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樹,起床了。」靜留好笑地看著還在賴床的夏樹,她這個人……為什麼來到這個世界之後就變得這麼懶散?


  「讓我多睡一下吧……」夏樹未說完就轉過身背著靜留聲音傳來的方向,想要繼續睡下去。


  靜留像是想到些什麼一樣,靜靜地走到床邊,然後在夏樹的耳邊輕輕地說:「夏樹起床啦,起床之後要先梳洗,先吃早餐,還是先.吃.我?」

  話畢,夏樹就像是被踩到尾巴的動物一樣立即跳起來,「當然是梳洗就好了!笨蛋!」

  「終於起來了。」靜留看到夏樹的反應不禁笑著說,然後轉身走到門邊,最後不忘回頭提醒道:「快點梳洗,吃早餐之後,我們不是要去書店嗎?」


  「知道了。」因為靜留的話而完全清醒過來的夏樹苦笑地看著靜留走遠的背影,昨天晚上真的不應該請她幫忙看這個世界的電視節目收集一般日常生活的資訊,天曉得她看了什麼節目才會聽到那種莫名其妙的對白。


  夏樹下床之後就走到浴室,在那之前看了掛在牆上的月曆一眼。


  「原來已經是來到這個世界之後的第五天了。」夏樹不禁喃喃道,這個世界讓自己忍不住放鬆了一下,如果在平時,想賴床也會有種罪惡感向自己襲來……「這個世界真的好和平……」

 

  開始梳洗的時候,夏樹才記起剛剛來到「這裡」的第一天發生的事。


  大概,這個世界也不是太和平。

 

 

-------------------------

 

 


  「不行,我還是要先回『我』家一下。」步出餐廳的夏樹突然想起什麼似的。

  「嗯?」靜留好奇地看著夏樹。

  「我沒有換洗的衣服。」為了加強說服力,夏樹還攤攤手讓靜留記起自己下午的時候,兩手空空就來跟她會合。

  「啊啦。」靜留笑著,她的夏樹好像很少會這樣失策的。

  「剛剛太急忙,完全沒想到這件事嘛。」夏樹有點不好意思地別開頭不看著靜留。

  「那我跟你一起回去?」靜留提議道。

  「呃……」夏樹回想了一下自己起來時周邊的情況。

  「怎樣了?」靜留不解地看著夏樹。

  掙扎了一下,最後夏樹才自暴自棄地說:「『我』的住處……大概不能見人。」

  看到夏樹的反應,靜留真的忍不住大笑起來……當然是在跟靜留相熟的人的角度而言,在其他人眼中靜留大概還是很有氣質,很優雅地笑著。

  「不要笑!」夏樹不滿地看著靜留,她是個很清楚靜留一舉一動到底代表什麼意思的人,所以知道靜留現在真的是在笑她。

  「不拿你來尋樂子了。」靜留好不容易才收起她的笑意,然後用比較認真的表情看著夏樹,「那我先回去『我』家等你?」


  想了一下,夏樹搖搖頭,「還是一起行動比較好。」

 

  從夏樹的表情知道她顧慮什麼的靜留收起玩心,並且點點頭。

 

  畢竟現在她們還是搞不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在落單的時候發生任何不能預知的事,可能就會是她們一生的遺憾。

 

  「需要人幫忙收拾『夏樹』的房間嗎?」靜留像是為了甩開突如其來的沉重心情一樣提議道。

  「我想,還是不好吧?」夏樹有點遲疑,「畢竟那些東西不是我的。」

  「夏樹是想說『我們是過客』嗎?」靜留輕笑起來。

  「我沒這樣說……說回來,為什麼現在倒是你這麼容易對未來充滿信心?」夏樹無奈地看著靜留。

  「剛剛不是有說過嗎?因為這個世界有你在。」靜留一臉輕鬆地說。

  「真的敵不過你……時候不早了,我們出發吧。」夏樹牽著靜留的手,並向記憶中車站的方向走去。

 

 


-------------------

 

 

  「啊啦,『你』還真的滿壯觀的。」去了『夏樹』家一趟之後,在快到『靜留』家的路上,靜留還不忘衝著夏樹笑道。

  「我就知道。」夏樹現在巴不得可以找個地洞鑽進去。

  「真想見見這個世界的『夏樹』,一定是個有趣的人。」靜留興味地說道,「如果不是因為『你』只有一頂安全帽,還真的想直接坐『你』的重型機車回『家』呢。」

  「才不要,比我更加不修篇幅的人也實在太誇張了。」夏樹做出了一個平時的她一定不會做的呶嘴動作以示她的不滿,接著就立即像在考慮什麼一樣,「至於重型機車的部份,可以看情況再算,畢竟有可以任何時候都能直接使用的交通工具真的很方便。」

  「不要忘記你我本來就不是尋常人,用你的標準來衡量普通人就太嚴苛了。」靜留伸手輕拍了夏樹的頭一下。

  說實話,這也是平時「嬌嫣的紫水晶」不會,亦不能對學園長作出的舉動。

  「我又不是小孩子。」夏樹抗議道。

  靜留笑著收回自己的手。

  到了此刻,靜留再次發現自己跟夏樹來到這個世界才半天,就已經完全放下了學園長和輔助官的身份,她們現在只是自己,不為其他。


  「真是的,靜留好像來到這……」未說完,夏樹就伸手把靜留拉到自己身後。

  「?」靜留一時反應不過來。

  「小心。」夏樹提醒道。


  靜留意識到夏樹身上開始散發敵意,因此轉頭向夏樹警戒的方向望過去,然後看到她們兩個所站的位置沒多遠的前方,有一個男人正不懷好意的看著她們。


  靜留看到對方之後就謹慎地看著他……真巧,剛剛跟夏樹吃飯的時候才提起過對方。

 

 

  不過現在更令靜留驚訝的是她比夏樹更遲察覺到對方這件事。

  無論是作為維奧娜,還是作為「嬌嫣的紫水晶」,靜留都很有自信可以察覺到周圍抱有敵意的人,不然「靜留.維奧娜」一早就屍骨無全了,但是這次……

 


  「果然是身體有差嗎?」靜留若有所思地說道,下一刻她就下意識地擋在夏樹身前。

  「靜留你不覺得怪怪的嗎?」夏樹好笑地看著近乎是本能地擋在自己身前的靜留,「對方好像是來找你的。」

  「……」再一次回神過來的靜留神色自若地回應夏樹:「習慣了。」

  「看來在這個世界的你若不是有Hime的力量,就只是一個普通人。」這次到夏樹擋在靜留身前。


  「藤乃靜留!你這婊子竟然敢辭職!」看著靜留和夏樹在那邊不知討論什麼的男人,終於忍不住發難,從他的聲音來判斷,對方現在正處於情緒不穩定的狀態。

  夏樹聽到對方對靜留的侮辱之後,馬上輕輕皺起眉,而且她光憑對方的話,就知道他是誰了。


  「夏樹冷靜一點。」靜留很清楚知道夏樹的反應代表什麼意思,所以她好笑地拉了夏樹的手一下,「交給我吧。」


  「但是……」夏樹有點不放心地看著靜留。


  靜留搖搖頭,看到夏樹不同意的表情之後,她補上一句:「他先動手總比你先動手好,而且有你在,不是嗎?」

  聽到這裡,夏樹才不情願地讓靜留再一次站到自己的身前。

  「放心,我會好好照顧『自己』的。」靜留說完就馬上踏前一步,並且直接對上眼前這男人充滿惡意的視線。

 


  老實說,面對這種惡意的經驗也滿新鮮的--赤裸裸,毫無保留的惡意。

  一直以來,靜留.維奧娜面對的惡意都不是這種直接的惡意,那些來自家族、同輩、政敵的惡意都會以善意包裝,希望不讓自己有任何反擊的機會。因此,雖然是說了要做成「自衛」的樣子,但現在一時之間,連靜留也不知道應該要跟對方說什麼。

 


  「你竟然敢辭職,你竟然敢拒絕我,你知道我是誰嗎?」對方一看到靜留站到夏樹身前就立即用刀指著她。

  這一句話倒是讓靜留回神過來,只見她完全不慌張,甚至輕鬆地笑起來:「想要我屈服的人又不差你一個。」


  聽完靜留的話之後,夏樹有點心痛地看著她的背影,在相遇之前,還有相識之後,她到底獨自背負了多少,到底經歷過多少悲傷的事……


  「你是誰根本不重要。」側著頭的靜留像是在回想些什麼一樣,「『我』可是個可以懷著『誰也沒法阻止我保護我所愛的人』的心情來殺……」

  「你這女人到底在說什麼?」對方生氣地打斷靜留的話,然後示威似的向她所站的位置揮刀,「居然敢小看我!」

  看到對方的動作,靜留連一步都沒有後退。

  因為對靜留來說,這樣的舉動根本就一點威脅性也沒有。先不論這種面不管是速度,還是覺悟都不足以傷害到自己的攻擊,而且自己身邊還有夏樹在。

  就像是心靈相通一樣,靜留想到夏樹在自己身邊的同時,夏樹就再次站到靜留的身前。


  「等你很久了。」夏樹本來就準備好對方只要一作出可能傷害到靜留的舉動,就絕對不會留情。

  老實說,配合這副鍛鍊得不錯的身體,要打倒對方根本一點也不困難。

  夏樹輕輕鬆鬆就避開了對方毫無章法的攻擊,並且繞到他的身後,用手刀重擊了他的後頸一下,最後還不忘用腳把對方掃倒,整個過程根本連一分鐘也不用。

  「夏樹手腳真快。」靜留走到夏樹身旁,確認對方是不是已經失去意識。

  「是對方太弱。」夏樹百無聊賴地回應道,「接下來要怎樣?」

  「看來是要報警的樣子……在這個世界一樣是由國家的公權力處理這些問題。」靜留從口袋裡拿出電話。

  「要把事情鬧大?」夏樹好奇地看著靜留。

  「嗯。」靜留點點頭,略為擔心地說:「這次剛好有你在,而且我也不是一般人,如果下次是『靜留』獨自面對這個男人呢?」


  「也是……只是,可能真的會很麻煩。」夏樹有點頭痛。

  「再麻煩也不會比平時你的公務麻煩。」靜留笑著安慰道,然後開始撥電話。


  最後,警察到來把那個人帶走,她們兩人也跟著去了警局一趟。

 

 


  
  「因為有夏樹在,所以我才得以脫險,如果沒有她在的話……」靜留向坐在自己面前負責筆錄的女警道出自己剛剛的經歷,不過對她來說,這根本就不是些什麼特別的經歷。

 


  只是,對「靜留」而言,可能已經是很可怕的經歷了吧?特別是現在的「靜留」。

 

  已經失去了Hime的力量,沒有武器也沒有心之子的她,大概真的如剛剛自己跟夏樹所說的--「如果下次是『靜留』獨自面對這個男人時要怎麼辦?」

 

  來到這裡才重新記起,擁有力量不是理所當然的。

  那份可以守護自己最重要之人的力量,那份可以保護自己的力量……

 

  就像是夏樹以前跟自己說過的一樣,力量不只是一份責任,更加不是原罪--

  『只要願意承擔理想,並且為之而戰鬥,我們便能超越otome的宿命。』

  相比「藤乃靜留」還有其他被迫背負命運的Hime們,自己和夏樹真的幸運多了。

 

 

  想到這裡,靜留鬆了一口氣,坐在她面前的女警好像以為她為自己能夠脫險而感到安心,因此還給予她一個鼓勵的笑容。

  「藤乃小姐,再過一會就好了,辛苦了。」女警用了相對溫柔的語氣說道。

  「嗯。」靜留有禮地點點頭,然後下意識把玩自己的頭髮。

  「您等您的朋友也完成筆錄就可以離開。」女警完成了程序上要做的手續,並且像是想要讓靜留放鬆下來一樣向她搭話,「幸好您的朋友有一副好身手,不然就不堪設想了。」

  「嗯,我一直以來都覺得認識到夏樹真的是一件很幸運的事。」靜留由衷地說道,她的語氣就像是在向他人描述自己最珍惜的寶物一樣溫柔。

  知道眼前的女警不知要如何回應自己,靜留施施然從座位站起來,然後向對方示意自己要先離開房間。

  

  又來了,只要分開一段短時間就會開始有種不安的感覺……這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

  靜留不由得苦笑起來。

 

  「靜留你好了?」靜留的耳邊傳來夏樹的聲音。

  「嗯,好了。」靜留點點頭,然後抬頭看著正站在不遠的前方的她。

  「那我們回去?今晚莫名其妙就弄到這麼晚……」夏樹輕輕歎了一口氣。

  「嗯,回去吧。」靜留上前拉著夏樹的手。


  看著靜留做出平時的她不會作的舉動,夏樹沒說什麼,只是乖乖讓她牽著。


  「我絕對不會丟下你,也不會被你丟下。」夏樹走出警察局後第一句說的話就是這樣的一句。

  「謝謝你。」靜留知道自己的不安再一次被夏樹看穿之後,大方地回應道。

  「不用謝,因為我也一樣。」夏樹老實地說道,然後苦笑起來,「如果靜留在我看不到的地方出事,如果靜留發生了什麼事……可能是因為平時已經習慣待在一起,也習慣你我都各自有可以保護自己的力量,來到這裡發現不能肯定的事情太多,一分開就會覺得不安。」


  「大概我們真的需要一些時間去適應這裡的生活,雖然我個人希望的是不需要待到我們適應這裡就找到回去的方法……」靜留輕笑起來,「果然我們真的是一樣的。」

  「當然,因為我們彼此……」夏樹本來很隨意就接了靜留的話,但是說到一半就好像不好意思起來。


  靜留一看夏樹的表情就知道夏樹正因她自己很自然地說了些不習慣的話而感到不好意思……看她的臉色,看來那句是情話。

  「好啦,不要再分析我的表情了!」感覺到靜留的視線,夏樹最後鼓起勇氣認真地說:「我想說的是,會一分開就感到不安,是因為我們愛著彼此。」


  「啊啦。」靜留開心地看著夏樹,同時她也偷偷在掩飾自己的不好意思,「我也是這樣認為。」

 

  「慢著,明明你自己也會不好意思,為什麼要這樣看著我?」

  「有嗎?我有嗎?」

  「不要以為我看不出來!」

 


----------------------

 

  「在想什麼?」坐在夏樹面前吃早餐的靜留好奇地看著夏樹。

  「沒什麼。」夏樹把咖啡一喝而盡,「等一下我們先去--」

 


  雖然對時間的流逝感到不安,但是夏樹和靜留都知道,自己比誰都更珍惜現在可以平和地生活的日子,並且希望這種日子可以延續下去。


  即使--

  在她們本來的世界,還有未盡的責任。

 

                          ~TBC~

 

 

後記:

終於來到了第五章(預定十章的故事終於跑了一半),這兩個正在放假的傢伙,好像終於都有點危機意識了(?),下一章會回到什麼時候都面對驚濤駭浪的HIME二人……總覺得我還是對HIME的那兩隻太壞了,不過我不會反省的(喂)

這次出現的痴漢(?)是我想寫很久的劇情,為了寫這次的劇情因為我是一個完全不知道報警之後的流程是什麼的人還特意跑了去問了一下河道上知道程序的友人,這次要特別鳴謝提供法律意見(?)的U桑(艸)她真的很有耐性解答了我的疑問,但是我好像沒寫出什麼東西來(炸)

最後,我期待我們有再見的一天(笑)

 

 

創作者介紹

時之步伐

紫虛=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天使路西弗
  • 厚著臉皮挑兩個語句不順的地方︰
    「我的住處…有點《不見得人》→《見不得人》。」
    「居然《少》→《小》看我!」

    庫魯卡跟薇奧拉真的就像在度假一樣,真悠閒(笑)
    不過庫魯卡報警的這個行為是正確的。
    沒了HIME力量的藤乃就只是個柔弱的女子,
    就算薇奧拉近身戰的能力高強,在藤乃的這個肉體上也是施展不了的。

    我比較在意藤乃跟玖我那裡的問題。
    (庫魯卡跟薇奧拉是戀人,沒啥好令人擔心滴,閃光一堆~~哈哈)
    在這麼難堪的情況下,而且又是學園長跟輔佐官的身份~~
    呵~~,相當期待紫虛桑要如何欺負她們(笑)
  • 本來想延續更新才回文的優良傳統……但是我發現第6章我弄到現在還是未開始打,在不知何年何月才生出來的情況下,還是先回應好了(揉臉

    那兩個地方……前者是語感的問題,後者是真的筆誤(揉臉
    都已經改了(揉臉

    HIME的兩隻……唉,問題真的太多了,就只好欺負他們了(到底
    大概也是因為這樣才會一點也不想動筆寫第六章(揉臉

    ……真的希望我們有再見的一天orz

    紫虛=恆 於 2013/04/01 23:25 回覆

  • TS
  • (潛水員這幾天很HIGH忍不住浮出
    HiME那兩隻本來就是勞碌苦命二人組(?)
    說真的會長有多絕望忍不住把祭典最禁忌的事情都說給外人聽( >_<)

    年長組也太悠閒吧XDD
    逛街吃飯打壞人(?),還以為會去風華找二三盡可能打探情報
    還有難得去玖我家居然不玩內衣Play!
  • 我個人是覺得,因為靜留知道若是取得艾恩的信任,自己也要付出相同程度的信任才可以,因此才會跟對方說過去的事吧,而且擁有紫水晶的記憶的她知道眼前的那個人是不會否定自己的情感的……靜留你這個笨蛋;口;

    年長組之後(如果我寫得出的話)仍然會繼續悠閒(炸
    二三的部份……好吧我只能承認我忘了(?

    紫虛=恆 於 2013/04/02 00:2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