久不見了,瑪利亞女士。」

  「靜留,你這次是怎樣了?夏樹的報告肯定是有什麼隱瞞吧?」通訊一接通,對方就搶先問道。

  「抱歉,我這邊還有其他人。」靜留不慌不忙地回應。



  來人知道對面不只有靜留後,便立即恢復冷靜。

  不過也夠奈緒看了,瑪利亞女士竟然會有這樣的表情,她可是那個宇宙最高法院的大法官之一的瑪利亞女士。


  「您放心,我沒事。」靜留靜靜地回應道。

  「最好真的沒事。」瑪利亞女士沒好氣地說,「連夏樹,隊長都在跟我遊花園,你今次是做了什麼事?」

  「啊啦……」靜留以她最常回避問題的方法面對對方。

  「還有為什麼你會容許地球署的隊員在旁?」瑪利亞女士的眼精變得銳利。

  「因為我打算讓奈緒加入您管理的情報機關。」靜留老實地回答,「剛剛想起,她可是獨力查出我是誰的人。」

  「喂喂,為什麼會變成把我賣掉?」奈緒忍不住插話問,「我才不想做累人的工作!」


  不過很明顯在場的另外兩人都沒在聽她的抗議。


  「果然跟夏樹一樣覺得這孩子適合嗎?」靜留從瑪利亞女士的反應得悉剛剛她像問罪一樣問自己為什麼讓奈緒在旁是裝出來的。
 

  「既然已經問過夏樹的意見就不用再考慮我的了。」靜留好笑地道,「您又不是不相信夏樹的眼光。」

  「我也想知道你的看法。」瑪利亞女士沒有被靜留的態度冒犯的樣子,只見她用相對柔和的語氣繼續跟靜留通話,「只要你覺得不合適的話……」

  「……」靜留有一瞬不知道要怎樣回應對方,因為靜留真的感覺到她對自己的關懷之情。


  對於瑪利亞女士這種一向黑白分明的人來說,這種近乎公私不分的處理手法……


  「不要緊的,就算我的真正身份被奈緒知道也沒所謂。」靜留笑著搖搖頭,「我相信她,正如夏樹相信她一樣。」


  「!」這次措手不及的是在旁的奈緒。


  「既然地球署的兩位主要負責人都認為你可以勝任,茱麗葉.奈緒.張,我正式任命你為情報部的成員,相關的工作及細節會在之後送達的文件裡交代。」瑪利亞女士看著奈緒下達任命。

  「知道!」奈緒罕見的地乖乖回應。


  「你可以先離開。」瑪利亞女士指示奈緒離開司令室。


  雖然很好奇她們之後還有什麼要談,但是被點名要離開的話還是要離開,奈緒一臉不甘心地退出司令室。




  「這一次同步率到底上升多少?」瑪利亞女士在奈緒離開之後就立即擔憂地問。

  「不礙事的地步,會出現失控的跡象只是因為我情緒不穩定……」靜留老實地回答,「看來,我還是沒辦法釋懷。」

  「你要知道,若然清姬真的失控,在地球上沒有人可以阻止你。」瑪利亞女士皺著眉警告靜留,「連夏樹也絕對不會是你的對手。」

  「我知道。」靜留點點頭。

  「我已經看過太多人,但是你……」瑪利亞女士有點心疼地看著靜留,「你我都知道,宇宙警察欠你一個公道,而且已經無法補救。」


  「看著你跟夏樹一路走來,經歷了那麼多風風雨雨,好不容易才可以好像現在一樣有相對安穩的生活,就算不站於宇宙警察的立場,我個人也希望你可以得到幸福。」


  「謝謝您。」靜留由衷地說,因為她知道現在瑪利亞女士所說的都是真心話。


  「下次不要再讓身邊的人擔心你了,你都不知道夏樹當時到底有多緊張。」

  「我會的。」

  「下次再聯絡。」

  「嗯。」

 

 

                         ~完~

創作者介紹

時之步伐

紫虛=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藍月
  • 支持支持, 最愛靜夏<3期待你有新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