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力:教師不該說六四屠城 促政府定調 司徒華狠批無恥 (明報) 05月 16日 星期三 05:05AM


【明報專訊】近年鮮有就「六四」議題表態的民建聯    ,該黨主席馬力    突然在「六四事件」快將18周年之際,直言不滿有教師在授課時,將「六四事件」形容為「北京    屠城」、「血流成河」,他質疑當年指
解放軍坦克車把學生「輾成肉餅」的傳言是否屬實。馬力要求特區政府    為六四「定調」,以免教師各自表述時,向學生傳遞錯誤信息。支聯會    主席司徒華    聞言後,狠批馬力的言論「可恥」。

 

教局:歷史最重探究空間

教統局    發言人回應說,學習歷史最重要是給予學生充裕空間探究,並訓練批判思考,當局深信教師有足夠專業能力引導學生。

馬力昨日與傳媒茶敘時,談到香港在回歸後,國民教育迄今辦得不成功,並主動以六四事件為例子。

他說:「不應該說共產黨屠殺、屠城,當年大家都矇查查。但如果是屠城,柴玲(六四學運領袖)怎能在六四凌晨平安離開?她是有心挑起暴動的,(如果屠城)呢條友第一個便被殺了!侯德健、封從德等人怎能慢慢離開?如果是屠城,4000名學生全都死光了!」

 

指「屠城」與事實不符

馬力強調,他並非要說六四事件中沒有死過人,但說成是「屠城」則與事實不符。他質疑當日,天安門    曾否發生燒屍、坦克車輾過學生的事件「要燒一條屍至少要1000℃(熱力),如果可以就咁在天安門燒,那焚化爐便不用排長龍了……在地上有灘東西就說是(學生)被坦克車輾過,那不如找一隻豬,用坦克車輾過,看看是否會變成肉餅?」

馬力批評,現時不少教師把六四形容為「屠城」、血流成河,是不負責任的說話,擔心對學生造成影響。他建議特區政府應就六四事件「定調」,並把當年和現今的評論、官方說法都列舉出來,以免教師各自表述。「有些事情就應該由政府去決定,不是給老師自己講!(那不是干預言論自由嗎?)言論自由也要基於事實,不能『亂咁講』!」

支聯會主席司徒華聽聞馬力「六四沒有屠城」的言論後,感到十分憤怒,狠批馬力無恥。「他是否嫌死得人少?是否要到南京大屠殺    般,才算是屠城?」他引述天安門母親丁子霖編製的六四死難者名單,「有名有姓」的死者已達100多人。

 

 


這幾天都在想要不要發篇文出來...
不過我已經受不了。


馬生所說的話真的令我感到很憤怒啊=皿=


什麼是「不如找一隻豬,用坦克車輾過,看看是否會變成肉餅?」?
什麼是「如果是屠城,4000名學生全都死光了!」?

人的生命就是你口中的那麼不寶貴嗎???

人命跟豬無別?還是你也只是豬?


如果我是那些死去的學生的親人,早已經悲傷得快要死了,現在馬先生你的言論無疑是在那些人的傷口上撤鹽!

因為每個人的生命對與他有所關係的人而言,都是無可被替代的。

無論是23個,230個,還是2300個人的生命都是無可被替代的。

我寧可不要15年的經濟繁榮,也不要那些人失去生命,同時,亦不需要那些劊子手來領導一個國家。(雖然我沒什麼資格說這些話)

 

不過說回來用那些要求改革的學生們的生命換回來的經濟繁榮是什麼?


是愈來愈急劇的貧富懸殊嗎?是那些貪污能貪1億,甚至10億的官員嗎?是那些對人命漠不關心的官員嗎?還是那些人性完全被扭曲的商人、官員和人民?


我倒是想問這些就是真正的經濟繁榮,國家富強了嗎??

 

還有那些不斷在說沒有屠殺(對不起,用屠城的我們錯了對不對?)的人不要再說沒有證據不要再說有屠殺,有屠城了,在你們說沒有證據的時候,中央有種發放有關六四的資料嗎?

如然不敢,這不就是「此地無銀三百兩」了嗎?

同時若然你以沒證據來駁斥那些說有屠城,有屠殺的人,
我們同樣能以沒有證據來駁斥你們,



一天沒有證據,一天也不能說共產黨沒有在六四事情中屠殺學生!

這樣簡單的邏輯思維也沒有嗎??

啊呀,那些跟豬沒有分別的人理所當然會沒有什麼邏輯思維才對的,對不起我罵錯人(豬?)了。

再者矢口否認有六四屠殺的你們,有什麼資格說日本的不是?
你們不也是同樣不敢面對錯誤,面對歷史嗎?



如果沒有六四屠殺,同樣亦沒有南京大屠殺,我是這樣想的。


你們敢真正面對共產黨執政後血淋淋的歷史的時候,批評日本的時候才會理據十足,才能無愧於天。






還有今年的六四晚會我去定的了,有興趣的可以約定一同前去=w=


以上。

創作者介紹

時之步伐

紫虛=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