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八、力量




  「就是這裡,她就在地庫裡。」

  凪從容地向夏樹一鞠身,使她不能發現自己臉上那既像期待又像是計劃成功了一樣的表情。









  只差點點,只要喚醒記憶便可以了……

  接下來就能見面了,最重要的你。








  鞠身起來的同時,凪的身影漸漸淡化,然後消失不見。

  「!?」眼前突然出現這樣的異變使夏樹驚訝得無法說話。



  『我的任務只是把你帶來這裡,接下來的就是你自己的事,亦是你的決擇。』

  『好好努力吧,玖我夏樹小姐。』



  現在大廈前面只餘下一臉驚訝的玖我夏樹。





-----------------




  從來沒懷疑過要做什麼,因為自己正是受命被創造出來的。


  歐方的命運在一出現於世便被注定,要協助一個叫黑耀的神完成一次又一次的祭典。

  而自己比其他的歐方特殊,擁有一種能夠變幻成任何人,而且能將別人的外表、體質和大部份的力量完全複制的能力,所以並不被用於正常的戰鬥,而是用於幻化不同的人、迷惑人心的方面。



  人是最容易被眼前所見到的事物所迷惑的存在,只要幻化成那些戰鬥公主又或是她們所喜歡的人們,便能讓她們互相殘殺起來,是既簡單又容易的工作。



  但是怎樣也想不到,這次自己要變成一個被封印在水晶內的少女--祭典的勝利者。

  當知道自己要變成水晶之姬的時候,琉姆斯被祭典負責人凪嚇了一大跳。

  這真是從來沒發生過的事態,黑耀之君被水晶之姬用接近同歸於盡的方法封印,而世界的因果歷史則被割裂並重新運行。




  不過,既然是召喚者的命令,琉姆斯便要遵行,這是無需疑問和猶疑的。

  但倒是沒想過水晶之姬的軀體是那麼不適合戰鬥的。




  最終勝利者的身體是那麼的柔弱嗎?

  不適合持續揮動薙刀的雙手,不適合進行大幅度跳躍的雙腳,不適合戰鬥的身體,令自己對這水晶之姬的印象完全改變。

  她真是跟那個在凪展示的過去中,揮動暗紅色薙刀將性命一一收割的紫色死神嗎?




  伸手輕輕撫著『自己』的手臂,將自己心中的疑問壓下,

  還要繼續戰鬥呢。




  現在擁有少女外表的琉姆斯正在風華市商業區一幢新建的商業大廈之內的地下賭場中揮動手上的紅色薙刀。




-----------------




  見到那人的時候,應該憑什麼來阻止她?

  自己只是一頭熱地答應那個叫凪的人來到這裡,但卻其實什麼都不了解,完全沒有立場,亦完全不知道發生過什麼事。



  這樣的自己,到底能憑什麼阻止那個如像失去了一切而陷入瘋狂的少女?




  現在甚至連那白髮的少年凪這線索也斷掉了。





  到底她是誰?


  為什麼雙眼要帶著冰冷無神的目光?


  為什麼要揮動手上的薙刀收割人命?







  為什麼自己看到一個這樣的她時,心會痛得猶如被撕裂一樣?






  要怎樣獨自面對那人?特別在凪明示暗示下,自己正是令那個少女失控的原兇。

  要讓一個人露出如些失控絕望的表情,到底需要多大的打擊?

  一連串的問題和重得快要壓倒自己的莫名罪惡感,害得現在自己想打退堂鼓。




  離開應該很容易吧?




  想著卻沒有發現自己對應該從沒見面的少女抱有不自覺的關心。


  「還是要進去吧……」最後,夏樹沉重地撫上門把。







  『夏樹,要知道,人之所以強大,並不是在於他們能放棄什麼。』


  溫柔至極的話語,甚至溫柔到夏樹以為說話那個人是自己最重要的情人一樣。







  又來了,已經沒心情再轉身看看身後有沒有人在了,想必身後也是沒有人的吧?

  但是這次的記憶好像來得合時極了。




  這句說話讓自己再有信心向前進,面對那個少女,也應該可以令那少女感到釋懷的,雖然不知道是誰跟自己說過。





  夏樹用力推開門。

  然後迎接連自己都沒有想過的命運。







              ~未完待續~

後記(?):經過上一次更新後,漫長的更新來了(被巴,
          來報告一下這陣子在做什麼吧?(被巴死
       這陣子都在玩大蛇啊xDDDD 立花至高XDDDD
          在加下在洗劇情...都沒啥時間寫文......在原諒小的吧~

創作者介紹

時之步伐

紫虛=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