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樹.庫魯卡印象中自己從當上加羅貝羅德的學園長之後,再也沒有遇到讓自己無法反應過來的事。

 

  只是來到這個世界之後,無法反應過來的事發生了好幾件,其中一件是跟她親愛的輔助官在街上閒逛的時候,遇上了「熟人」……

 

  本來以為那個當上五柱的孩子已經夠麻煩了,為什麼沒人跟自己說,這個世界的「奈緒」比那個奈緒更難纏?

 

 

  「所以呢?夏樹你跟靜留到底發展到哪個階段了?」

 

  對面傳來那把甜膩得可怕的聲音,讓夏樹.庫魯卡明白了誤入蜘蛛網的獵物的心情。

 

  「呃……」

 

  這個世界的玖我夏樹當然是跟藤乃靜留什麼關係都沒有,清清白白,因為「靜留」在大學畢業之後,在跟「自己」道別之後,就像人間蒸發一樣,再也沒有出現在「自己」的面前,若不是她們突然來到這個世界,「靜留」根本就沒有想過要讓「夏樹」找到自己……

 

  可惡的玖我夏樹,到底是為什麼要認識這樣的人?!夏樹.庫魯卡沒有發覺自己在面對算得上是來到這個世界之後最大的危機時,還有心思胡思亂想。

 

  「我們能發展什麼關係……」夏樹在腦袋急速運轉的情況下,還不忘用自己的方法保護「靜留」,畢竟自己不知道什麼時候能回到屬於自己的世界,如果眼前的「奈緒」誤會了「夏樹」和「靜留」的關係,「靜留」之後可能會很難過吧。

 

  想到這裡,夏樹不禁輕輕嘆了一口氣。

 

  以前的自己沒想過世界上會有比責任更可怕的宿命,但來到這個世界,知曉了那個祭典的事之後,夏樹.庫魯卡終於明暸命運可以有多殘酷,而自己是何其有幸。

 

  「騙誰?」奈緒一臉嗤之以鼻的樣子,「在你們察覺到我之前,那份親暱和依戀相隔兩條街還是可以看到啦,在我面前裝什麼悲情。」

 

  「不是你所想的那樣。」夏樹喝下一口紅茶,然後正色地說,「我跟『靜留』沒有開始什麼特別的關係。」

 

  雖然有點取巧,但是這個答案的確是夏樹想要給眼前的「奈緒」的。

 

  跟她有關的靜留,是那個在加爾貝羅德認識的勤務姐姐,是那個在讓家族倒台失勢後待在自己身邊的紫水晶,是那個在阿爾秦的陰謀下不忘讓自己出逃的輔助官,是那個一直都對被她利用了的孩子感到愧疚的學姐,也是那個接受了自己的心意的靜留。

 

  不是其他人,是屬於夏樹.庫魯卡的靜留.維奧娜。

 

  「所以你沒有成功追到她?」看著正色的夏樹,奈緒很自然就誤解了她的話,「不要緊啦,那傢伙這麼喜歡你,只要你多纏著她,最後一定可以把人追回來的。」

 

  聽到奈緒的話,夏樹不禁再苦笑起來,屬於玖我夏樹的記憶讓她知道,所有Hime都清楚玖我夏樹的現況,特別是她跟藤乃靜留的關係。

 

  「放心,誰都知道你在那傢伙突然消失後那個要死不活的樣子,基本上大家都怕了你,所以你就儘管去追人吧。」奈緒不懷好意的表情讓夏樹覺得有點頭痛,「如果有需要要我幫忙也是可以的。」

 

  看著結城奈緒的表情,夏樹突然「記起」眼前這個人在這個世界成為了偵探,一直認為自己技術不錯,而實際上也真的是很具手腕和技巧的她,職業生涯第一個鐵版就是藤乃靜留留給她的。在靜留決定對抗她的父親,同時想要離開「夏樹」之後,她就像是人間蒸發了一樣,連奈緒都沒法找到她,對此好像一直耿耿於懷。

 

  「那時候我沒法幫上忙找到那傢伙,所以如果之後你有需要一定要來找我幫忙。」奈緒強勢地說道。

 

  因為腦中突然浮現的記憶而恍神的夏樹回神過來後,用尋問的眼神看著奈緒。

 

  「不要想問為什麼啦,明明已經問了很多次。」奈緒沒耐性似的揮揮手,她的舉動讓夏樹的腦袋再次反應不過來,「我的答案還是那個,我也是個在祭典裡做過壞事的人,絕對明白那傢伙為什麼會在那個時候做出那些事情,那傢伙沒必要對我感到悔咎。」

 

  「其實在那之後我一直都在想……在那時候誰也不應該做壞事,但面對那情況誰都會做壞事……只要是人都會想要找藉口給自己做壞事。」

 

  「二三小姐說過,以前的祭典也是這樣的……」奈緒無力地輕輕閉上眼。

 

  「二三小姐?!」夏樹聽到奈緒的話之後激動起來,只是這讓奈緒感到很奇怪,她又不是不認識姬野二三,本來二三想借學園和一番地剩餘的勢力幫所有HIME都找到好出路,但是每一個同伴都以不同的理由拒絕了她,大概是因為曾經死過一次,所以大伙都很珍惜自己的人生,不論是什麼理由也不想被其他人介入。

 

  奈緒張開眼好奇地看著她,還禁不住開口問:「你這傢伙為什麼聽到二三小姐的名字要那麼激動?你又不是不認識她。」

 

  再次喝了一口紅茶,讓自己冷靜下來,也開始在「讀取」屬於玖我夏樹的記憶的夏樹不好意思地搖搖頭。

 

  正當奈緒用懷疑的眼神看著她的時候,她口中所說的「那傢伙」終於回到席上。

 

  「我還以為你這傢伙掉了進廁所。」奈緒看著若無其事坐在夏樹身邊的靜留打趣地笑著。

 

  「沒想過會遇到你。」坐下來的靜留苦笑起來,看著前方的視線落在奈緒的身上,又像是回憶起很久以前的過去一樣,「我需要一點時間來調整自己的心情。」

 

  「終於見到人了,有什麼感覺?」奈緒笑著問道。

 

  「沒什麼特別的感覺。」夏樹和靜留差不多是同時回答奈緒的問題。

 

  「你們兩個真的沒在交往嗎?」奈緒好笑地看著眼前的二人。

 

  看著「結城奈緒」的笑容,靜留輕輕嘆了一口氣。

 

  剛剛跟夏樹一起閒逛遇到眼前人時,是靜留.維奧娜第一次那麼清晰地感受到「藤乃靜留」存在的時候。在看到「結城奈緒」的那一刻,靜留明白了「靜留」的感受,在那之前從來沒從這副身體讀取到任何的情感,也沒有被此影響到任何舉動,但現在自己強烈地感受到她的悲傷和悔恨--就算是已經得到了對方的原諒和若無其事的對待--甚至身同感受。

 

  對於曾經被自己殺害的人,誰能心平氣和?誰能毫無悔咎?就算是自己也無法心平氣和地面對那孩子了,更何況是曾經殺過人的「靜留」?

 

  --她沒法裝也不想裝下去了。

 

  再次嘆氣,甚至讓夏樹好奇地看了自己一眼,「靜留」一開口就是讓身邊和對面的人雖然因不同的理由,但是都嗆到差點窒息的話:「我不是你認識的『藤乃靜留』。」

 

  前一刻的心情還是很沉重,不過席上兩人的反應讓靜留覺得自己下的震撼彈下得不錯,特別是很久沒見過夏樹變臉了。

 

  「你不用再試探我跟夏樹的關係,她也不是你認識的玖我夏樹。」這次夏樹真的是被靜留的話嚇到了,她這麼乾脆地向這個世界的人承認自己的來歷沒問題嗎?

 

  「你……你在說什麼?」奈緒有點反應不過來。

 

  「我說,我們不是你認識的靜留和夏樹。」靜留輕描淡寫地說道,就像是在說今天天氣很好一樣,「你在各種意義上對『夏樹』和『靜留』來說都很重要,所以我不想欺騙你。」

 

  當然,說完之後不忘好笑地牽起夏樹的手,明明當了學園長那麼久,為什麼這個人還是像一開始見面的時候一樣藏不住想法?

 

  見狀,夏樹倒是平靜下來,甚至反過來握緊靜留的手。

 

  也對,暪著可能比坦白更麻煩,反正對方看來不是壞人,就算是也不太可能真正威脅到她們,就乾脆點承認好了。

 

  「剛剛奈緒小姐提到二三小姐。」只不過只有靜留看到自己驚訝的樣子……有點不服氣的夏樹在靜留耳邊輕輕地說道,她很期待靜留像剛剛的自己一樣變臉。

 

  然後夏樹毫不驚訝靜留在聽到「二三小姐」這名詞之後的反應,雖然在其他人眼中靜留的表情大概是沒怎樣改變。

 

  驚訝之後,反應過來的靜留有點好笑地看著夏樹,這個人是玩上癮了吧?居然連她們可能回到自己世界的線索也拿來玩?

 

  「夏樹……」靜留那甜膩的聲音跟剛剛奈緒迫問時很像,讓夏樹有點頭皮發麻,幸好的是看靜留清澈的眼神就可以知道她沒有想要打什麼壞主意。

 

  「不要再跟奈緒小姐遊花園了,直接跟她解釋吧。」看到夏樹那僵硬了的笑容,靜留好笑地說道。

 

  「好。」夏樹乖乖地點點頭,老實說她也覺得自己太鬆懈了,居然會拿可能的線索來開靜留的玩笑,大概因為這個世界實在太善良,善良得讓她都快要忘記自己應有的樣子了。



  在夏樹說好之後,靜留馬上開口說--

 

  「我是靜留.維奧娜,她是夏樹.庫魯卡……我們不是這個世界的存在。」

 

創作者介紹

時之步伐

紫虛=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路人一枚
  • 期待下次更新!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