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其實我好像真的比較喜歡種D多於種子,放下劇情的問題,其實種D探討的東西真的是我個人一直在思考的問題。大概那是自我期許為「自由主義者」的人無法逃避,一定會思考的問題,我一樣不會知道給予人類選擇的自由,會不會像議長所說的一樣,沒人會選擇一個對大家都好的未來,因為個人理性和集體理性經常有衝突這是事實,但是若果因為這樣就覺得人類不應該選擇的話,實在是因噎廢食。

 

 

  不要說議長的命運計劃很超現實,人類其實真的很容易就會踏上這一步。我們總是活在一些權力結構之中而不自知,像是教育,雖然可以讓大家學會不同的知識,但其實也是一個「洗腦」的過程,我們會很容易接受教科書上的文字和他們向我們提供的消息,而這些消息也就成為了我們了解世界的橋樑,但是我們很多時候都不會去懷疑這些知識的真實性,又或是要在很專門的本科訓練之中才會去質疑那些所謂「知識」或是「常識」,這其實有著危險性,若是公權力沒真的懷有私心還好,而實際就是,所有公權力都有他們的私心,會希望把社會的下一代變成他們想要的樣子,這某程度上不是跟「命運計劃」很像嗎?

 

 

  所以,我覺得如果人類不思考,不去質疑的話,就什麼都不是了。

 

  抱歉廢話說了那麼多,以下才是正文(笑)

 

 

 

----------------------

 

 

 

 

  〈在最終戰鬥以前〉

 

 

 

 

 

 

 

  從大天使號的瞭望室看出去,眼前的藍色星球美得令人不禁讚嘆,也令人想要靜下心來欣賞這份美麗。

 

 

  只是,瑪琉知道現在不是欣賞母星的時候。




  在她們一行人出發阻止杜蘭朵公佈的「命運計劃」之前,ZAFT就已經把「安魂曲」攻下來,而且也在之後利用這份不祥的力量毀滅了地球軍的月面基地。

 

 

  到了今時今日,任誰也不會認為杜蘭朵會輕易放棄這份到手的力量,只是不知道對方什麼時候會亮出底牌,甚至自己已經可以想像到那道光束瞄準地球會是怎樣的光景。




  只是,知道和能否阻止是兩件事。從「終端機」傳來的ZAFT兵力資訊令所有人,包括自己都覺得有點無能為力。

 

 

  面對對方壓倒性的優勢,這次還可以像上次大戰一樣……





  「拉美亞斯艦長。」豪爽的聲音把思緒飄了去不知什麼地方的瑪琉喚回來。

 

 

  「渥特菲德隊長?」回神過來之後,才發現身邊的男人,只是她很驚訝他會出現在大天使號之上,這個時候他不是應該在永恆號上作最後準備嗎?

 

 

  可能是察覺到瑪琉好奇的視線,安德列.渥特菲德笑著說:「跟達哥斯塔說了大天使上有溫泉之後,他一臉難以至置信的樣子,只好直接把那小子拖過來了。」

 

 

 

  聽到這個解釋,瑪琉不禁苦笑地看著眼前的男人,果然是「沙漠之虎」,到了這個時候還在做著些脫線的事。

 

 

  不過如果是這個人,不應該感到意外就是了。

 

  他本來就是這樣的一個人。

 

 

 

 

 

  「在想什麼?」渥特菲德像是察覺到瑪琉眼神中的笑意一樣。

 

 

  「沒什麼。」瑪琉搖搖頭。

 

 

  「就是因為接下來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所以才要及時行樂吧。」渥特菲德豪邁地說道。

 

 

  「也是。」瑪琉又可以想像到達哥斯塔被渥特菲德拖著跑來跑去時,那不知所措的樣子了。

 

 

 

  「那個人……」渥特菲德若有所思地看著瑪琉。

 

 

 

  不知為何,瑪琉很肯定渥特菲德想說的人,是那個本來大家都以為他已經在上一次大戰中死掉,但後來又重新在他們所有人面前出現的男人。

 

 

 

  「在柏林的時候,煌擊墜了一架讓他有奇妙感覺的『威達』,並且請我們去搜索威達上的駕駛員,我們才知道有這樣的一個人存在。在檢查中發現他的身體數據,跟大天使號的穆.拉.布拉加是一樣的,只是……他不是「他」。」瑪琉像局外人一樣平靜地解說起來,只是聲線不免帶著一點苦澀,「在奧普一戰後,他決定離開地球連合軍,所以就一直待在大天使號了。」




  「只是,他不是他……」瑪琉像是想要強調而重覆再說一次。

 

 

  「你真是個有趣的人。」看著瑪琉,渥特菲德突然這樣說出一句。

 

 

  「啊?」被渥特菲德的話弄得有點不知道怎樣回應的瑪琉只好用詢問的眼神望著對方。

 

 

  「如果是我的話,可能就會……」渥特菲德現在的眼神好像看著瑪琉,但是瑪琉知道他看到的不是自己,而是另一個人。

 

 

 

 

  剛剛失去那個人的時候,她也曾經這樣看過渥特菲德。



  「不,我只是……可能我只是懷有一種優越感。」瑪琉搖搖頭,「因為他是一個叫『尼奧.羅亞洛古』的人,如果我強行要他代入穆的身份之中,不就是跟杜蘭朵議長一樣了嗎?」

 

 

  「所以才說你是個有趣的人。」渥特菲德開懷地笑著,「那個人大概是不願意丟下像你這樣的一個人,所以才會從地獄爬回來吧。

 

 

  「怎會。」瑪琉連忙否認。

 

 

  「不過怎樣也好,他還是他吧。」渥特菲德想起沒多久之前再見到的那個男人,行為舉止都跟那個曾經跟他們並肩作戰的人一模一樣,「既然活著,那就可以攜手前進,這不是很好嗎?」

 

 

  「嗯……」點頭和應的瑪琉實在沒法向眼前的人說出任何否定的話,雖然心裡還是有著失去所有將會再次踏上戰場的大家的恐懼,但無論如何她和所有決定反抗由杜蘭朵議長提出的「命運計劃」的人都無可避免地需要戰鬥下去。



  人們可能會迷失,可能會迷茫,甚至可能會走錯路,不過人們也會在迷失之後重新找到方向,在迷茫之後重新下定決心,也可以在走錯的路上看到跟本來自己預想不一樣的景色。但是,在杜蘭朵所描寫的未來之中,這一切都變得不重要,甚至連「自由意志」都會變得不重要。



  就像大天使號,如果當年他們所有人都只會依從上級下達的命令,所有乘員一早就死在阿拉斯加基地的獨眼巨人系統之下,之後根本不會到奧普,甚至到了今天他們一行人還是跟當時一樣為守護奧普和奧普的理念而戰。




  『應該為了保護奧普而戰?還是不應該呢?我們大家不得不由自己去作出判斷了。』

 

  耳邊好像再次響起當時自己對大天使號乘員的講話。

 

 

  是的,人們只要活著,就不得不由自己去作出判斷。

 

  這種判斷是一種權利,也是義務,放棄的話,人類就什麼都不是了。

 

 

  也就是讓「命運計劃」成功實行,未來就會變成拉古絲所說的「形同死滅的未來」。

 

 

  所以多麼絕望的戰鬥,他們也一定要撐下去。



  

 

  「雖然不知道剛剛你在想什麼,但看來你也下定決心了?」渥特菲德滿意地點點頭。

 

  「您在說什麼呢?」瑪琉這次真的開心地笑起來。




  雖然不知道在接下來的戰鬥之中,會有多少人失去生命,甚至連自己也不能擔保自己能不能活下來,但是現在這樣就可以了。

 

  因為他們還有選擇的可能,所以絕對不能放棄。

 

 

 

 

  在寂靜而且美麗的母星面前,瑪琉再一次下定決心。

 

 

 

                     ~完~

創作者介紹

時之步伐

紫虛=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