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理想




  罕有地有兩名珍珠生在同一珍珠生的房間出現。


  而且她們是眾人眼中最沒可能平心靜氣地相處的二人--珍珠生第一名的靜留.維奧娜和第二名的遙.阿蒂米奇。


  雖然兩人通常見面不夠三分鐘便會吵起來,不過只有少數人知道她們其實是要好得很的朋友和競爭對手。

 
 

  「我決定要當五柱。」赤紅的眼瞳閃過一刻即逝的決斷的光芒,不過嘴上懶懶的語氣依然無別,「為了……」



  聽出自己友人話中的決心,一早已經決定要當上某人的otome的遙.阿蒂米奇突然覺得鬆一口氣,自己果然是沒看錯,靜留.維奧娜的確是那種喜歡上便不會放手的人呢。



  而且終於找到自己真正想要之物,終於都變得較像一個「人」了。


  不過雖然感到欣慰,但是說話卻毫不留情。



  「為什麼要跟我說?」遙一臉不滿地打斷靜留的說話,「想我罵你笨蛋嗎?」


  「啊啦,我是特意告訴你的,為什麼要這樣說?」雖被打斷說話,但靜留臉上的笑意不減。


  「當五柱可是比當什麼都要辛苦,笨!而且到現在快畢業才決定理想會不會太遲了?萬一遲點後悔怎麼辦?」遙仍然一臉不滿,不過她知道自己的友人早已看穿自己的假裝。


  「謝謝你的提醒。」靜留.維奧娜以最凝重的表情向遙.阿蒂米奇說道,「不過當上五柱突然成為我現在的理想,會否在及後後悔呢?我也不知道。」


  「真是笨啊。」遙潑著靜留冷水,「既然是決定了便去做,還有不要閃閃縮縮的!otome要的就是毅力和決心!」


  「啊啦。」雖然靜留聽到這裡又變回平時一副吊兒郎當的樣子,但是遙知道自己說的話她已經聽進去了。


  「反正現在學園人手嚴重不足,成績優異的你要當五柱簡直易如反掌?」遙繼續說道,「我已經開始期待會見到一個怎樣的你了。」



  「期待?」靜留微微驚訝地反問,這個字眼甚少有人真心對自己說,「有什麼好期待的?」


  「就是因為你是靜留.維奧娜。」遙很自然地回答,「艾恩姊曾經說過:『一直都冷眼在人群之外觀察世界的靜留.維奧娜,會因另一個人而甘心走進人群之中,甚至犧牲什麼亦在所不惜,真的想看看那時候,靜留的樣子會是怎樣的。』其實不只艾恩姊,甚至連我和Miss瑪利亞亦很想看到這天的來臨。」



  這次連靜留也說不出什麼,看來遙已知道自己要當五柱的原因。



  「我一直都相信人與人之間需要聯繫,只有一個人根本沒法在世上生存,唯獨是你習慣怎樣與人的距離拉遠,忘記了這最根本的事。」遙看著靜留的紅瞳認真地說,「雖然不知道你為什麼要將自己孤立在人群之外,但請不要忘記,人類無法獨自生存於世。」


  「我明白。」靜留的表情再次變得認真起來。


  「那就可以了。」遙滿意地說道,然後微微低頭思索,「今年有可能會退任的是一之柱「深邃的紅碧璽」,是學園長嗎?」


  「嗯,因為她已經在任很久,有接近十二年了吧?各國都不希望見到一個任期極長的學園長。」靜留正色地說道,「而且她跟艾亞尼斯走得太近了。」


  「……!?」聽到跟自己母國有關的事的遙驚訝地看著靜留。

  「因為現任艾亞尼斯總統的otome『眩幻之月亮石』的關係。」靜留的臉上並沒有流露任何情感,只是在敘述事實,「在當上學園長和一國的otome以前,她們兩人已經是彼此最重要的人,所以潛意識會有親近的意圖吧。」


  「如果是真的,為什麼國際上會沒出現什麼醜聞?甚至連我也不知道?」遙像是在否認些什麼。


  「可能她們掩飾得很好吧。」靜留自顧地說道,「不過我父親與阿爾泰的首相瓦爾哈拿.嘉利,還有那些國王們已經將槍口對準她們了。年度的國際會議會提出議案要求學園長退職,若然不從,便會放出他們手上的資料和提出指控。」


  「?!」遙驚訝地看著靜留,「你連這些都知道?」

  
  「當然,不要小看靜留.維奧娜的情報網。」靜留像是惡作劇成功的孩子一樣笑著。



  「那你當上學園長的機會不是很大?」遙理所當然地說,不過其後便發現問題,「但二之柱「流光的董青石」不也是失蹤半年嗎?聽聞最後傳回來的訊息是阿爾泰那邊有問題。」


  「沒錯,還有,三之柱的位置都懸空多年。」靜留補充說道,「「暉華之石榴石」已經退任六年了。」


  「所以說你前途仍然不明?」遙作出結論。


 「當然不是。」靜留臉上重現笑意,不過卻斬釘截鐵地說道,「難道你忘了接下來誰會當艾亞尼斯的otome嗎?」


  「?!」遙好像一時不能會意。


  「舊世界的人就只有舊世界的觀念。」靜留一臉嘲笑地說,「他們全都以為那個總統會繼續當下去,還有退任的otome會如祭品般被獻祭給艾亞尼斯國內又或是他國貴族,大前提是艾亞尼斯有貴族存在的話。」



  正在努力理解靜留的說話的遙開始漸漸明白靜留的意思。



  「他們沒有發現對世界經已有所改變,並且再也無法返回以前的狀態。」靜留繼續自顧地說道,「艾亞尼斯總統任期已滿,接下來由誰來擔任仍是未知之數,『眩幻之月亮石』亦會在大選結果公佈後一同退任和退出政壇,這一點我已經向其本人求証過。」


  「所以?」遙好奇地追問。


  「因為大選的結果是跟會議同日公佈,所以他們在會議上提出的主要針對『眩幻的月亮石』和學園的指控會不成立啊。」靜留的笑容猶如狐狸的笑容,「這次我父親徹底計算錯誤了,不過那個老謀深算的瓦爾哈拿.嘉利是在計算些什麼吧?」




  阿爾泰的徹底統一……


  當希里歐斯公國倒下的時候,便是阿爾泰的完全統一的時候。

  不過這一點靜留並沒有點明。




  「果然,要認清事實便要相信新制度,新的遊戲規則嗎?」遙靜靜地問。


  「當然,你對艾亞尼斯制度應該是最有信心的,不是嗎?」靜留掩嘴輕笑。


  「嗯,這是建基於艾亞尼斯的第一任總統留下來的傳統。」遙既驕傲又理所當然地說,「每屆總統均要經由選舉選出,每五年大選,每任總統最多連任三屆。這是世界首創的政體,亦是我們艾亞尼斯國民最引以為傲的政體。所以今年第三任的總統也會同樣和必須要遵守約定俗成的規則。」


  「這是我父親無法想像的,亦是眾國君無法想像的。」靜留補充說道,「世界已經漸漸變得無法控制了。」


  「你--」遙欲言又止,總覺得靜留的計劃差了些什麼。


  「我怎樣了?」靜留反問,不過看了房間牆上的掛鐘後,便從書桌椅子站起來,「對不起,學園長約見我的時間到了,有些什麼事便等我回來再說吧。」


  「嗯。」在靜留的睡床上的遙一同站起來,看來她不好意思獨自一個留在靜留的房間。


  「啊啦,遙你的意向沒向任何人說過呢?」靜留那猶像狐狸的微笑再次浮現,不知為何遙有種她是在陳述事實而不是詢問的感覺。


  「嗯?」遙奇怪地看著靜留,那傢伙不是知道自己要當雪之的otome嗎?


  「這便是情報操控呢。」靜留留下一句便急步離開遙的視線範圍。


  聽到這裡,遙終於知道這一兩年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國家代表來煩著自己要當他們國家的otome了,原本以為是他們不識好歹,所以被她全部趕回去,但原來原因又是自己這個損友!



  「你!靜留.維奧娜!」不過可惜的是靜留已經離開了,無法對她興師問罪。


-----------------


  「學園長,午安。」不知為何,最簡單的問候語在靜留.維奧娜的口中說出來便會變成最得體的話語。


  「已經來到了,請坐。」靜留口中的學園長,現任一之柱「深邃的紅碧璽」霜.阿爾海姆正獨自坐在辦公桌前背對著來人,居高臨下看著整個學園。


  「讓我先泡茶?」靜留自顧地說道。


  「隨你喜歡,靜留.維奧娜。」霜.阿爾海姆那對深遽得像最名貴的藍寶石一樣的雙眼瞇成危險的曲線。


  正在泡茶的靜留察覺到她的視線後,動作仍舊優雅,毫無破綻。


  「學園長是在擔心學園,是在擔心我的目的,還是在擔心希若.華拿爾--『眩目之月亮石』?」靜留輕輕地笑道。


  「也許全部也有吧。」話中透露出「深邃的紅碧璽」對靜留.維奧娜仍然敵意不減。


  「那麼就請容許靜留.維奧娜為學園長你分憂。」靜留笑意不減地說。


  「你可以嗎?」將靜留的一舉一動全都看在眼裡的女人突然饒有趣味地問道。


  「當然可以。」靜留理所當然地回答道,「因為我的目標根本不是學園長之位,而且我根本不適合,不論身份還是性格。」


  「哦?」顯然易見,靜留的回答讓女人感到很有趣。


  「不過請放心,我已經決定要與過去和舊世界的人脫離關係了。」靜留靜靜地將泡好的紅茶倒進白瓷造的杯子裡,「已經再無關係,所謂的貴族,所謂的特權,所謂的家族都與我再無關係。」






  第一次從少女身上感到堅定的存在。

 

  『找到最重要之物,並想親手抓緊的話,人可是會變得堅強無比呢,就像霜你一樣。』


 


  「果然跟希若所說的一樣。」到了這個時候,話中的敵意才開始減退,一向不苟言笑的學園長突然微笑起來。


  「果然是測試嗎?」這次到靜留輕笑起來。


  「一半一半。」霜同樣輕笑著,「你合格了,靜留.維奧娜。」


  「能讓我當五柱嗎?」靜留回問著。


  「剛剛還是不太肯定,不過現在沒有問題了。」成熟堅毅的臉龐透露出一不會輸給任何人的強捍,一時與靜留腦海中某個人的樣子重疊起來。


  「想要退任嗎?學園長?」突然沒頭沒腦地問道。


  「是有一點的……」霜隨意地回答道,「不過你為什麼要問這個?現在連五柱的人也不夠,退任可是空話呢。」


  「如果我說有人能當你的位置呢?」少女的臉上同樣帶著堅毅,不過表現的方式略有不同,是一個讓人能到安心的笑容。


  「喔……是那個庫魯卡嗎?」學園長一語道破靜留的話,「不行呢,她還是太嫩和天真,沒可能夠那些吃人的傢伙來的,如果是你還有可能。」


  「不要少看夏樹!」靜留.維奧娜少有的失態起來。


  「喔喔,是我說錯嗎?」悠閒喝了一口紅茶。


  「夏樹她可是一直都在努力呢。」靜留像是在否認些什麼似的。


  「在這個世界不是努力便可以解決問題的。」女人的聲音突然變得剛毅起來,「你不是最清楚嗎?」


  「我--我曾經也是這樣想的。」能直直地看著認真起來的「深邃的紅碧璽」的人,已經很久都沒見過了。


  「但是與那人相遇以後,我想學會相信人的力量。」靜留恬靜地笑著說,「如果她一個不行的話,再加上我就可以了吧?」



  「真胡來啊,靜留.維奧娜。」霜.阿爾海姆輕笑著,「不過你的眼神真棒。」



  「我就嘗試相信吧。」



  「就給她四年時間吧,這四年學園繼續由我看著。」霜帶著一副不情願的樣子,「不過如果不及格的話,我可是不會留情的。」

  「謝謝你,學園長。」靜留.維奧娜少有地向別人低頭,「那麼,我也要成為她的盾和劍才行呢……在夏樹能夠獨當一面之前。」


  「哪裡會有公主成為王子的盾的?」霜奇怪地問道,「你都是讓她快快的成長到能保護,能完成她自己的夢想吧!」


  「不要太寵她對你會比較好呢。」




  「但是……」靜留一副欲言又止的樣樣,「那只是我……」


  「果然跟希若和Miss瑪利亞所說的完全一樣。」霜微微的歎息著,「你真是個奇怪的孩子啊,不過,只要你覺得沒問題就可以了。」


  「那麼,你應該會是二之柱,又或是三之柱。」繼續自顧地說,「而夏樹.庫魯卡則打破了歷年的慣例……成為不是一之柱的學園長呢。」


  「嗯。」靜留微微地點頭,「沒問題的,她一定會繼續守護你一直都在守護的學園和世界的。」


  「先聽著。」霜擺出一臉不耐煩的樣子,「如果那時候做不到的話,我要你們好看!」


  「這個當然。」靜留向其鄭重地行禮,「那我先退下。」


  「嗯,我會期待你當上五柱的那一天來臨。」霜開懷地笑著,「不過現在你先安慰你那個易怒的朋友好了。」


  「為了我和希若而做的事還滿真多的。你說是不是呢?靜留.維奧娜。」說完放下盛著由少女親手泡的紅茶的杯子。


  「靜留.維奧娜的小動作被學園長你發現了。」靜留苦笑著。


  「因為靜留你還是太嫩了,不過從這一刻開始,要令自己足以與那個阿爾泰的首相抗衡才可以留在最重要的人的身邊呢。」雖然「深邃的紅碧璽」口裡說著些難度超高的事,但臉上卻帶著滿滿的笑意。


  「我明白,謝謝你的指導。」屬於少女的純白色身影微微欠身,然後轉身離開。


  「我會期待著你們眼中的未來的。」靜留離開前聽到最後的便是霜.阿爾海姆那像祝福的聲音。



  


                            ~完~


後記:啊呀呀呀....我竟然開始填坑了,不過看來很像自創吧??????連某二人都走過來客串了=w=||||
         已經不知寫到像什麼了Orz

         細心的人可能會發現.....15題的題目又被我偷偷地改了啊XDDDDD

 

創作者介紹

時之步伐

紫虛=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留言列表 (7)

發表留言
  • hoho
  • 踩~~~
    反正你也沒在回留言
    我也不打感想了(巴)
  • melodark
  • 什麼不回留言啊=皿=

    給我感想=皿=(敲碗
  • 卡洛趴趴
  • hoho 你留網址做什麼阿=口=|||
    感想...給我看完再說(茶)
  • hoho
  • >hoho 你留網址做什麼阿=口=|||

    回稟趴王那是紫虛要的東西阿
  • melodark
  • 你們在這邊哈拉起來了嗎?=皿=

    給我回文(繼續敲碗
  • 歛燁
  • 恩...怎麼說呢...

    靜留本身...就是為了彌補夏樹的缺點而存在...

    她是個很會掩飾自己同時無法看穿心思的優秀人才,這點我想現任學園長應該很清楚

    就算由靜留擔任學園長,也不會真將全部心思放在學園上

    但是夏樹和她卻是個性格完全相反的人

    除了欠缺身為一個政治領袖該有的柔軟身段之外,她幾乎是個無可挑剔的天生領導者

    靜留可和夏樹產生完美的互補作用,一起將加爾德羅貝帶向一個嶄新的方向,同時兩人攜手並進

    也許這是現任學園長所沒有預料到的未來...

    不是嗎?
  • 歡迎光臨=W=

    現任學園長是知道所有的XD|||
    只不過想靜留自己親口說出要留在學園...
    不然連她亦沒把握靜留真的會留下來=W=||

    接下來應該會寫現任學園長的故事...還有紫水晶的身世....啊呀,我還要繼續挖坑嗎...囧囧囧

    紫虛=恆 於 2007/06/21 14:51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