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me∮太陽之花(靜留角度)



  翻過很多書,看過很多人,但藤乃靜留都只能得出相同的結論,
  就是她深愛著一個名叫玖我夏樹的人。



  第一眼見到她的時候那種震憾的感覺,令藤乃靜留發現,原來,一直認為什麼對自己而言都不重要的藤乃靜留也會有在意的事。

 


  她在意一切有關玖我夏樹的事情。甚至到一個地步,只要跟夏樹有關的事,即使根本沒有全力以赴的必要,她也會全力以赴地完成。

 



  除了--Hime的戰鬥以外,因為她知道若自己戰敗,她將會失去夏樹。


  因為夏樹正是自己最重要的人,所以,她從來沒有跟任何人說過,亦沒有讓任何人知道自己是Hime的事。

 



  雖然不能並肩作戰,但靜留也有自己的方法幫助夏樹,無論工作有多煩悶,無論自己如何討厭虛偽的微笑,她也為了夏樹當上了學生會會長。


  夏樹曾經疑惑地詢問過自己當會長的目的,但亦被自己掩飾得很好的謊話所騙過,因為她就是太容易相信那些進入她的世界的人了。


  從前,當在風華學園學生會會址一人獨處的時候,總會有種無力感撲面而來,自己並不適合擔任學生會長,一個對事務完全沒興趣的學生會長,皆因她的心思從第一次見面以後便一直只落在那人身上。


  夏樹一直都給人悲傷的感覺,

  真希望有一天她能開懷地笑……

 


  不過,自己不也是令她感到悲傷的人之一嗎?在祭典時候……

 


哪怕哀傷的事情一直不斷
但願沒有人會從此孤獨




  抬頭看著自己所住的宿舍的掛牆月曆,突然發現今天是特別的日子,啟開被自己關上的手機後便立即收到夏樹的短訊,發訊時間為上課時間最後十五分鐘。



  為了趕上夏樹指定的時間,風華學園的前學生會會長,失去儀態地在前往學園的路上輕跑起來,幸好風華大學與風華學園之間的距離不遠,不會有太多人看到,不然流傳開去,可能會造成不必要的猜想,在眾人眼中任何時候都從容不迫的藤乃靜留竟然失態輕跑,不會是發生了什麼問題吧?


  幾乎是慣性的步行到夏樹平時會停機車的地方,靜留慢慢地調整呼吸,不讓夏樹知道自己的失態,因為藤乃靜留的悠閒自得正是任何時候都將自己繃緊的玖我夏樹最需要的呢……


  到了那個夏樹指定的地方,立即就見到那個自己瘋狂戀上的藍髮帥氣身影,出乎意料之外,夏樹很快便答應了自己一同前往的要求,並向自己伸出手。


  心臟興奮得差點跳出來,喜悅的心情快要吞噬藤乃靜留的存在。

 


  但無論自己是如何高興亦不可以讓自己的情感令夏樹感到困惑的,所以靜留努力地讓自己不表現出太高興。
  

  調整心情後的自己只是帶著淡淡的微笑,然後接下夏樹伸出的手。

 



  坐在機車的後坐、夏樹的背後,感覺到夏樹那溫暖的身溫,使靜留不禁依戀地加重了環在夏樹腰上的手的力度,即使只有短短的一刻都已經足夠了,已經足夠讓靜留幸福得想哭起來。


  微微抬起頭看著天空,讓風拂過自己的臉,多希望這一刻可以靜止下來。



彷彿祈禱般仰望天空
心愛的笑容 將懷抱著你我




  迎面而來的風將頭髮吹起,突然盪漾的幸福笑容,使靜留看起來就像是風中的妖精一樣。

  可能是錯覺,今天夏樹駕車的速度比平時慢很多,到達那個在祭典時由失控的自己製造出來的斷崖時,天色已經微黃了。

  只見夏樹慢慢地走到崖邊,閉上眼,低著頭,像是在默禱一樣。

 



  什麼也沒有說,只是靜靜地站在夏樹的背後,因為在祭典之中,為了欲望,做出了許多傷害夏樹的事的自己,是最沒資格獻上自己的默哀的人……

 



  正在苦笑的時候,看著橙黃色的海面夏樹突然回頭過來:「靜留……謝謝你,真的很多謝你。」

 


  夏樹真是個溫柔的人呢……即使被自己傷害過,仍然為自己著想,想到這裡靜留本來帶著微微驚訝的臉上漾起平常的笑容:「不需要向我道謝呢,夏樹,因為我最喜歡夏樹了。」



比起成千的愛語
我只需要你在那裡
沒有人能夠取代




  跟平時一樣,聽到這句的夏樹的臉不夠十秒就開始紅起來,
  真好玩……靜留輕笑起來。


  但是跟平時不同,紅著臉的夏樹繼續地說下去:「我……現在能站在這裡,能跟大家一起生活,能信任身邊的人,全因有你在,因為你進入了我的世界。我應該一早便明白的,但是我卻沒有看清楚。」



  聽到這裡,藤乃靜留的腦袋好像突然不能轉動。平時以不著痕跡的手段來將所有事掌握在手的自己,現在竟然不知所措,不知如何應對。

  這樣的自己應該只有眼前的人能見到。


  「以前我弄不清楚愛是什麼,是希望守護她?是在她的身邊時感到幸福?是她悲傷是自己會心痛?是見到她便感到幸福?」夏樹說到這裡,靜留看到夏樹那好看的碧綠染上了痛苦,「這些到底是不是愛我根本不清楚。所以我看過書,亦翻過字典,問過別人,然後發現那些都是愛。」

  「……?」原來只是傻眼,但是聽到這裡,身體不由得抖震起來,是喜悅的心情,但是最後卻說出一句跟自己正在雀躍的心完全相反的話:「夏樹……你沒有騙我吧?」


  「夏樹你真的願意跟我一起嗎?你不介意我之前對你做的事嗎?還是你只想補償我?」

 


  為免夏樹會後悔,即使有多高興也好,藤乃靜留都先為她築好下台階,即使夏樹後悔,也可以立即退開,這就是藤乃靜留的溫柔,即使自己受傷害也只為了夏樹著想的溫柔,但卻屢屢令到自己傷痕纍纍。



在有限的邂逅中
將我們拉近 繫在一起的紅線
無論在暗夜 還是在風雨的清晨中
只有你 是唯一的真實




  夏樹什麼也沒有說,只是將自己擁入懷,此時的靜留除了驚訝,還是驚訝,然後看到夏樹的碧眼正直直地看著自己。

  「沒有騙你,是真的,靜留。」感覺到夏樹加重了抱著自己的力度,此時的靜留才漸漸感到這並不是夢境,而是真實,「因為玖我夏樹真的愛上藤乃靜留。」

  夏樹真的在說著自己夢寐以求的話。

 



  「不是補償,不是同情,而是真正的喜歡上,愛上。」夏樹的聲音如水流過大地般溫柔地在自己的耳邊盪漾,所感受到的溫暖令自己高興得快要哭起來。



現在推開 心底創傷的門
這雙眼底 將會映照希望


 


  填滿胸懷的是很一種幸福的感覺,幸福得有點眩目的感覺。

  「我會一直在靜留的身邊,再不放開。因為靜留的溫柔,所以我才會重新知道什麼是愛。」說完這話,夏樹的臉孔突然在靜留的面前放大,輕柔濕潤的感覺覆上了她的唇。

 


  夏樹的吻很溫柔,沒有其他,只是帶著滿滿的溫柔,靜留閉上雙眼感受著夏樹的溫柔。

  雙唇分開的兩人互相對望著,猶如要將對方永遠刻印在自己的眼內,然後眼前的夏樹笨拙且結巴地說:「我……愛你,靜留。」

 


  真是個笨蛋吶……到現在還要感到不好意思嗎?


  雖然,此時的黃昏比什麼也來得美麗,但相視的兩人都無意欣賞,因為眼前有比美麗的景色還要吸引的存在。

  「我也是呢,夏樹。」雖然眼眶漾著水氣,語調輕顫,但仍然執意要回應夏樹,讓同樣她知道自己的心意,原以為要掩沒一生的感情,「我愛你,夏樹。」

 



  夏樹的唇再次接近自己的,再次吻上自己,現在幸福的感覺深深填滿藤乃靜留整個人。

  「我愛你。」兩人同時對對方說,然後彼此甜蜜地笑起來。

 


微笑將化作邁向明日的光明
邁向那片天空的太陽…

 



                                         ~完~

後記:再說一次Destiny-太陽之花-是好物XD


不過..........
以後我都不會寫這些分視點的文章._.""
會寫死人的....[/size]



紫虛=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