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嘗試處理眼前的公文後,玖我夏樹再一次體會到在哪個世界都好,靜留都是個很利害的人。

 

 

  來到這個看似先進,但卻又有很多東西被蒙上神話面紗的世界已經第四天了,夏樹覺得自己開始漸漸適應這個世界的生活。

  雖然是這樣說,但其實做過的事沒很多,只是不斷的回想那些不屬於自己的記憶,然後學習「成為」夏樹.庫魯卡。


  已經不止一個知情的人對自己說「夏樹」很重要--包括那個名為「嬌嫣的紫水晶」的人。



  老實說,如果是在祭典結束之前莫名其妙來到這個世界,自己一定會想要破壞眼前這一切,同樣身為「夏樹」,為什麼對方可以擁有這一切?


  幸好,自己已經不是那個過去的自己。

  幸好,有認識其他人……不,是幸好遇到靜留。



  在自己最不相信人類的時候,在想這個世界消失的時候,遇到靜留。


  這是再簡單不過的事,不需要抱有什麼特別的情感也可以知道。

  為此,自己曾經向靜留道謝。



  只是那時候自己還沒發現自己對靜留抱有怎樣的感覺,單純被靜留的舉動嚇到。

  愛什麼的……對那時候的自己來說還是最陌生和可怕的情感。


  只是到後來失去了才發現,自己一早就擁有那種情感。




  為了讓自己不再胡思亂想,夏樹重新將自己的注意力投放到眼前的公文堆之上。

  「怎樣了?」在旁同樣在處理公務的靜留察覺到夏樹的舉動以後,抬頭看著夏樹。

  「沒,沒什麼!」夏樹為了掩飾自己分神,所以急忙拿起公文裝作正在閱讀。

  「如果夏樹真的累了,可以先去休息。」把夏樹的舉動盡收眼底的靜留笑著說道。

  「我不累,倒是你……」夏樹認真地看著靜留,「你看起來比我更需要休息。」

  心虛了一下,靜留才故作輕鬆地回應:「多謝你的關心,不過我沒問題的。」

  「但是突然要你處理公務,對你來說還是不簡單吧?」夏樹關心地說道,同時她又再次想起自己認識的靜留。


  其實以前自己一直沒有在意,到現在自己經驗到相似的情境才想到,平時要處理風華學生會事務的靜留應該也不輕鬆,但是她卻在每一次都在自己的面前擺出輕鬆寫意的樣子。

  到底她背後有多少東西是自己不察覺,也從來沒有留意過的?

  如果找到方法回去,一定要找到她--絕對。

  夏樹暗自下定決心。



  不知道夏樹又開始分神想別的事情的靜留搖搖頭,「處理公務對我來說真的不是問題,你不用擔心這一點。」

  靜留很清楚令自己覺得疲倦的根本不是眼前這些看似沒完沒了的公務,只要有靜留.維奧娜的記憶,這一切根本都不是難事,最難的是要怎樣才能像她……單單擁有記憶是不足夠的,因為在背後的理念和價值觀才是一個人行為的根本。

  為此,自己這幾天只要一有空就不斷回想靜留.維奧娜的過去,甚至犧牲休息的時間。


  因為「不能讓夏樹感到困擾」是直到現在自己都不敢忘記的一點。


  她永遠都不會忘記,那一夜裡,自己最重要的存在臉上的那份驚慌和不安,同時也比誰也更清楚藤乃靜留到底是個多膽小的人--絕對不可能像那時候一樣把一切都拋開,賭上所有的可能性都要將夏樹留在身邊。


  在那個瘋狂的祭典裡所做的行為,說穿了只是害怕失去到極致時才會採取的行動。

  如果不是在那種特殊情況,夏樹到交上男朋友,甚至結婚之後,也不會知道藤乃靜留那一份扭曲的感情。

  藤乃靜留就是一個根本不敢嘗試,甚至會主動退開的人。


  「我真的沒問題的,你就盡能力去做可以做到的事吧。」靜留以笑容掩飾自己的心情。

  「我會的,但是你也不要自己一個背負一切。」夏樹的表情就像是正在回想一些很令人懷念的過去一樣,「雖然我不是你所認識的『夏樹』,但是我認識的『靜留』喜歡將所有事情攬在身上,又喜歡把自己的心情藏在心裡,根本不讓人知道她到底背負了多少。」


  「如果你也是這樣的話,『夏樹』可能會很辛苦呢。」想到自己和靜留的事的夏樹苦笑起來,「我所知道的『靜留』本來就是個很會演的人,只要她想要把真正的心意藏起來,誰也沒辦法知道她在想什麼。」

  「如果我能夠早一點知道『她』的心意,就不會發生那麼多事了……」


  夏樹沒發現眼前的「靜留」聽到這一句後,表情有一瞬間變得像是失去了整個世界一樣悲傷。


  「抱歉,打擾兩位工作。」門外傳來敲門聲,之後便傳來今年首席珍珠生的聲音,「『嬌嫣的紫水晶』,Miss瑪利亞有事想找您。」

  「我馬上來。」覺得自己被這把聲音拯救了的靜留馬上收拾心情,並且向夏樹示意自己要先行離開。

  近乎是落荒而逃,藤乃靜留沒想過還會有這樣的一天。



  夏樹則是好奇地看著靜留.維奧娜的舉動,在「她」的腦海裡,靜留是個在什麼時候都從容不迫的人才對?到底有什麼事可以讓「嬌嫣的紫水晶」失去她的從容?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實在很想念自己認識的靜留,總覺得對方離開的時候的背影莫名其妙乎與玖我夏樹記憶中的那道身影重疊起來。



------------------

 



  被帶到指定的會客室以後,那名珍珠生便先行離去,只剩下靜留在會客室。


  「幸好……」靜留又回想到剛剛的事,如果剛剛自己的表情被看到的話,大概就會被她發現自己並不是靜留.維奧娜了。


  如果早點知道這份心意,就不會發生那麼多事……嗎?

  
  果然,不再出現在她的面前是對的。

  靜留慘笑起來。


  因為自己無論怎樣嘗試也無法割捨那份深入骨髓的愛戀,沒法遺忘,也找不到代替品。

  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只知道回神過來以後,自己就已經被那份情感驅使,做出一切可能的行為。


  甚至傷害到那個自己最重要的存在。


  正沉溺於過去,還有沉溺於那份自責的靜留,就算知道有人進了會客室,也沒有作出即時的反應。

  她一開始只是好奇為什麼來人進來就走到靜留.維奧娜所能防備以外的死角處,到察覺不妥並且反應過來就已經太遲了。

  一瞬間就透過不屬於自己的記憶得知自己大意了的靜留臉色一變,然後恢復一貫的從容,現在只能希望對方並不帶有任何敵意,當然能蒙混過去就更好,只是對方第一句話就讓靜留知道這不太可能。



  「果然,跟Miss瑪利亞所說的一樣。」轉身面對對方,雖然看到來人臉帶笑意,但是看著她表情的靜留卻覺得對方的眼神冰冷得令人不寒而慄,「你不是靜留.維奧娜。」

  「您在說什麼呢?艾因姊姊。」有著「靜留」的記憶,靜留當然知道眼前的人是誰,當然也比誰都更清楚對方的話是什麼意思,只是她還想作最後的掙扎。

  「我家的妹妹可是一個會說出『我喜歡後背位,但是一點也不希望其他人對我這樣做。』之類的話的人呢。」艾因像是想起什麼令人懷念的事情一樣輕笑起來,這樣的舉動使她身上散發的敵意沒有再令靜留本能上感到不安,「你居然讓我那麼輕易就接近你的死角,絕對不可能是我那個令人覺得頭痛的妹妹。」


  「說吧,你的目的?」

  「我真的不明白艾因姊姊您的意思。」靜留繼續擺出標準的笑容。


  「因為那個來自異世界的『夏樹』嗎?『靜留』。」艾因認真地打量靜留,「不過真的不得不佩服你,如果沒有我跟Miss瑪利亞在,一定不會有人發現你不是靜留.維奧娜,你實在太像她了。」 


  「用了四天時間就做到這個樣子,你跟那個『夏樹』到底有什麼恩怨非得要做到這個地步?」


  聽到這一句以後,剛剛一直嘗試蒙混過去的靜留像是放棄掙扎一樣,苦笑地搖搖頭:「跟夏樹無關喔,只是我自己想要這樣做。」

  見到對方一副洗耳恭聽的表情,靜留壓下心裡那份重提舊事的悲慟,施施然開口:「您想聽一段很長的故事嗎?一個關於一群背負『必須互相殘殺的命運』的少女的故事。」

  看到對方有點驚訝的樣子,靜留才故作輕鬆地開口講述自己經歷過的事。





  「……就這樣,因為上一次祭典的勝利者的力量,我們又再一次活過來,打敗了魔王,讓這個荒唐的鬧劇永遠結束。」到說完一切的前因後果之後,靜留才暫停了一下,喝了一口本來就準備好放在桌上的紅茶。


  到現在,艾因才知道眼前的「靜留」曾經背負比Otome更為沉重的命運,現在看著她臉上的笑容,艾因不禁覺得有點心痛。


  「當時的我到底擁抱了多大的絕望?現在回想還真的覺得有點不可思議。」沒發現艾因看著自己的眼神有所轉變,靜留像是在自省,也像是在憶述一些跟自己無關的事一樣,喃喃自問,「我有好好活過來嗎?還是在之後的時間裡的生活其實都只是已經死去了的我所作的夢?」

  「所以你才決定不會再跟『夏樹』……」艾因看著靜留臉上那空洞得令人感到心痛的笑容問道。

  「是的。」靜留點點頭,然後輕笑起來,「我藉著那瘋狂祭典所做的事,本來就沒有任何正當性可言,在祭典結束之後,還有在畢業之後,我的行為不就是更加沒有正當性嗎?」

  「為什麼要提到正當性?」在「靜留」的記憶中一向溫和的艾因不同意地問。

  「作為Otome的您,不是應該比我這個『外人』更清楚嗎?」靜留一臉理所當然地反問,「難道愛情會在您可能的選擇之中?難道愛情自身就是行動正當性的來源?」

  「對我來說,愛情當然不可能存在於我的選擇之中,但是對於『靜留』來說呢?」艾因沒有直接回答靜留的質問,倒是再提出另一個問題,「如果我沒理解錯的話,你可以『讀取』靜留.維奧娜的記憶?」

  「嗯。」不知為什麼艾因要突然提到這個的靜留點點頭。

  「那麼,你應該可以『看』到靜留當上五柱的理由。」艾因臉上的笑意讓靜留覺得,這次她在關心的不是她的妹妹,而是站在她面對的自己。

  「您是想說……為了守護夏樹,嗎?」回想了一下之後,靜留不肯定地回應道。

  艾因像是看到學生能夠解答艱深的問題的老師一樣,鼓勵似的點點頭,然後再拋出另一個問題:「那作為旁觀者的你有沒有想過,加爾貝羅德的五柱理應是什麼?」

  「!」靜留像是想到些什麼一樣驚訝地看著艾因。

  「真是個聰明人,馬上就想到問題所在了。」艾因看到靜留的表情便知道她已經想到自己的提問真正的意思。

  「您是想說,『靜留』是這個體系裡的異端嗎?」靜留試探地問。

  「當然。」艾因理所當然地點點頭,「不單止我,還有好幾個人都知道這件事,也明白讓那樣的靜留當上五柱本來就不具任何正當性,因為她是一個不會將學園放到第一順位的人。」

  「但是靜留還是以那樣的姿態活著。」

  「為什麼……」靜留這次真的被艾因的話嚇到,因為她這麼輕易就點出了不能被公開的真相--


  加爾貝羅德的五柱之三「嬌嫣的紫水晶」並不是真心真意為學園,為真祖而戰。


  「不用擔心,因為『靜留』是我珍視的妹妹,而且我也希望她可以為自己的願望而活。」艾因笑著搖搖頭,「這也是Miss瑪利亞放心找我來幫忙辨別你是不是『靜留』的原因。」

  艾因換了一個略為俏皮的語氣說:「聽你的故事,看似在那個荒唐的祭典裡根本沒有可以讓你和其他Hime依賴的人,但是在這裡不一樣喔,多點依賴大人吧。」

  「……?」靜留一時間無法理解艾恩到底在說什麼。



  看到靜留臉上的困惑,艾因沒有第一時間解答,而是給予她一個親切的擁抱。


  「你真的跟我那個妹妹不太一樣,像是她一定不會那麼輕易讓我這樣抱著的。」過了一會兒才放開靜留的艾因笑著說,「所謂的正當性不會成為你做一件事情的阻礙,只是看你會不會去做,像是『靜留』她就嘗試了去爭取自己的正當性,而且也做得相當不錯。」

  「不,我的問題不是在爭不……」靜留未說完就被艾因打斷。

  「是因為那個夏樹?」艾因問道。

  「是因為我自己無法原諒我自己。」靜留馬上輕輕搖頭反駁艾因的猜測,「就算全世界的人都原諒我,就算全世界的人都跟我說:『事情已經過去了。』都好,我都無法忘記那一天晚上夏樹的表情。」

  「是我傷害了她,所以這次必須遵守自己的承諾。」靜留像是再一次下定了決心一樣說道,「無論如何,我也不要她再因為我的那份情感而感到困擾。」

  「你這樣又何苦?」艾因略為心痛地問道。

  「只是我沒設想過會有這樣的一個世界存在,沒想過有一天會得知原來有一個世界有跟我一樣的存在,而且這個存在會得到我夢寐以求的東西。」

  聽到這裡,艾因再一次給予靜留一個擁抱,並開口說:「我要收回前言,你這孩子跟我所知道的靜留一模一樣。」

  「我知道她也不是那麼容易得到自己的幸福,她跟學園長經歷了很多事,到最後還要是學園長自己抓到機會說清楚才開始走得比較平順。」艾因再一次放開靜留,然後認真地看著她,「雖然這樣子跟你說可能只是老生常談,甚至可能只是風涼話,但不要忘記人是可以讓自己得到幸福的,一開始就覺得自己不可能得到幸福的話,那就絕對不會幸福。」

  「我明白,只是我一開始就用錯了方法。」靜留苦笑起來,「錯誤已經在那裡了,我與夏樹再也無法回到一切都未發生之前的時候。」

  「哎呀,沒你辦法……」艾因因著靜留的固執輕輕歎了一口氣,「我和Miss瑪利亞會尊重你的意見,你就算不向其他人表明你的身份也沒所謂,只是有一件事你一定要做到。」

  靜留用自己的表情表達自己的不解。

  「不是什麼特別的事,只是靜留是加爾貝羅德重要的五柱,我們不可能太輕率就讓別人來取代她。」艾因正色地說,「不過這幾天你的表現都很好,所以我只是應Miss瑪利亞的要求,循例提醒你一下。」

  「放心,我絕對不會有辱『靜留.維奧娜』之名。」靜留也正色地看著艾因。

  「果然是個好孩子呢。」艾因笑著說,「不過認真之餘也不要忘記我剛剛說的,如果有需要就多點依賴大人吧。」

  「我盡量。」靜留點點頭。

  艾因看了一下牆上的掛鐘,然後像是想到些什麼一樣提醒道,「這次能在這個時間來到這裡跟你聊一聊,是因為下星期的例行國際會議,雖然我不知道國際會議開始之前學園能不能找到方法讓我們所知的靜留和夏樹回來,但是Miss瑪利亞一定有她的盤算……無論最後的情況如何,也請你先做好心理準備。」

  「嗯,謝謝您。」雖然透過「靜留」的記憶一早就得知下星期會有一個例行的國際會議,但是靜留還是很感激艾因對自己的提醒。

  「那麼,時候不早了,我要先離開。」艾因站起來,然後走到門前,「如果下次再見面的時候你還是你的話,請不要忘記,那時候的我是安南王國的慧命之藍銅礦,而不是靜留.維奧娜的姊姊,所以我不可能像今天一樣向你表達善意,必要時,我可能還會成為你面前的阻礙。」

  「當然。」靜留認真地看著艾因。

  「那,就再見了。」艾因也認真地看著靜留。


  世界繼續運轉,這是從玖我夏樹和藤乃靜留在這裡度過的第五日。

 

 

 

                      ~TBC~

 

拖了很久終於出來的第四章……只要一牽涉到舞甲的靜留和夏樹就會莫名其妙很糾結到底是哪招ORZ

創作者介紹

時之步伐

紫虛=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天使路西弗
  • 令人喜聞樂見的更新(轉圈)
    哎呀哎呀~~
    玖我無心的一句話,藤乃就可以把自己的心情弄到那麼悲催(嘆)
    舞甲(?)帶給人的怨念就是那麼深,所以虐完之後所帶來的甜卻更加美味!

    其實一直很喜歡艾茵姐姐的,紫虛桑的這個關鍵人物是很合適的人選~~
    讓我不禁想起瑪凝裡的祥子跟蓉子,果然姐姐是最了解妹妹的人了(笑)
  • 哈哈哈哈哈……我眼中的夏樹就是個不太會跟別人相處,但是又會為他人設想的小孩子,對上什麼時候都城府很深,會想很多,甚至會不小心就開始鑽牛角尖的靜留,結果就(ry

    我真的一直都覺得乙的夏樹和靜留比甲(?)的幸福多了,最少出事的時候,她們身邊還有長輩們在……不行說太多又會想到甲(?)真的有點虐了(yay)

    紫虛=恆 於 2013/03/21 02:45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