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節奏急速的巨型都會裡,大概難以容下無所事事的漫遊者,所以顯得在路上並肩同行的夏樹和靜留與眾不同。


  再加上兩人的氣質也跟走在路上的遊客不一樣,自然流露出來的氣度讓路過的人禁不住一直偷瞄她們,直到肯定她們不是任何一個名人才甘心,一路走來,路人那好奇的視線害到習慣受到眾人注目的二人也感到有點不好意思。

 


  「相比到處亂逛,其實我有地方想去。 」夏樹跟靜留漫無目的地逛了一會兒就開始想要找些目標。

 

  「不要。」靜留很乾脆地回應。

 

  「嗯?」靜留的反應讓夏樹感到有點奇怪。

 

  「跟我一起四處走走吧,反正是夏樹的話,一定只是想去書店再多了解這個世界一點。」雖然沒有完全把注意力放在夏樹身上,但靜留仍然準確地說出夏樹的想法。

 

  「嗯……」本來想反駁靜留,但是看到靜留的表情之後,夏樹把想說的話呑回去。

 

  光是看到靜留那種像是放下了什麼重擔,因此沒有保留的笑意,夏樹便覺得有來到這個世界真好。

 

 

  像普通人一樣,沒有特別的身份,也沒有特別的責任。

  雖然這種認知一開始讓自己有點不知所措,但是調適心情之後,卻覺得這是最難能可貴的經驗。

  倒不是說自己很不想背負任何責任,達成任何理想,只是偶然也想放鬆一下。

  相信靜留也是這樣想的。

 


  「夏樹在看什麼?」本來還在觀察路上的行人和車輛,但靜留一感覺到夏樹的視線便回頭過來看著夏樹。

 

  微微搖頭,然後牽過靜留的手,夏樹決定不告訴她,到底剛剛她的表情有多珍貴。

 

  「還是再這樣一下子吧。」夏樹溫柔地笑著。

 

  「嗯。」靜留用同樣的笑容回應夏樹。

 

 

  結果二人就這樣有說有笑,而且沒有特定目的地在東京逛了一整個下午。

 

  對她們而言,這樣的下午可能是一生最重要的寶物也說不定。

 

 


  「要休息一下嗎?」看到天色變暗以後,夏樹向一直跟她並肩而行的靜留提議道。

 

  「那我們找個地方吃飯?」靜留同樣注意到天色已經轉暗,而且她發現「藤乃靜留」的身體跟靜留.維奧娜的不太一樣……不,這不是必然的嗎?靜留在心裡暗自反問。

 

  體內的納米機器本來就讓自己的體能比一般人好很多,再加上鍛鍊--果然不單只有生活要適應,連身體也要重新適應。

  夏樹大概是查覺到連自己都不為意的疲態,所以才會提議她們先休息一下。

  想到這裡,一個光是看就知道靜留感到幸福的笑容在她的臉上再次綻放。

  夏樹果然是夏樹,只要是在意的事,就會以其他人也想像不到的方法觀察入微。

 


  被靜留看得有點不好意思的夏樹,馬上就知道靜留已經知道自己為什麼提議。

 

  「怎,怎樣了?」夏樹不好意思地看著靜留。

 

  「沒什麼。」靜留開心地笑著說。

 

  「我們吃完飯之後要怎樣?」夏樹立即轉移話題。

 

  「嗯……」知道夏樹不想再在那個話題上糾纏的靜留順著她的心意轉移話題,只見靜留側頭思索了一下,「我們還是一起行動比較方便?」

 

  「當然。」夏樹有點擔心地看著靜留,其他人可能不知道,但是夏樹一直都很清楚她枕邊人的睡眠質素不是很好。直到現在,她還是會因為一些很小的動靜而驚醒,甚至有時候需要安眠藥才能入眠, 「我擔心你會睡得不好。」

 

  「沒有你在才會睡得不好。」靜留的紅瞳閃過一絲恐懼,之後更多的是戲謔。

 

  將靜留眼中的恐懼和戲謔都收進眼底的夏樹有點疼惜地說:「不要忘記,你不是只有一個人。」

 

  「只要你需要,我什麼時候都會在。」

 

  「啊啦,我會的。」是的……只要知道這一點就可以了,夏樹什麼時候都會在,「『我』知道這裡附近有不錯的餐廳喔。」

 

  「那就勞煩輔助官大人帶路了。」夏樹知道靜留把自己的話聽進去之後才跟她開玩笑起來。

 

  「學園長請跟我來這邊。」靜留也從善如流地回應。

 

 


------------------

 

 


  「果然……」靜留點餐以後就若有所思地環顧整間餐廳。

 

  「靜留在想這裡跟日邦國的關係嗎?」其實看過餐牌以後,夏樹也立即想起自己的好友。

 

  「我從一開始知道『自己』的名字的時候就在想這裡跟日邦國有什麼關係。」靜留祭出她平時思索時會做的側頭動作,然後整理她所知道的訊息。

 

  「其實我想過這裡會不會是我們的世界的過去。」夏樹一邊閱讀餐牌,一邊提出自己的意見。

 

  「雖然有這樣的可能,但是我覺得可能性不大,畢竟這裡大陸的分佈跟我們世界完全不一樣,就算有地殼運動,我也不認為我們的世界會有這麼長的歷史。」靜留也一邊看餐牌一邊說出自己的觀察。

 

  「不同的『世界』嗎……」夏樹皺起眉思索。

 

  「啊啦,現在我們怎樣想也沒意義,在『我們』生活之中根本沒有任何線索。」靜留笑著伸手撫平夏樹輕皺的眉,「想太多會有皺紋喔。」

 

  「知道了。」夏樹有點哭笑不得地說,「我又不是三歲小孩子。」

 

  「無論任何時候,夏樹在我眼中還是那個夏樹。」靜留繼續開心地笑著說。

 

  「囉、嗦……」夏樹不好意思起來,因為眼前的人真的有資格這樣說--這個從學生時代就一直待在自己身邊的人,從學姊,到輔助官,再到情人……無論身份怎樣改變,靜留.維奧娜都一直待在自己的身邊,從來沒有離開過。

 

  「不鬧你了。」靜留把手收回來,然後展現她那恬靜的笑容。

 

  「靜留才是一直都沒有變的那個。」夏樹像是在掩飾自己的不自在一樣,別過頭不看著靜留,「從以前就……你啊,覺得痛苦,或是心覺得悲傷,都只藏在心裡不說出來的話,誰也不會知道你真正的想法。」

 

  「會知道我的想法的人只有夏樹一個就夠了。」靜留認真地看著夏樹。

 

  「雖然可以被你重視很開心,甚至是一件令人覺得有點自豪的事,因為靜留你真的很完美……」聽到這裡,剛剛一直覺得很不好意思的夏樹正眼看著靜留,「但是我不想靜留的世界只有我一個人--這個世界很大,也有更多東西值得放在心上。」

 

  靜留搖搖頭,然後像是在詠嘆一樣說道:「你知道的,光是把你放在我心裡,已經是我的極限了。」

  「你我都知道,遇上你之前我是一個怎樣的人,光是重新相信,重新接受我已經……」

 

  「但是我會陪著你,兩個人的話,一定可以找到更多值得珍惜的事。」夏樹堅定地看著靜留。

 

  看著這麼認真的夏樹,靜留知道自己很想點頭,但卻又真的覺得自己做不到。

  為什麼夏樹.庫魯卡總是可以找到一些看似十項全能的靜留.維奧娜也自覺無法做到的事出來呢?

  但是她知道,到了最後自己還是會點頭,因為靜留.維奧娜從來都沒辦法拒絕夏樹.庫魯卡想要她做的事。

 


  「我盡量。」

 

  「啊,其實我也不是……」夏樹見到靜留的反應之後有點慌張說,「我沒有強迫你的意思,如果靜留真的覺得沒辦法也不要緊的。」

 

  「我知道你珍惜我就像我珍惜你一樣。」靜留一掃臉上的陰霾,開心地笑說。

 

  「嗯。」夏樹點點頭,「吃完晚餐便回去你家吧。」

 

  「喔?」靜留好奇地挑挑眉。

 

  「剛剛想了一下,在東京外出用餐的價錢不便宜。」夏樹一邊回想自己那慘痛的家政課成績,一邊分析道,「而我的家政嘛……」

 

  「學園長是想找個會煮飯給你吃的人嗎?」靜留開玩笑地問道。

 

  「如果輔助官不介意的話。」夏樹很認真地回應。

 

  與此同時,侍應送上她們的餐點。

 

  「是夏樹的話,我當然很樂意,而且平時在加爾貝羅德,我已經習慣了有空就煮給你吃。」說完,靜留便拿起筷子,「無論什麼時候都覺得這種餐具很有趣呢。」

 

  「雖然一開始要掌握不容易,但是熟稔以後筷子的靈活度在一定程度上比我們習慣的刀叉更高。」夏樹同樣興味地拿起筷子,「東方的智慧真有趣。」

 

  「但是食材也要因應筷子的特性而做成可以夾起的樣式。」靜留夾起一塊雞塊,「幸好在加爾貝羅德的禮儀課有學習使用不同的餐具,不然我們在這裡一定很奇怪。」

 

  「嗯。」夏樹也夾起一小塊魚肉放進口裡,「果然是『你』覺得不錯的餐廳,味道真的不錯。」

 

  「這裡好像是『我』跟同事偶然會來的餐廳。」靜留想了一下跟這間餐廳相關的事,然後回想到什麼的她輕輕皺起眉。

 

  「怎樣了?」看到靜留的表情後,夏樹關心地問。

 

  「好像……」靜留覺得記憶場景裡的一個男人的舉動很奇怪,再想一下便一臉了然於心的樣子,「原來是因為這個原因。」

 

  「嗯?」夏樹一頭霧水的看著靜留。

 

  「『我』辭去原有的工作,是因為職場的人際間係。」靜留掩嘴輕笑。

 

  「人際關係?」夏樹一臉好奇,她所知的靜留是個絕對不會在表面上跟任何人起衝突的人,聽到這個原因讓她覺得很新奇,「『你』應該是個不會主動挑起爭執的人才對?」

 

  「其實主要的原因是因為『你』喔。」靜留繼續輕笑著。

 

  「我?」夏樹真的聽到一頭霧水。

 

  「不是我自誇,『靜留』本來就是一個很受歡迎的存在。」看樣子,靜留打算繼續跟夏樹遊花園。

 

  「這一點不用你說我也知道,而且不論是哪一個靜留都是。」夏樹沒好氣地指正靜留。

 

  「啊啦,多謝讚賞。」笑著的靜留毫不客氣地回應道,然後繼續說出自己知道的訊息,「對方是『靜留』上司的兒子,在同一家公司工作。」

 

  「不會又是單方面看上了你,然後想要……」夏樹現在的表情就像是想要把靜留整個人藏到沒有別人可以發現的地方一樣。

 

  「想到那個人嗎?」靜留收起了臉上的笑意。

 

  「沒,不……靜留我……」夏樹手忙腳亂起來,甚至本來好好夾著小菜的筷子也拿不穩。

 

  「我真的不要緊,也因為那次的事,我們才確認了彼此的心意不是嗎?」這次倒是靜留安慰夏樹道,「回去說『靜留』的情況吧。」

 

  「所以說,我真的猜中了?」夏樹小心翼翼地問。

 

  「嗯,而且對方好像還一直覺得,『靜留』明明沒有在跟別人交往,卻以『自己有喜歡的人』作為理由拒絕他,只是在提高自己的身價。」喝了一口茶才回答的靜留一臉無奈地說,「所以我才說是你的錯。」

 

  「不是我,是那個『夏樹』。」夏樹有點孩子氣地反駁道。

 

  「雖然認為分開才不會傷害『夏樹』,甚至因此下定決心永遠也不會在『夏樹』的面前出現,但是對『靜留』而言,僅此為一的存在就只有『夏樹』。」聽到靜留的語氣就像是身同感受一樣,夏樹就很想把這個世界的夏樹痛打一頓,雖然自己好像沒什麼資格這樣做就是了,「結果面對在禮貌上不應拒絕的追求,『靜留』就決定要辭職。」

 

  「唉,如果這個世界的『我們』真的是去了我們的世界,我希望她們可以處理好她們之間的關係。」拿起茶杯的夏樹不禁歎息道,「看過」自己腦海中的記憶之後,她就一直慶幸自己和靜留身上沒有發生過那麼複雜的事。

 

  「玖我夏樹的記憶真的讓我覺得『我們』的關係真的是剪不斷理還亂。雖然我覺得在那個時候,『我』跟『你』說沒有擁有跟『你』一樣的情感是對的,但玖我夏樹不知道跟靜留相處不能這樣說,最愛自己一個胡思亂想的靜留一定會把所有事都當成是自己的錯。」

 

  被夏樹這樣形容的靜留無奈地苦笑起來,不過因為是事實所以無法反駁。

 

  「我也希望『我』得到幸福,甚至我真的希望她們到了我們的世界,那麼她們就一定會有時間可以解決她們之間的問題。」

 

  閉上眼的靜留好像在回憶些什麼一樣,再次張開眼的時候,夏樹甚至有錯覺自己看到的靜留跟玖我夏樹記憶中的靜留重疊,「因為無論是哪一個靜留都很笨,特別是在處理跟夏樹的關係上一直都很笨……所以,其實我有點想要感謝那個人。」

 

 

  「不需要在這些事上感謝對方。」夏樹斬釘截鐵地說,然後把最後的飯都吃光,「無論怎樣也好,那個人傷害了你,這一點是不會改變的。」

 

  「夏樹……」靜留忍不住伸手握著夏樹的手,「謝謝你。」

 

  「笨,笨蛋!也不用因為這些事來向我道謝。」無論關係怎樣改變也好,夏樹就是會對靜留的動作有很大的反應,「好了,我們差不多要回去了,太晚回去也不好。」

 

  「果然夏樹真的什麼時候都沒有變。」

 

  「囉嗦!」這次夏樹的反應變得更大。

 

  「那麼,我們結帳之後就回去吧。」順著夏樹的心意結束話題的靜留開心地說道。

 

  「嗯,我們回『家』。」

 

  因為她們的身份,所以一直都沒能這樣說的話,居然在這個世界可以那麼輕易就說出來。

 

 

 

  在對方眼神裡看到一樣的幸福的二人,同樣暗自希冀自己可以跟對方一起活到可以放下所有責任的一天。

 

 

 

 

                                ~TBC~

 

創作者介紹

時之步伐

紫虛=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天使路西弗
  • 竟然在2013年還可以找到HIME的同人文,實在讓人好感動(拭淚)
    沒想到玖我跟藤乃還是處於曖昧不明的狀態!
    還好庫魯卡跟奧薇拉的關係很好(情侶)……,
    要是一次虐兩對會很讓人心痛的…>"<

    很喜歡這種穿越時空的文啊,而且很想看看她們跟其它人互動的趣事!
    期待紫虛桑下次的更新(拉椅子坐好)
  • 其實文是一直都有人在寫吧(望300),我這邊只是剛好重萌HIME,又沒什麼其他作品想寫文才會再開新坑(艸

    其實舞甲(?)的她們之間問題超多的,要走在一起一點也不容易(大概),相比起來舞乙的關係本來就比較好,所背負的東西也沒有那麼多當然就是一副「我們是學園長夫婦」的表情(?)

    啊,忘了說,我家的舞乙兩隻的關係跟之前寫過的舞乙同人有關,不是直接由動畫結局接到這篇,所以覺得很奇怪的話可以先回去看這裡的其他舞乙同人文(打什麼廣告)

    希望我們有再見的一天(笑

    紫虛=恆 於 2013/03/04 21:23 回覆

  • 天使路西弗
  • 了解,我會去看紫虛桑之前的舞乙滴…^^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