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靜留小姐你醒來了?有覺得哪裡不妥嗎?」


  直到被眼前好像認識,但穿著跟自己所知不一樣的人關切地詢問時,藤乃靜留才真正清醒過來。

 



  自己身處的地方一定不是公寓的睡房,甚至不是自己熟悉的任何一個地方。

 



  「這,裡是哪裡?」還是有點茫然的靜留衝口而出問道,然後一些肯定不屬於自己的記憶突然浮現,讓已經有點混亂的思緒變得更混亂。



  加爾貝羅德?Otome?嬌嫣的紫水晶?維奧娜?


  夏樹……庫魯卡?



  見到靜留的樣子有點不妥,陽子擔心地看著她,並且設想現在是什麼情況。

  「夏樹……?」靜留再次近乎是下意識地低喚那個自己強迫自己忘記的名字,然後腦海再次出現一個又一個有著一道銀藍色身影的畫面。

 



  不對,這些不是屬於自己的記憶。


  差點就想要把這些記憶還有隨之而來的感覺據為己有的靜留苦笑起來,看來只能詢問眼前的人發生了什麼事。

 



  「你好?」靜留不肯定地向眼前的人打招呼,「請問……」

  正當靜留想要嘗試跟對方詢問的時候,房間的深處傳來巨大的聲響,把二人的注意力引過去。

  對方一臉驚訝的樣子,然後趕急地從床邊的椅子站起來,走向聲音傳來的方向,靜留還可以聽到走開的她喃喃自問,「難道出了什麼事?在檢查時清醒過來的話,學園長應該會用Gem直接通知我才對。」


  學園長?光是好奇,靜留就從記憶得到近乎海量的資訊,先是關於一個擁有烏黑長髮的女人的資訊,然後是屬於夏樹.庫魯卡。



  靜留小心翼翼下床並且站起來,想要跟在那個女人的後面,不過與此同時腦海再次出現跟對方有關的資訊。



  陽子?


  看來跟自己在風華學園見到的不是同一個人……

 



  到底發生什麼事了?為什麼只要一想便可以得到自己不可能經歷過的過去?


  正當靜留這樣想的時候,陽子的驚呼聲打斷了她的思考。


  靜留加快步伐走向那個房間,然後驚訝自己看到的情況。

 

 


  眼前的夏樹.庫魯卡一臉敵意地正從後鉗制陽子。


  見到自己出現以後,那個夏樹的表情變得既迷茫又懷念,讓靜留覺得眼前的夏樹不是腦海突然浮現的記憶裡那個學園長,而是自己所認識的玖我夏樹。

  怎可能這麼巧合?靜留嘗試否定自己的假設。



  「學園長?到底發生什麼事了?」被夏樹捉著動彈不得的陽子緊張地問道,在看到靜留的身影之後,她立即阻止靜留,「靜留小姐你不要走近我們!」


  「靜……留……?」眼前的夏樹的語調和表情都是自己非常熟悉的,再次讓靜留覺得這個人不是夏樹.庫魯卡,而是自己所認識的玖我夏樹。



  如果眼前的人真的是夏樹的話,那麼自己就不可以讓她知道眼前的靜留是藤乃靜留。


  因為自己跟她承諾過,再也不會……



  『對不起……之前在祭典裡對你做了很過份的事,我答應你,再也不會發生的了,再也不會讓你覺得困擾的了,夏樹。』


  「夏樹?你忘了這裡是什麼地方嗎?」一瞬間,靜留就決定了要怎樣做,「可不可以先放開陽子主任?」

  有腦海中那些記憶,要裝成靜留.維奧娜不是難事。


  「你是誰?」眼前的夏樹驚訝地看著自己,果然,連驚訝的表情都一模一樣……就像是那一夜的表情。



  靜留把心中的苦澀和悔恨都壓下,雖然有點抱歉,但是身份和名字都借我用一下吧--


  「嬌嫣的紫水晶」--靜留.維奧娜。



  「啊啦,夏樹居然把我忘記了?真令人傷心。」靜留盡量讓自己的聲音帶有戲謔的語氣,然後語氣一轉,甚至帶有敵意地看著夏樹,「還是說你根本就不是我所認識的夏樹.庫魯卡?」


  靜留身上散發敵意,就像是在警告對方若是不給予自己合理的答案就會把對方打倒。



  「誰是夏樹.庫魯……」又來了,那個迷茫的表情,果然眼前的人是……


  「我是,我是玖我夏樹。」停頓一下之後,眼前的夏樹果然說出一個靜留知道的名字,這使她的情緒差點失控。

 



  不可以,不可以再讓夏樹感到困擾了,就算這樣做很痛苦也一定要做到,因此強迫自己裝出很冷靜的樣子,還不斷「讀取」靜留.維奧娜的記憶。

  為了爭取時間,還特意裝出驚訝和有點措手不及的表情。



  裝成像是重新整理思緒後才開口的樣子,靜留向夏樹提議道:「那麼,否認自己是夏樹.庫魯卡的這位小姐可以冷靜下來,跟我們一起搞清楚現在發生了什麼事嗎?」

  為表誠意,靜留還把雙手舉起來,「我們對你沒有任何惡意。」


  看到靜留的舉動後,夏樹放開了對陽子的鉗制。


  「對不起,我只是有點不明白發生了什麼事。」夏樹伸手扶起陽子。


  「放心,相信我們這裡沒什麼人知道發生了什麼事。」靜留故作輕鬆地說。


  「陽子主任有頭緒嗎?」靜留轉頭面向驚魂未定的陽子。


  「沒有,我從來都沒有遇到這種情況。」陽子苦笑地打量夏樹,她真的希望這只是學園長開的玩笑,但看來不是。


  「看來,我們還是要聽聽看當事人的說法?」側頭思索的靜留把視線重新投向夏樹,「可以說一下你知道什麼嗎?」


  「我其實也不太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但是可以肯定的是,我不是你們口中的夏樹.庫魯卡。」夏樹苦笑起來,「不過,我可以『讀取』記憶,只要我一想,就會得到不屬於我的記憶。」

  「我可以知道你們是誰,夏樹.庫魯卡是怎樣的人,還有這個是一個怎樣的世界,但是我不屬於這裡,而且我的人生也沒有這般……順利。」


  聽到夏樹這樣說,靜留又差點再次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雖然最後她還是冷靜下來,裝出一個淡然的神情,然後再一次故作輕鬆地開口:「看來還是請Miss瑪利亞過來吧。」


  「嗯。」陽子點點頭,正當她想要透過通訊器呼叫對方的時候,一道充滿威嚴的聲音打斷了大家的思緒。



  「學園長,嬌嫣的紫水晶,既然你們已經醒來,那就應該通知我一下。」一道灰色的身影出現在醫療室。


  「因為出了一些狀況。」靜留冷靜地回應對方。


  「其實我們也正想通知你。」陽子也在旁邊解釋。


  到最後,輪到夏樹硬著頭皮開口,「你……你好,你就是Miss瑪利亞吧?」


  Miss瑪利亞皺眉,正當想要開口的時候就被夏樹的話打斷。

  「有點不知道要怎想解釋,但是我不是你所知的那個夏樹.庫魯卡,我的名字是玖我夏樹。」

  「!?」很明顯,連那個平時面對什麼情況都可以處變不驚的Miss瑪利亞也有一瞬間不知道應該要怎樣回應夏樹。


  「是因為那塊隕石的緣故?」馬上冷靜下來的Miss瑪利亞立即說出自己的看法,「還有你的平行世界理論。」


  「看來是。」陽子沉重地點點頭,然後擔心地看著夏樹,「雖然可能會有危險,但我認為現在只能繼續研究下去,畢竟我們不可以失去學園長,先不論在『冰雪的銀水晶』還存在的時候有沒有可能再產出一枚新的Gem。」


  「還有……」她若有所指地說。

  Miss瑪利亞同意的點點頭,然後將注意力放到陽子不著跡地暗指的靜留身上,關心地問:「你的身體情況如何?」


  「還好,只是有點不確認……」靜留自然地回應對方。


  「不確認什麼?」Miss瑪利亞挑挑眉。


  「是關於Gem的。」靜留坦白地說,「感覺有點不妥。」

 

  「?!」陽子和Miss瑪利亞再次驚訝起來。


  「詳細情況我不太清楚,可能要實際測試。」靜留補充道。


  「陽子主任,我想研究隕石之前,可能你要先幫靜留作一次詳細檢查。」Miss瑪利亞恢復冷靜之後說道,「由我來處理學園長的事。」


  「嗯。」陽子點點頭,然後對著靜留說:「靜留小姐,請跟我來。」
  


  靜留也點點頭。


  --透過腦裡的記憶,做到這地步還真的不容易。

 



  跟著陽子離開,心裡鬆一口氣的靜留沒發現Miss瑪利亞向她投了一個奇怪的眼神。

 




  「玖我夏樹小姐?雖然事出突然,而且我們亦未能找到解決問題的方法,但是我有必要讓你知道『你』是誰,請跟我來。」Miss瑪利亞走在前面,示意夏樹跟上她。


  「喔,喔,好的。」被指名的夏樹急忙將視線從轉身離開的靜留身上收回來。



  二人一前一後走在走廊上,對Miss瑪利亞來說,慶幸的是一路上都沒遇到任何學生。


  她們最終在學園長辦公室的門前停下來。

 


  「可能會對你有點不太公平,但夏樹庫魯卡對我們來說是非常重要的存在。」Miss瑪利亞轉過頭來認真地看著夏樹,「如果可以,希望你在我們找到方法解決這次的事件之前,假扮成『夏樹.庫魯卡』。」


  「由我來假扮?」夏樹有點驚訝地看著對方。


  「是的,假扮成這個管制失落的科技,還有培養Otome的加爾貝羅德學園學園長。」Miss瑪利亞伸手打開門。


  「我怎可能做到這樣的事?!」夏樹下意識就否定了Miss瑪利亞,雖然下一刻她的腦海就自動出現了「夏樹.庫魯卡」平時工作的記憶。


  「這是我會說『對你來說』很不公平的原因,因為你根本無法選擇。」Miss瑪利亞有點冷酷地回應夏樹,但下一瞬就用略為溫和的語氣說:「不過你放心,我們會幫你的。」


  「這……」夏樹還是有點猶豫,而且她的樣子就是一臉無法理解。


  「直到目前,這一個學園還擁有著各國又愛又恨的力量,還是這個世界的和平的中心,所以『夏樹.庫魯卡』仍是我們不可以失去的存在,這一點希望你可以理解。」Miss瑪利亞的眼中透露出一些更深邃的情感,但是夏樹不明白那代表什麼。

 



  她只是隱約知道,對眼前的老者來說,又或是對醒過來以後自己看到的人們來說,「夏樹.庫魯卡」是很重要的存在。


  特別是對那個人來說……

 


  「好吧。」想到那道淡紫色的身影,夏樹最後點點頭。


  「感謝你的協助。」Miss瑪利亞低頭行禮,這動作把夏樹嚇到。


  「不用這樣吧?我只是……」夏樹欲言又止。


  「有一點想向你求證。」Miss瑪利亞好像看到夏樹的表情之後突然想到些什麼一樣,「在你的世界,你認識『靜留』?」

 



  靜留……

  夏樹不自覺地回憶起自己跟那個說過不會再出現在自己生命中的人的過去。

 



  「是的。」夏樹苦笑著。


  看到夏樹的表情,Miss瑪利亞立刻就得出一個可以稱得上是瘋狂的假設,為了那個假設她開口問,「你們的關係很差?」


  「不是關係差……只是,發生很多事。」夏樹老實地回答,「到後來我已經不知道,我們還有沒有關係了。」


  「抱歉,我不應該探問這些私人的事的,特別是你不是……」Miss瑪利亞驚覺自己好像問太多,所以馬上道歉。

 

  「不要緊。」夏樹搖搖頭。


  「說回來,你說過你可以『讀取』夏樹的記憶?」Miss瑪利亞正色地問,「所以你可以知道她平時怎樣工作嗎?」


  「大概可以,只是那些只是記憶。」夏樹回應,「我現在只是像在看別人的故事一樣,所有價值觀仍然屬於我自己。」

 

  「像是我只會覺得,這個學園只是一個以少女作為祭品去換取和平的地方。」夏樹覺得現在自己的感覺就像是知道祭典存在的時候一樣。


  --這真的是個令人覺得嘔心的做法。


  「你說得沒錯。」Miss瑪利亞苦笑起來,「但是目前的我們沒辦法--說回來,你的感覺其實跟本來的『夏樹』一樣。」


  「?!」夏樹驚訝地看著Miss瑪利亞。


  「我所認識的夏樹本來就是懷有這種的想法的人,只是她一直很認真地掩飾。」Miss瑪利亞不避諱地說,「雖然連我也抱有類似的疑問,但是現在的我們沒辦法糾正這個扭曲的世界,可能直到這個世界被戰爭毀滅,我們也不一定可以糾正這種扭曲……話雖如此『夏樹』一直都在這個學園努力。」


  「如果你抱有跟『夏樹』相同的看法,其他事情都有辦法解決。」

  「好吧……」夏樹開始明白到為什麼『夏樹.庫魯卡』特別會有「如果可以絕對不要跟Miss瑪利亞爭論任何事情」的記憶。


  「真的很感謝你的協助,學園會盡力找方法解決這次的事,讓你回到你的世界的。」Miss瑪利亞若有所思地說。


  「怎樣了?」夏樹好奇地看著Miss瑪利亞。


  「沒什麼。」Miss瑪利亞搖搖頭,然後開始對夏樹解說有關「夏樹.庫魯卡」的事。

 


  直到太陽都下山以後,夏樹才對「夏樹.庫魯卡」的事有一個大概的了解。


  「平時,『夏樹』都要做這麼多事嗎?」夏樹忍不住問自己的嚮導。


  「雖然有輔助官,但是可以提供幫助的時候不多。」有一點忍俊不禁地回應,大概是因為平時的夏樹都不敢在自己面前抱怨,所以現在看到『夏樹』在抱怨時會覺得很新鮮。


  「輔助官……是指靜留嗎?」夏樹的腦海再一次出現很多屬於「夏樹.庫魯卡」的記憶。


  「是的,嬌嫣的紫水晶是你的副手,如果……」正當Miss瑪利亞想說下去的時候,就傳來敲門的聲音。



  「抱歉打擾了。」剛剛成為話題的人就在門口出現,還拿著放了食物的托盤,「我想現在的時候都不早,所以就直接把食物拿過來,你們還要繼續嗎?」


  雖然口裡問著要否繼續,但是行動就是直接打斷二人,看到這裡Miss瑪利亞都不好意思繼續要夏樹了解更多關於學園的事。


  「不了。」


  「夏樹你可以先吃晚餐沒所謂。」靜留的話提醒了夏樹,其實她已經餓得很,因此就拿起餐具,只是她的視線有點離不開眼前的「靜留」。


  靜留……

 


  像是察覺到夏樹的視線,靜留退後一步,面向Miss瑪利亞,「我有事要跟Miss瑪利亞商討。」


  「?」Miss瑪利亞奇怪地看著靜留,但是也跟著她一起走向會客室的方向。


  「可能要讓其中一個在外的五柱回來學園。」一走到與辦公室相連的會容室,把門關上以後,靜留就開口說。


  「你的身體……?」Miss瑪利亞立刻發現問題所在之處。


  「我沒辦法使用Gem的力量。」靜留開門見山地說,「陽子主任發現我體內的納米機器仍然在活動,但我無法物質化。」


  「無法物質化?!」Miss瑪利亞驚愕地看著靜留。


  只見靜留苦笑地點點頭確認這件事,並且解說自己的情況,「連接真祖的時候,納米機器的力量就會被不明的原因消耗,因此無法物質化。」


  「可能也要幫『夏樹』做同樣的測試,看看是不是受那隕石的影響。」


  「還是說因為你不是……」Miss瑪利亞的眼神讓靜留有一瞬覺得自己被看穿。


  「您在說什麼呢?」靜留無辜地笑著問。


  「沒什麼。」Miss瑪利亞暗自決定要再找一個人來確認自己的推論。

 


  「你先跟夏樹好好多休息一天,有什麼事明天再決定。」


  「嗯。」

 



  夜幕低垂,加爾貝羅德「失去」學園長的一天就這樣過去。

 

 

 

                              ~TBC~

 

後話:接下來放寒假回家,每次回家我在電腦前的時間都不多,可能要到寒假之後才(ry

下一章會回到正在放假的兩個人身上XD
希望我們有再見的機會(?)

創作者介紹

時之步伐

紫虛=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天使路西弗
  • 看了第二遍,腦子終於比較清楚這個世界藤乃跟玖我的感情問題…>Q<
    在這裡藤乃是個悲催的角色~~
    她一定很羨慕庫魯卡跟薇奧拉的關係吧(笑)

    很期待看到藤乃跟玖我在這個世界的感情發展,
    她們的過程中似乎會跌跌撞撞~~

    話說真不愧是MISS 瑪利亞,終於還是發現了靜留的不對勁!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