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色之夜》章三
第Ⅲ夜









命運?緣份?
從沒相信,
只知道這些字眼是人類用來形容未知的可能性。
 







  「這男孩突然在街上暈倒,可以先看看他嗎?」夏樹一付錢下車後便將少年抱進醫院的急症室。

  「!?」急症室的護士們好像認識那少年似的,其中一名護士熟練地接過還是昏迷不醒的他,另一名就像是去找醫生,看得夏樹有點疑惑。眼前的急症室不是有很多醫生嗎?

  正想開口詢問時,第三名護士走近,並問:「請問一下,是小姐你送巧海來的嗎?」

  夏樹聽到既陌生又熟悉的名詞,挑挑眉,怎麼也沒有說。



  是巧合的名字……還是……?



  「對不起。」那護士看到夏樹的反應,以為夏樹想問誰是巧海,立即親切地解釋道,「是不是小姐你送剛剛那個棕髮的少年來醫院的?」

  「嗯,沒錯。」夏樹點點頭。

  「真的太好了。」那護士一副安心的樣子,「今天早上他突然自己跑了出去,真擔心他呢!幸好有你把他送回來。」

  那護士接著說:「巧海的身體不好,經常進出醫院。」


  「嗯……」但是這個巧海,分明是人類沒錯……若果在這麼接近,而且還要是在對方陷入昏迷狀況的程況下也無法感知他到底是什麼的存在,她這個「帝」是當假的嗎?



  看來這次又只是巧合罷了。
  但這時的夏樹卻不知道,世界上有能將常理打破的存在,更不知道這存在會影響自己以後的生命。




  突然,夏樹好像感覺到些什麼一樣,猛然別過頭,死命地盯著指示燈顯示燈為一樓的電梯。

  有些什麼在嗎……?



  「發生了什麼事?」看見夏樹奇怪的反應後,那護士問道。

  發現自己的失態,夏樹調整一下心情,像是帶上面具一樣,臉上掛著一個微笑,「沒事,你們為什麼要找醫生呢?急症室不是有很多醫生的嗎?」

  「巧海是個特殊的病例,一般的急症室醫生沒法診斷的,所以要請內科的醫生下來。」護士如實回答著。

  「是個紅眼和擁有亞麻色頭髮的女人嗎?」夏樹不確定地問,反正問問看又不會死的。


  有種很奇怪的感覺,但自己對其他非人生物的感覺,實際上真的如舞衣所說一樣,差勁得很的。



  為什麼會有這樣大的反應?
  是那種雀躍的心情,跟昨晚與那女人擦身而過時的心情相似。



  「嗯?你認識我們這裡的醫生的嗎?」那護士一臉驚奇,「但是我才第一次見到你的?」


  夏樹得到護士的證實以後,再次轉身面向正在緩緩開啟的電梯門,想確認自己的感覺,碧綠變得深遂起來,這正是運用眼睛力量的象徵。


  出現在夏樹面前的是一個跟她差不多高的女人,可能比她高一兩厘米,左手插入醫生袍,右手則拿著一個檔案細閱著,那檔案則正好擋著夏樹的視線,令她看不到來人的臉,但是透過『真實之眼』,夏樹可是清楚地看見來人背上隱現的雙翼--是吸血鬼。

  「巧海被送回來了?」聲音聽起來柔柔的,但是帶著奇特的口音,走近巧海所在的地方在急症室的病床時,突然從檔案中抬頭,接著,一對漂亮的緋紅眼睛便與夏樹的碧綠眼瞳遇上。



  然後,兩人便旁若無人地你眼看我眼的互相打量起來。



  夏樹.庫魯卡透過真實之眼看到的是一個非常美麗的女性,亞麻色的長髮配上緋紅而深遂的眼睛,誘人的身體曲線,精緻的臉龐和五官,再加上不自覺地散發出來的貴族氣質,在同一個人身上展現出來,絕對是會令人瘋狂的存在!


  吸血鬼?竟然要在這樣近接的距離才發現到,看來是個厲害角色吧?銀藍色的長髮,高佻的身材,連模特兒也會感到失色的樣貌,一雙彷彿會令人陷入其中的碧綠眼睛,隱藏不來的疏離感,還有自信的霸氣,不知道捉弄起來的時候會是怎樣的?緋紅的眼瞳閃爍著奇異的光芒,使女人看起來更有吸引力。

  --看來今後會很有趣呢,這是兩人共同的心聲。



  雖然在對視的兩「人」心裡有許多的想法,但在旁人看起來,只是一個帥氣的女人跟一個樣貌平平的女醫生互相對望發呆,並沒有可看之處,反而有種莫名奇妙的感覺。

  這是特殊能力--虛幻之瞳,利用幻瞳來催眠身邊的人,使他們看不到幻瞳擁有者不想他們看到的畫面。




  是碰巧,還是命運的安排?

  出現在虛幻之瞳面前的是能看穿一切幻術的真實之眼。




  「靜留.維奧娜醫生?」那個年輕的護士疑惑地詢問道,「巧海他--」

  而被稱為維奧娜的女醫生則是將投放在夏樹的眼光收回。

  「對不起,一時發呆起來。」名叫靜留.維奧娜的女醫生微笑地說,然後跟那護士一起越過夏樹,走進了巧海所在的診症室內。



  在靜留.維奧娜的身影消失在病房的門口時,夏樹才把真實之眼解除。

  「真是個美麗的人。」夏樹撫著自己因使用力量而微皺的眼眉喃喃地說,說真的,記憶裡沒有一個人比剛剛見到的女人來得美麗,不過現在首先要努力地調整心情和表情,不能讓人看見自己一副奇怪怪叔叔的樣子。


  心跳不止,從第一眼看到這女人之後己經雀躍不已,已經不知有多久沒有這樣的感覺了。

  不過活了這麼久,一點點自制力還是有的。


  但是這很有趣,不是嗎?


  夏樹.庫魯卡暗自下了定論,看來自己不會這麼快離開吧?給舞衣電話跟她說好了。




  還要讓她知道這裡有一個叫巧海的存在吧。
  即使有可能會讓她再次失望,不過這並不是自己可以顧慮的範圍。


  很快叫巧海的少年就被幾名護士送到電梯前,準備將他送回病房去。而叫靜留.維奧娜的女人則是施施然從診症的地方步行出來,在看見那靛藍色的身影仍留在醫院後,緋紅變得更為暗紅,令人摸不清其用意。


  「還沒離開嗎?小姐。」靜留.維奧娜的那軟儂的聲音在夏樹的耳邊響起,「還是想找些什麼來吃?」

  知道女人話裡的暗示,為表明自己並沒有特別的企圖,夏樹乖乖地報上自己的姓名,以示自己的善意:「放心,我吃得飽飽的才來這裡,還有,我是夏樹.庫魯卡。」

  「夏樹.庫魯卡?」靜留.維奧娜慢慢地重覆了夏樹的名字一次。


  不知為何夏樹聽靜留叫自己的名字時感覺很舒服。

  沒透過真實之眼看到的靜留.維奧娜只是個外表平凡的女人,但用左手托著右手,然後右手則托著腮的動作卻散發著一種天生的貴族氣息,無法遮蓋。

  她思考了一會後才開口說:「啊啦,原來是黑夜中的『帝』,失禮了。」

  「你是?」夏樹有禮地問道。

  「剛剛不是從護士那裡聽到我的名字了嗎?」靜留笑著說,「靜留,靜留.維奧娜。」



  她們算是正式相識了。

  夏樹.庫魯卡和靜留.維奧娜。



  「靜留.維奧娜小姐,我可以問你一個問題嗎?」夏樹有禮地開口問。

  「沒問題,我又不會收你錢的。」靜留嘴角帶笑地說,「對了,我可以稱你為夏樹嗎?連名帶姓的叫好像有點奇怪。」

  「可以。」夏樹有點結巴起來,奇怪的是靜留什麼也沒有做過,「那,我也可以叫你靜留嗎?」

  「嗯。」靜留微微點頭,亞麻色的頭髮在空中輕巧地飄動著。

  「好了,夏樹有什麼問題想問我呢?」靜留把雙手插進醫生袍兩邊的口袋裡,並示意夏樹跟她一起離開急症室,步向醫院對中的草地上。

  「你不害怕陽光?」看到陽光傾瀉在一片青綠的草地上,夏樹小心翼翼地問道,儘管連她自己都覺得這問題很蠢。


  會害怕陽光的便不會在白天上班了,不是嗎?


  雖然知道夏樹的問題近乎是沒有思考過,只是衝口而出的問題,但是靜留還是禮貌地回答說:「放心,陽光殺不死我,就如殺不到你一樣。」

  說到這裡,寂寞和無奈填滿了緋紅的眼瞳。




  連陽光也不害怕的時候,吸血鬼還會害怕什麼?

  答案是可笑的,那時候的吸血鬼會害怕活著。




  「你問了我的名字和害不害怕陽光還有沒有什麼要問?」靜留抱膝坐在草地上,微風拂過臉頰,又吹起她的髮絲,令她舒服地眯起緋紅的雙眼。

  「還有……」夏樹悄悄地打量眼前的女人,「你生存了多久了?」

  「啊啦,夏樹怎可以問淑女多少歲的呢?」緋紅閃過惡作劇的神色,臉上的笑意是怎樣也沒法掩蓋的。

  「啊……?」夏樹被突如其來的搶白搶得說不出話,臉染上了點點的緋紅,「是嗎?對、不起。」

  「這是說笑的,『帝』原來是個這樣容易臉紅變臉的人?」靜留格格地笑著。

  「靜留!」不知為何不習慣跟人交往的夏樹.庫魯卡很容易就跟靜留.維奧娜混熟起來。

  「不跟你玩了,我活了多久嗎?」靜留側著頭,苦惱地想著,「應該有六百五十年左右吧?由中世紀開始,太久了,出生的日子也快記不起來。」

  「夏樹你也是中世紀出生的嗎?」靜留回答後看見夏樹一臉驚訝,所以試探地問道。

  「嗯,沒錯。」夏樹看著在自己身上跳躍的陽光平靜地回答,「已經很久了。」

  靜留眯起雙眼,不知為何看起來就是很像一隻狐狸,「夏樹活了六百年?」

  「沒錯。」夏樹看著靜留,不明白她想怎樣,「今年剛好六百年。」

  「我活得比你長五十年。」靜留的笑容變得更為奇怪,「叫我姐姐吧。」

  「嗯嗯嗯?」夏樹一副不知所措的樣子,靜留.維奧娜應該是世上唯一一個能令夏樹.庫魯卡變臉變得猶如天氣轉變一樣急速的人。

  「夏樹真的沒禮貌呢~」靜留一副失望的樣子。

  「我才不要稱六百五十歲的老女人為姐姐。」夏樹很配合地裝出一副要死不活的樣子。

  「啊啦,夏樹真討厭。」靜留氣鼓鼓地別過頭,不看著夏樹。


  看到靜留的反應,夏樹笑著,還要笑得非常高興。

  突然靜留回過頭看著夏樹,緋紅碰上碧綠。


  「哈哈哈。」兩人突然失去儀態地對著對方笑起來。

 



  「很高興認識你啊,夏樹.庫魯卡。」

  「我也是呢,靜留.維奧娜。」






這是相遇,
然後沒有人知道的命運悄然奏起樂曲。







                      ~未完待續~

紫虛=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