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馬匹的拖拉下,馬車正緩緩地在灰藍色的磚塊上移動,四週的景色以同樣緩慢的速度轉換著。

  由極盡繁華的大街漸漸變為平凡的住宅,最後是一棵又一棵連綿的喬木和如像無際的青草地。

 

 


  『沒有人民的國家……還會是國家嗎?』紅瞳仍帶著天真時,曾經詢問過這樣的問題--

  同樣是在乘馬車的時候。






  理所當然,所得到的答案是「是」的,

 


  因為回答的人是自己的父親。


 


  「靜留……?」夏樹奇怪地挑挑眉,看著自馬車啟行後便不發一言的靜留。



  回到成長的地方,平時幾乎毫無破綻的靜留.維奧娜,好像不斷出現空隙,就像現在一樣。



  被夏樹的聲音拉回來現實的靜留將視線從窗外的景物收回來,不著痕跡地反問夏樹「嗯?有什麼事嗎?」

  「你啊,到底發生什麼事了?」夏樹一臉頭痛地問,「連冰淇淋也快要溶掉啊?」

  靜留聞言略帶驚訝,雖然更多的是戲謔地看著無奈地雙手拿著兩個快吃完的冰淇淋的情人。

  「對不起,我都忘了還沒吃完呢。」靜留竊笑道。


  看到夏樹這個樣子,突然想捉弄她了。


  故作不自覺的拿了夏樹那薄荷口味的冰淇淋,並吃了一兩口。


  而夏樹則在看到自己的行動後倒抽了口氣。

  「靜留……」夏樹一臉無奈地叫喚道,「那是我的。」

  「啊啦?」皮笑肉不笑的表情,是靜留.維奧娜最可怕的笑容。

 


  「是我不小心呢……」

 


  「……」夏樹仍然是一臉無奈,靜留.維奧娜的真面目果然是萬年不變的腹黑狐狸啊,不過靜留會這樣作弄自己……是她想起些什麼不愉快的事了嗎?

  「這就是間接接吻嗎?」看到夏樹一臉無奈的樣子,靜留像是乘勝追擊一樣說道。

  這句話可能對其他人而言殺傷力很大,不過……已在靜留的身邊渡過了十年的光景的夏樹可不是這樣容易被打敗的人。

  「如果靜留要吻的話,跟我說就可以了」為配合這句話,夏樹還故意壞笑著。



  「?!」沒想過會被反將一軍的靜留眼中閃過一刻即逝的驚訝,然後毫不猶疑地反擊,「哎呀,夏樹真的主動啊,弄得我也開始害羞呢。」




  沒有說謊--


  這樣的夏樹……甚至連自己也開始招架不住呢。



  比一般女性都來得結實的身體和俊美的臉部線條,再加上外冷內熱的性格,於很多人,特別是對女性而言有種莫名的吸引力。

  想著的同時,發現自己那份淡淡的悲傷在跟夏樹這樣鬧鬧後變得輕快起來。


  「夏樹,謝謝你……」靜留輕聲地喃喃說道。

  「嗯?靜留你在說什麼嗎?」顯然易見,夏樹聽不清楚靜留所說的話。

  「聽不到就算了吧。」輕笑道。

 

  「兩位小姐,目的地快到了。」馬車的車廂外傳來一把穩重的男聲。

  「知道了。」靜留回應道,此時的夏樹才能再察看車外的景色。

 

  是青蔥的草地和兩旁種滿高大的喬木的道路。
  

  不過,路旁一排又一排制作精美的石碑卻令夏樹知道這裡不是人居住的地方。





  「是墓地嗎?」夏樹不經已地脫口而出地問道。


  「嗯。夏樹真聰明呢!」靜留笑著讚道,然後自顧拖著夏樹走進猶如國家公園的里克斯中央墓園。

 

  走著,夏樹才發現靜留的語病,她明明說過要帶自己去見一個人的。




  人……會相約在墓園見面的嗎?




-----------------

 

 


  經過一塊又一塊墓碑,一個又一個墳墓,當中有屬於著名音樂家、作家、畫家、政治家、商業家、軍事家等生前帶著不同榮耀的人的。


  與平民的墳墓並排的墳墓彷彿要告訴世人,死亡對任何人都一視同仁,並沒有差別的對待。

 

 


  生前的權力、財富、作品等等都沒有一樣能帶走,一如來到這個世界時,並沒有帶著什麼,人離開的時候,亦不能帶走什麼。


  一切在死亡面前都是如此渺小。

 

 


  「α……α……」正喃喃地找著些什麼的靜留,並沒有解答臉上寫著『疑惑』兩字的夏樹心裡的問題--雖然她明白夏樹想要問什麼。


  然後,在一條不起眼的小路前,靜留.維奧娜像找到什麼一樣展露出沒怎樣出現過,帶著眷戀的笑容。

 

 


  「是這裡了。」兩人的手原本只是相握著,但靜留卻不自覺地緊扣夏樹的手。


  像是要向人宣告夏樹是自己的什麼人一樣。

 

 


  將這些都看在眼內的夏樹並沒有說什麼,只是靜靜地跟著自己的情人前行。





  走過一叢又一叢的矮樹,不經已便來到墓園的外圍邊沿,不過眼下所見的卻愈來愈開揚。


  走到最後,只需抬眼便能放眼於一片蔚藍的穹蒼;微微低下頭便能看到開滿一地的白色野菊。


  「夏樹,我們到了目的地呢。」緋紅的雙眼中的眷戀愈發明顯。


  聞言,夏樹便細心地察看周圍環境,然後只覺得出現於眼前,在陽光下顯得格外潔白的簡樸墓碑,看起來很有靜留的風格。


 


  不造作,不張揚但卻擁有只要存在便能吸引別人注意的氣質。


 


  「這裡是……?」不明所意地看著眼前只以黑色字刻著一個人的名字的白色墓碑,夏樹.庫魯卡只能開口詢問。


  「這裡……這裡是我母親的墳墓。」靜留看著墓碑靜靜地說起來,眼睛裡閃過一絲失落,「是我悄悄地將母親安葬在這裡的,因為這裡很適合她……不過我一直也沒法正式地到來。」


  一直沒有在自己的母親墳前送上任何一束鮮花的罪惡感使靜留驀然沉默起來,但下一刻便以完全不同的心情說下去。





  ……只因悲傷不適合這裡。






  「母親她……最喜歡的便是像孩子一樣躺在草地上凝望著天空。」靜留笑著說道,聲音溫柔得像要溶化一樣,「然後她便會叫我跟她一起躺下,雖然我通常都只會坐下來,不過那時母親便會跟我說很多她以前所經歷的事,亦有失落的,不過總以失落的較多,因為……人生不如意的事總比高興的事為多。」





  夏樹什麼也沒有說,因為靜留亦需要一個聆聽者,所以現在自己只需要作一個稱職的聆聽者。





  「那時候的我聽到不快樂的回憶時,總是想跑開的,但母親在那時候卻會張開臂抱著我,叫我與她一起看著天空,她還會說有關父親的事,亦彷如知道自己會很早便離開我一樣,對我說過很多次,不要忘記看著天空時的那份心情。」在訴說著過去的故事的靜留的裙擺和頭髮隨著風而飄動,與身後的景物構成一賞心悅目的圖畫,「每次也是這樣……最後連我也喜歡上這種感覺,到長大後便發現只要身在一望無際的天空下,萬物都會顯得非常渺小,然後便會使人覺得自己的煩惱其實也只是非常渺小的一件事,最後感到豁然開朗。」




  「母親就是想我明白這道理吧?」


  「靜留的媽媽真是個溫柔的人呢。」聽到這裡,夏樹溫柔地笑道。


  「嗯,她讓我學會了很多不同的事,讓我學會了如何去活得像一個人,一直都在用她的方法守護我……只要待在母親的身旁,便會感覺到很溫暖的。」


  背負著過去,一直以來都完美得很的靜留,到了現在給夏樹一種覺得她真正活著的感覺--會笑,會悲傷,會失落,會眷戀,還有臉上掛著的笑容是真正代表著自己的情感。


  「真是太好呢……」情不自禁地撫上說話的麗人那精緻的臉孔,「現在的靜留在笑著。」


  「嗯?」不太明白夏樹所指的是什麼,不過仍然開懷地笑著。

 


  沒說什麼,只是笑著用手從新握著靜留的手,然後拖著靜留走到墳前。

 


  「靜留的媽媽……很感謝你讓靜留學會如何對人溫柔,如何去愛一個人,不然,今天我也不會看到靜留的笑容,還有被這種溫暖的感覺所包圍。」夏樹莊重地在墳前說道,「現在,由我來伴在您所愛著的女兒的身旁,讓她感到快樂,又或是感到悲傷,像一個有血有肉的人般活著……」


  「我想,您也沒有異議的吧?」

 

 


  回轉看著靜留,用手輕輕固定靜留的臉,「靜留,以後便換我留在你身旁好嗎?」然後不猶疑地吻下去。


  唇間所透出的氣息總是甜甜的,就像靜留一直帶給自己的感覺,淡淡的,使人差點無法察覺,但在察覺以後便會令人無法自拔,想要一直捉緊,直到無法捉緊才放開。


  沉溺於此種溫柔之中的自己,無法再離開了……


  微微放開靜留,讓自己能看著她的臉,喃喃地問:「你還未回答我呢?」


  「哪會有人問完問題後又不讓人回答的?」靜留好笑地反駁道,「然後還要在怪我不回答問題。」

  「是嗎?我有這樣做嗎?」頭不懷好意地前傾。

  「你不是想聽答案嗎?」巧妙地拉開兩人的距離的靜留笑得像狐狸一樣。

  「想,但是我又害怕靜留你的答案不是我想要的。」夏樹裝作苦惱地說。

  「夏樹真是貪心啊。」靜留隨口回答,「還要在母親的墳前說這樣的話,就像要我母親承認你一樣。」

  「才沒有。」不知怎的,夏樹這話很沒說服力。

  「夏樹每一次也是這樣的,明明前一刻很帥氣,下一刻卻孩子氣起來。」這次換靜留伸手撫著夏樹的臉,開玩笑抱怨地說。

  「靜留才是啊,一開始便帶我來這裡,是想讓我作出這樣的承諾吧?」

  「你認為呢……?」靜留臉上掛著萬年不變的笑容,從某個誤交損友的人口中憶述中得知,臉帶這樣的笑容的靜留.維奧娜是最恐怖的。

  只見夏樹呶呶嘴,然後在靜留的耳邊輕輕地道:「剛剛那樣的承諾不知輔助官能否接受?」


  「連輔助官的意見也要聽了嗎?學園長大人?」


  「先買個保險罷了,不然親愛的靜留.維奧娜不接受時,要我怎麼辦?」


  正色地互相看著對方,然後一同笑起來的兩人沒發覺自己其實頗莫名奇妙的。


  「靜留的心情變好了嗎?」笑完,夏樹珍惜地問道。


  到現在才發現夏樹這樣跟自己開玩笑,甚至作出承諾的靜留,不知應該如何回應,一陣溫暖的感覺使自己不知所措。


  「嗯……好多了,謝謝你,夏樹。」靜留靜靜地說道。

 




  跟父親不同的……
  自己跟父親是不同的,

 


  自從與夏樹相遇以後,所謂的命運便被打破……

 

  一定是這樣的。

紫虛=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