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只看表面,加爾貝羅德絕對是一個和平且悠閒的學園,但是在這裡生活了快一星期的玖我夏樹知道,這裡是個戰場。

 

  不論是對學生們來說,還是對在這裡工作的人來說。

 

  甚至可以說,加爾貝羅德的存在造就了這個世界最大的戰場。




  為了爭取那份Otome的力量,連自己這個外人……也許不是外人吧。

 

  站在學園長辦公室的落地窗前的夏樹苦笑起來。

 

  在難得可以休息一下,連「嬌嫣的紫水晶」都暫時離開的這一刻,為什麼自己要想這些那麼累人的事?




  「你在想什麼?」耳邊突然傳來一把自己很熟悉的聲音,害夏樹有一瞬間以為自己聽錯。

 

  為了證實自己沒有聽錯,夏樹立刻轉身面向聲音的來源,然後映入眼簾的是自己很熟悉的橘色身影。

 

  「舞衣?!」夏樹沒什麼儀態地喊出對方的名字,如果Miss瑪利亞在,大概又少不了一輪訓話。

 

  「抱歉,我沒想到會嚇到你的。」舞衣笑著說。

 

  「沒有……」夏樹此時才想起,對方一定不是自己所認識的「舞衣」,「應該是我道歉才對。」

 

  一想到舞衣,又是一陣海量的資訊向自己湧過來……本來還以為自己已經習慣了這種奇異的經驗,看來根本不可能習慣。



  「你真的跟『夏樹』一模一樣呢!」舞衣看到夏樹的表情之後,像是為了緩和氣氛似的說道。

 

  「咦?」夏樹再一次驚訝地看著對方。

 

  「她有心事的時候也會自己一個人站在落地窗前面看著學園。」舞衣笑道,「就像是個七老八十的老人家一樣。」

 

  「她知道你這樣形容她一定不會高興。」聽到舞衣這麼形容「夏樹」的夏樹苦笑起來。

 

  「雖然是苦笑,但還是笑起來了。」舞衣笑著打量夏樹。

 

  「你跟我認識的舞衣真的好像。」夏樹再一次苦笑起來。

 

  「什麼?你也認識舞衣嗎?」舞衣好奇地望著夏樹。

 

  「嗯,在這裡有很多在我本來存在的世界裡也認識的人。」夏樹點點頭。

 

  「可以多說一點給我聽嗎?」舞衣自然地接口問。

 

  「可以是可以……」夏樹有點不肯定地看著舞衣。

 

  「你不想說的東西我不會問的。」舞衣直直地看著夏樹的眼睛,「至於為什麼我會來,是因為Miss瑪利亞特意找我來看一下你。」

 

  「?!」夏樹再次驚訝地看著舞衣,「你們都是妖怪嗎?還是都懂得讀心術?」

 

  「哈,沒有這麼誇張。」舞衣聽到夏樹的話之後開心地回應道,「因為是你,所以我才能透過表情猜到你在想什麼,如果是靜留姐的話就沒辦法了。」

 

  「如果是靜留……是『嬌嫣的紫水晶』就沒辦法?」

 

  「因為我跟靜留姐沒有很深厚的交情,如果是艾因姐姐或是我所認識的夏樹,就一定可以用看的看出靜留姐到底在想什麼吧?」舞衣解釋道,「不過也說不定啦,靜留姐本來就是個很難猜到她在想什麼的人。」

 

  「艾因姐姐……?」夏樹若有所思地說道。

 

  「怎樣了?」

 

  「沒,她前幾天有來學園找靜,『嬌嫣的紫水晶』。」夏樹說到一半便改口。



  「我從剛剛開始就很想問了,為什麼要改口?」舞衣微微側著頭,好奇地看著夏樹。

 

  「那個,是因為之前……」夏樹嘗試組織自己的話。

 

  「靜留姐有什麼事嗎?」舞衣繼續追問。

 

  「她聽到我叫她靜留之後,臉上的表情難過得就像是失去了整個世界似的。」夏樹有點落寞地說。

 

  「?」聽到這件事之後,舞衣的表情有一瞬變得很古怪。

 

  「怎樣了?」

 

  「這樣很奇怪。」舞衣老實地回答。

 

  「奇怪?」這次到夏樹不明所意。

 

  「我知道的靜留姐,應該不會是那麼容易表現情緒的人。」舞衣思索過去她所知道的靜留。

 

  「嗯?」夏樹還是不太明白舞衣的意思。

 

  「所以……這是艾恩姐姐被叫來原因嗎?」舞衣若有所思地喃喃道,「肯定是發生了什麼事吧。」

 

  「?」

 

  「不過最有可能的是,靜留姐真的很擔心『夏樹』?畢竟自從上次由阿爾泰領頭所造成的危機之後,她們就一直都黏在一起了……雖然中間有一段時期發生了惑星事件。」



  聽到兩個陌生的名詞後,夏樹的腦海又再一次浮現不屬於自己的記憶,不過這次提到的兩件事在之前已經知道了大概,這次得到的資訊都是關於那些很零碎的事,就像是夏樹.庫魯卡曾經對上,擬化成靜留.維奧娜的樣子的外星武器。




 『我們的力量不會用來攻擊對方,因為那是互相守護的力量,是不會有成為敵人的一天的力量。』

 

  當腦海出現這一句話的時候,夏樹不由得想起……



  「夏樹?!」舞衣擔心的聲音喚回了夏樹的思緒。

 

  「怎,怎樣了?」夏樹回神過來就見到舞衣那張因為靠得太近而放大了的臉。

 

  「你才是怎樣了,一臉痛苦到臉容扭曲的樣子,我還以為你心臟病……」舞衣像是突然想起些什麼一樣,吐了一下舌頭,然後才說:「不要讓Miss瑪利亞知道這件事,不然她又會來唸我沒有尊重你之類的。」

 

  「啊?」

 

  「Miss瑪利亞其實一直都很擔心你能不能適應這個世界,所以才會叫我來看看。」

 

  「而且,她還很擔心這個世界的『黑暗』會把你壓垮。」

 

  「黑暗嗎?」夏樹苦笑起來,「其實有『夏樹』的記憶,再加上有紫水晶在,還有Miss瑪利亞的幫忙,真的沒問題。」



  「反正再可怕的事我也經歷過了。」

 

  「再可怕的事?」



  「嗯……」夏樹點點頭,然後示意舞衣坐到辦公室的沙發上,而自己則是在她的對面坐了下來,「真的有點不可思議呢,如果是平時的我大概連提也不想提過去發生過的事,但是看著你,就會覺得真的跟你說也沒有什麼大不了的。」

 

  「可能是因為我是『舞衣』?」

 

  「嗯,大概,因為舞衣在我所在的世界也是我最好的朋友。」

 

  「你們……」舞衣小心翼翼地打量夏樹的表情。

 

  「我們在那個世界,曾經擁有Hime的力量。」夏樹完全沒有被舞衣的視線冒犯到的樣子。

 

  「Hime?」聽到陌生的名詞,舞衣好奇地問。

 

  「嗯,一個很長的故事,一個關於一群必須要以自己心中最重要的存在作為賭注,跟其他同樣擁有Hime的力量的女性戰鬥的女性的故事。」夏樹那種有點懷念,但又有點釋然的表情令舞衣覺得很新奇,只是她沒想過,她接下來聽到的是多殘酷的往事。



--------------



  「舞衣?」說完自己的故事,夏樹有點擔心地看著眼前的「友人」。

 

  只見舞衣一臉悲傷地看著夏樹。

 

  「放心,其實我已經放下這件事很久……」夏樹笑著跟舞衣說道,「不,除了放不下一個人。」

 

  「怎可能說放下就可以放下……」舞衣看了一下夏樹的表情之後,才知道眼前的夏樹為什麼會這樣說。

 

  「就像是一開始那時候一樣嗎?」舞衣沒頭沒尾地問道,但是她知道夏樹一定知道自己在問什麼。

 

  「是的,就像是一開始那時候一樣。」夏樹理所當然地點點頭,然後才正色地回應道,「一開始不相信人類的我,甚至覺得世界被毀滅也沒有所謂的我,最後會願意跟其他人合作,跟其他人交往,都是因為在那時候,那個花園裡把我叫停了的人。」

 

  「在那之後,如果沒有她在,我一定不可能放下那些過去。」

 

  「……」舞衣終於知道為什麼眼前的夏樹處理學園事務的手段看似青澀,但卻又帶著某種特定邏輯的理由,因為她的經歷也沒有那麼簡單,可以說她所面對過的事可能比任何一個Otome都更殘酷,「果然不能自滿呢。」

 

  「?」夏樹一臉奇怪地看著舞衣。

 

  「本來我還在擔心你會沒法處理學園的事務,不過現在看來我是太愛操心了。」舞衣笑著再次拍了自己的額角一下。

 

  「如果沒有紫水晶的話,我其實也處理不來。」夏樹看到舞衣那個動作之後,不禁衝著她笑起來,果然是跟「舞衣」一模一樣呢。

 

  「提到靜留姐,如果你可以回去你的世界……」舞衣認真地看著夏樹。

 

  「我知道的,靜留一直視我為最重要的存在。」夏樹苦笑地看著舞衣,「就算她決定突然離開,甚至不再出現在我的面前也好。」

 

  「你在後悔?」舞衣小心地問道。

 

  「是有一點沒錯,在未失去之前,竟然覺得一切都理所當然……」說了那麼久覺得有點口乾的夏樹喝了一口紅茶,然後才繼續說下去,「大概,在那時候我對靜留說的話也有影響吧?但是,到我弄清楚自己的心意之後,我真的不後悔在選擇用生命去阻止她以前跟她說的話,甚至會覺得如果那時候沒有跟她說清楚,我之後根本沒有資格留下她。」

 

  「這不就是夠了嗎?」舞衣伸手拍了夏樹的肩膀一下。

 

  「真的有點不可思議。」夏樹看了舞衣一下,「雖然在不同的世界裡,但是我所見到的你們,都好像是我在我的世界裡認識的你們一樣。」

 

  「可能是因為,我們的本質是一樣的吧?」舞衣隨性地回答道。

 

  「可能吧。」夏樹有點懷念地說道,「都很久沒見過在我的世界的『你們』了,如果可以回去,一定要找個機會把大家都找出來,特別是……」

 

  「你跟我認識的夏樹也很像啊。」舞衣溫柔地笑著說。

 

  「會嗎?我覺得我什麼都做不好呢。」

 

  「怎會呢?你跟她一樣,下定決心之後便會去做,是個像星星一樣閃閃發亮的人呢。」舞衣笑著安慰夏樹,「當然,她也會有無法下定決心的時候,你不是可以看到她的記憶嗎?看看她跟靜留姐是怎樣相處的吧。」



  「她跟靜留姐也不是一步就走到終點的,不要覺得自己什麼都做不了。」

 

  「我會的了。」夏樹認真地點點頭。

 

  「你真的跟『夏樹』好像。」舞衣不禁笑道,「現在可以跟我多說有關你的朋友的事嗎?」舞衣開心地問道。

 

  「當然沒問題。」




----------------------




  「居然會交上這樣的提議,艾亞尼斯是知道了些什麼嗎?」Miss瑪利亞有點驚訝地看著眼前的文件,那是接下來的例會會用到的資料。

 

  「我覺得不是。」靜留搖搖頭,「只是,時間真的剛剛好。」

 

  Miss瑪利亞有點擔心地看著眼前的「靜留」。

 

  「放心,我可以處理得來的。」靜留堅定地說道。

 

  「但是……」Miss瑪利亞欲言又止。

 

  「就算我跟『夏樹」的能力不足,學園還有您跟其他人在,不是嗎?」

 

  Miss瑪利亞驚訝的樣子讓靜留覺得很新奇,不過她把自己的想法壓下來,最後只是說了一句:「謝謝您。」

 

 

  「有時候,覺得這個世界的『我們』實在太幸福了。」靜留輕歎道。

 

  「所以,你決定還是要裝下去?」Miss瑪利亞試探地問道。

 

  「是的。」靜留堅定地點點頭。

 

  「好,那麼我們就要現在開始想對策了。」

 

  「一定可以找到方法的。」靜留輕笑起來,「而且我還有異世界的經驗。」

 

  看到眼前的「靜留」的笑容,Miss瑪利亞不禁有點驚訝。

 

  一來是她跟「她」真的很像,二來是她居然那麼快就有了覺悟。



  不是沒有認知而隨便說出口的覺悟,而是真的有經過思考,甚至有想到後果的覺悟。



  正如Miss瑪利亞所想一樣,眼前的「靜留」下一刻就開口說:「只有這一點,我一定要為『靜留』和『夏樹』做到。」



  為了「夏樹」,藤乃靜留已經作好心理準備,再一次踏上戰場。

 

 

 

                      ~未完待續~

 

 

後記:真的很抱歉,第六章拖了那麼久,由準備IELTS開始就一直很忙,完全沒時間可以坐下來靜心打文ORZ
   果然畢業班真的很忙ORZ

 

  希望我們下一次可以再見面。

創作者介紹

時之步伐

紫虛=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