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九、逝




  在空中飛舞著的紅蓮,就像腦海中某個記憶片段中的花圃中隨風飛揚的粉紅色花瓣一樣。





  記不起和能記起的都是想要告訴自己那個叫藤乃靜留的人是自己重要的存在。

  因為夢中的碎片,記憶中的片段都滿載著那人的身影。


  不論是令人感到溫暖的回憶,令人感到悲傷的回憶,還是令人感到憤怒的回憶,全都刻印著與眼前這道無別的亞麻色身影。





  「靜留?」打破沉默的是磁性,而且帶著莫名的穩重的少女聲線。

  輕喚應該是第一次見面,但又不是第一次見面的少女的名字時,莫名地順口和容易。




  「你是藤乃靜留嗎?」不理會自己那頭在空中莫名地飛舞的藍髮,夏樹以幾乎是肯定的語氣詢問著眼前的少女。



  「……」由於這次命令沒包括問題的回答,所以少女只用空洞的眼瞳看著眼前人--

  接著,提刀向前揮動。




  「!?」看著正向自己撲來的薙刀刀鋒,玖我夏樹不加思索的高舉雙手。

  沒有猶疑,彷彿是身體的本能。



  然後,一聲清脆的金屬碰撞聲詭異地響起。






  在兩人回神過來時,對峙的姿勢已經改變,提刀的少女已經重新回到原本的位置。


  「!?」奇怪地看著自己手上兩把造形奇特的手槍,然後再看看那個想攻擊自己的少女。

  與夢境非常相似的情景讓人想起了些什麼。





  然後腦海浮現出更多既熟識又陌生的記憶,還有能握著手上的雙槍所帶來的安全感。

  最後的是從來沒有過的敵意,還有漸漸形成的悲痛。




  隨意地將手中的槍放入口袋裡,慢慢地步向做出防禦姿勢的少女,然後以比她舉刀更快的速度打落她手上的薙刀,最後卻給了她一個沒法想像的擁抱。



  深切的擁抱。





  「雖然,不知道你到底是誰,亦不知道你為什麼要以這樣子出現,但是……也要對你說謝謝。」沒看到說話的人的樣子,但是想必也帶著個溫柔至極的笑容。



  「謝謝你,讓我想起最重要的人的樣子……」到現在,夏樹甚至隱約覺得自己的內心其實是喜歡那些記憶中的生活的--因為那裡有著這動人的身影。




 「為什麼會心痛,為什麼會感到悲傷,我終於都明白了。」說著的時候,沒發現被自己抱著的人,正散出一點點綠色的光芒。



  「你為什麼能分辦出的?我明明已經百分百模彷那位公主的了……」在說話中承認了自己是虛假的存在,不過仍要確認原因,因為這亦是自己被賦予的任務,最後的任務。



  「是因為眼神不同。」夏樹平靜地回答道,「在剛剛你攻擊我的一瞬間,你的身影與我腦海中的身影重疊,但卻又在我們兩眼對上的時候分開。」



  「在我腦海中的藤乃靜留,靜留她的眼神應該是更深沉,是藏著更多不同的情感,既深遽又漂亮的紅色。」




  「而我的眼神卻空洞無神,既沒情感,亦沒生氣吧?」聽到答案只能無奈地苦笑,因為那是無論自己裝得怎樣相似亦無法模仿的地方。


  「不,不是那樣的。」緊張地讓假的靜留看著自己,「雖然你的眼眼沒我腦裡的那對眼睛好看,但卻有種隱藏得很好的悲傷。」


  「雖然不知道你在悲傷什麼,不過請你也用靜留的臉孔笑一次吧,笑容才是最適合她的。」說完,才開始發現問題--「靜留」身上飄散出更多綠色的光點--是在祭典中失去生命的人的象徵。





  「?!」手足無措地看著正在消散的麗人,無法想像人是能夠這樣容易便逝去的,「發生了什麼事?為什麼?」



  「因為,我的心願已經完成了。」『靜留』一副釋然的樣子地說道,漠視從自己身上飄出的更多綠色光點,「終於有人真誠地待我……還說了聲謝謝呢。」





  「?!」


  「所謂的『歐方』,其實只是些因不同的理由,希望再次生於現世的可憐靈魂罷了。」閉上眼睛,然後向夏樹展露出一個燦爛的笑容,「這次,我的夙願完成了。」





  「希望你,也能完成你的心願吧,不要再錯過些什麼了……夏樹公主。」在最後一點綠光也消失後,眼前的少女身影便完全消失。





  只能反射性地伸手希望留著一點光點的夏樹,沒發現自己臉上已經掛著兩行淚水,喃喃地說道,「一定不會再錯過的,一定。」





  仰頭直至最後的綠光在自己的眼前消失殆盡。





  「凪你一定在的吧?」雖然消失的不是那人,但那份心痛的感覺已經令人感到可怕,為了發洩那種快要衝出胸口的失落感,夏樹以快要失控的聲音向著眼前空無一人,正在燃燒的地庫破聲吶喊,「給我出來!」



  「啊啊,夏樹公主你在找我嗎?」本無一人的地方,詭異地傳出人聲。



  「凪!你這傢伙!」夏樹好像是頭想要將敵人撕裂一樣的猛獸,彷彿無盡的敵意從她身上湧出。


  「怎樣了,不喜歡這個盛大的舞會嗎?」從陰影中走出來的身影不懷好意地說道。


 「你!」夏樹咬牙切齒地看著這個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已是這埸荒謬的祭典負責人的凪,「這些都是你做的吧?」



  「不是我,而是那個『藤乃靜留』做的,所有的罪都是那人所種下的。」凪一副事不關己的樣子,不在意地擺擺手,「說回來,你要找『藤乃靜留』嗎?」



  「到現在還要擺出這樣的樣子?雖然不知道到底發生了甚麼事,但現在最希望我想起靜留的人不是你嗎?」隱約猜到些什麼的夏樹突然靜靜地道,「我現在想起了,那下一步你要幹什麼?」





  「有時候跟聰明人說話便有這樣的好處呢,不用我說些什麼,夏樹公主你便代我說了這麼多了呢。」凪笑著說,「不過──接下來的遊戲,決定人不是我而是你呢。」



  「?!」





  「勇者大人你可以選擇公主和魔王同歸於盡的局面,亦可以選擇喚醒公主及魔王──不過我不保證你眼中的公主到底是公主還是魔王呢。」凪靜靜地說,「一個正常人都會知道應該如何選擇吧?」





  被問到的夏樹沒有即時答話,只是靜靜地站在凪的面前。







                ~未完~

創作者介紹

時之步伐

紫虛=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