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次是用概念寫的同人=w=
又是新嘗試呢(羞(被拖走



  睡夢中,感到身邊多了個溫暖的熱源,觸感柔軟得很。

 

  隱約還有種熟悉的髮精香味刺激著自己嗅覺。

 

  為了滿足「想知道」的好奇心,女人張開了眼,然後看到一副放大了好幾倍的漂亮臉孔。

 

  說真的,最喜歡的人在自己面前擺出一副全無防備的樣子睡著,是一件頗令人覺得幸福的事。

 

  但是...沒有心理準備時還是會被嚇到的--不,是現在不是感到幸福的時候才對。

 

  從溫暖的被窩中伸出右手,寒冷的空氣同時不安份地入侵被窩,使被窩中還在睡夢的另一人下意識地找更溫暖的地方鑽去。

 

  看到這裡,醒過來的女人不禁失笑起來。

 

  「你啊,要起床了!」伸出的右手輕力地捏捏那柔滑的臉龐「今天不是要錄音嗎?」

 

  被人用手捏了一下臉孔的人像孩子一樣嘟起嘴,不過仍是沒張開眼。

 

  「唔...」不張眼,而且還想繼續鑽進被窩更深處的人兒動作看起來是很可愛沒錯,但是再不起床便會遲到卻是事實。

 

  「昨天跟你說要早點睡了,還要練歌練到那麼晚。」再騰出被壓著的左手,用兩隻手輕捏那熟睡的人兒的臉「再不起床我便呵你癢喔?」

 

  仍然沒有反應,把心一橫伸手進被窩撫上睡美人的腰,然後...

 

  「!?」呵癢被判定為有效攻擊,本來還在睡的麗人立即張開雙眼,隨即用還未清醒的表情打招呼道「早安...呢...由紀惠。」

 

  「終於願意起床了嗎?愛賴床的瞳。」被喚作的由紀惠女人笑著說,然後輕輕地在懷裡的女人額上吻了一下「再不起床便會遲到了,你也不想遲到吧?」

 

  「...現在是?」看看放在床頭的小時鐘,發現時間已是早上八時四十五分「啊!?」

 

  「你昨晚跟我說要十時回到錄音室吧?」由紀惠壞心眼地笑著。

 

  「嗯...!?」瞳的臉上是一副糟糕了的表情「片倉小姐說過會九時十五分接我的...」

 

  「快點起床去梳洗吧。片倉小姐快要到了呢!」由紀惠體貼地伸手到床頭拿起掛在那裡的晨衣,雖然春季已經到來,但初春早上的溫度對怕冷的瞳來說還是低了一點「不要冷著了。」

 

  「嗯,謝謝你。」雖然時間應該是非常緊急,但也不忘對關心自己的由紀惠展露出笑容「今天我也會努力的。」

 

  「你就像平時一樣,做回你自己,唱出那種能歌唱的愉快便可以了。」由紀惠寵溺地笑著說道,她知道這種鼓勵對瞳來說是最好的。

 

  因為能被體會的心情,並且能被毫不猶疑地接納自己的人愛著,會使人覺得自己是非常幸福的人。

 

  雖然平時作為藝人的工作很繁忙,但只要能這樣的互相支持,能互相依偎,已令兩人感到幸福。

 

  即使雙手相握交扣的時間短暫,但已足以令以前不愉快的回憶和寂寞消散,重新相信感情。

 

  「不要遺下東西忘了帶走呢,明天是休假?今晚會到我那邊吧。」對瞳的粗心大意頗不放心的由紀惠提醒道「還有,今晚不要再露出一副被遺棄的兔子的表情說冷了,多帶件衣服吧!」

 

  「但是...現在只是在早上和晚上會比較冷罷了。」美麗的臉上是一副不想再多帶衣服的表情。

 

  「是誰說自己有二十六歲了,為什麼到現在還會耍脾氣的...?」由紀惠臉上的表情是很無奈沒錯。

 

  「我是二十六歲沒錯,但是亦不想帶太多東西。」現在連嘴巴也嘟起來了。

 

  「...」由紀惠的無奈繼續維持著「...其實你只是想找人陪著你睡吧?」

 

  「嗯。」點頭點頭。

 

  仲間由紀惠,今天體會到自家戀人完全不成熟的一面,而且成功地被可愛滿點的表情打敗了。

 

-----------------

 

  「島谷小姐,今天你看起來頗高興的?」在駕駛座上的女司機藉著車子停在交通燈前的點點時間問道。

 

  「是嗎?」雖然從年齡來說不太適合,但的而且確可以用可愛來形容現在正一邊把玩自己的長髮,一邊哼唱著一些未聽過的旋律的瞳「我的樣子看起來很快樂嗎?」

 

  「嗯,是發生了什麼好事了嗎?」片倉笑著問道

 

  「可能是又能唱到新歌,所以令人心情變得愉快呢。」瞳的臉上盡是溫柔的笑容「也可能是因為今天的天氣給人一種很清爽的感覺呢。」

 

  不經已地看到車窗外天空,那寬闊無垠的感覺使人感覺舒暢,不知自己已經有多久沒留意過天空呢?

 

  這樣蔚藍和乾淨的天空令人想起那鼓勵的話語。

 

  『你就像平時一樣,做回你自己,唱出那種能歌唱的愉快便可以了。』

 

  那笑容,那溫柔的話語,令人不由自主覺得無所不能,因為身邊有著了解自己,能包容自己的任性和不足的人,而且在她的愛情之中自己能像飛鳥般自由飛翔。

 

  只要在一起便連明天這未知數也會變成確切的幸福;只要醒來時見到那溫柔的面容,便會令人覺得一整天都會如晴天般亮麗。

 

  那種愛情比以前更深而且堅定--與那男人的戀情就像煙火一樣短暫,雖然曾經以為他會是托付一生的存在,但最後卻發現那人想要的只是一瞬。

 

  與那溫柔的存在不同...完全不同。

 

  只是這原因已經足以令自己沉淪,無法再歌唱也好,罪也好...也無法停止想擁有這份溫柔的願望--同看日升月降,一同觀看滿天星宿,光是最簡單的生活已經足夠。

 

  『I fall in love with you.

 

  原來只是在心裡想著便是這麼幸福的一件事情...那份思念足夠支撐所有。

 

  今天也是精神奕奕呢,悄悄地對著駕駛座前的倒後鏡的自己微微一笑,今天--

 

  是晴天呢。

 

-----------------

 

  與錄音室的同事們道別以後,瞳獨個兒在路上踱步,然後發現已經到了夕陽西下的時份,不過卻只有一點點疲累的感覺。

 

  「果然是跟由紀惠一起做運動的效果嗎?」喃喃地道,順帶一提,一同在休假的早上到公園跑步是兩人其中一段難得的相處時間。

 

  想到在一開始被由紀惠用掀,用抓的方法也弄不起床的自己,到最後竟然會期待運動日的到來,真的有點不可思議。

 

  不過在明天到來之前,今晚可以跟由紀惠一同吃飯的時間也是十分令人期待的呢。

 

  「今晚會被帶去哪裡逛呢?」臉上幸福的笑意是怎樣也抹不掉的。

 

 

 

  最後到達相定的地點時,已經見到那道思念了一整天的身影。

 

  「對不起...」瞳慌慌張張地跑過去,在白色手提袋內的東西定必被揮動得七零八落。「由紀惠,你等了很久嗎?」

 

  從身穿米白色上衣的身影映入眼簾的那一刻開始,正在等待的女人臉上便盡是溫柔而且毫不造作的笑意,在看到戀人以雀躍的步伐跑過來時笑意更深。

 

  因為畢竟也有半天沒見了...若在以前自己才沒有巴不得要一整天在一起,沒見面幾小時便會思念的存在。

 

  亦沒有想過「想要在一起」的思念原來可以令一個人的寂寞消失。

 

  「放心,只是我早到了一點--小心不要跌倒了。」由紀惠略為緊張地說道,可惜在下一刻某人已經開始向前倒去。

 

  「!!」身體比腦袋移動得更快,一箭步便站到快要跌倒的女人前,伸出手抓著沒有支撐的另一隻手。

 

  兩手相握的一刻自然得像呼吸一樣,沒有猶疑,也沒有不自然的感覺。

 

  「我說你啊...」無力地用空著的手撫撫太陽穴,輕輕地歎了口氣「可以小心一點嗎?被你嚇到心臟快要停頓了。」

 

  「對不起...」一臉內咎的樣子,令看到的人以為她做了些什麼壞事一樣。

 

  「笨蛋,我又不是在責備你。」伸手輕捏戀人的鼻子「我只是在擔心你罷了!」

 

  「嗯...」沒留意現在兩人的姿勢是多麼的令人暇想,只是乖巧地被由紀惠擁著「下次我會小心一點的。」

 

  「嗯,今晚想去哪裡了?」聽到瞳的承諾後便不著跡地放開她,靜靜地拉開兩人的距離。

 

  「你想去哪就去哪好了。」重現笑容的臉上帶著點點的期待,並且自然地用左手牽上戀人的手「只要由紀惠在便可以了。」

 

  臉上的笑容是怎樣也抹不去的,是幸福時才會綻放的笑容。

 

  不知為何的快樂好像也感染了由紀惠,使她不禁也覺得快樂起來,連步伐也輕快起來。

 

  「拿你沒軌。」既快樂又無奈的笑容在由紀惠的臉上出奇地沒有違和的感覺,不過這次便沒再放開小手,「我們先去吃飯好了。」

 

  「嗯!」愉快地點點頭。

 

  在殘陽的光線下,相握的手並沒放開,因為當手與手相觸的瞬間,原本的寂寞便會消失殆盡。




                               ~完~



原本歌詞:


晴れた曰は・・
 

對揮著手的你  臉上浮出了笑意
渴望接近的心情  雀躍難禁的步履
在寂寞裡  飄搖的昨曰
當手與手相觸的瞬間裡  消失殆盡

那是屬於邂逅的季節  在徐徐的春風裡
翩翩飄舞降臨  天空照亮了你
兩人座的長椅  獨自坐著你
將飄飄秀髮束起  壓不住興奮的心情

去年之前的我  從不曉得有這麼一片
七彩的天空  不由得仰望天空微笑了起來

在老地方  無論是說話的聲音
還是笑容都好迷人  這樣便已足矣
想要看著你  帶點撩人的舉動與臉龐

『希望再醒來的時候  可以看到你...』
雖然我一向  不喜歡早晨
但如果明天  同樣是放晴
請你在這裡等我  我會奔來找你

有時幾乎哭幹了淚水  對愛情也近死心
不過只要一但雨停  一定會有藍天等在那裡

深重漫長的冬季  自從說再見的那一天起
時間才如此接近  微風已經帶來了幸福

和時間一起  走過眼前
撫慰了一切  帶來了幸福
縱使為哀傷  而迷惘
何不慢慢朝前方前進

在心中發誓  相信的心情
哪怕在心裡  有烏雲遮蔽
明天  太陽還是會升起
好想和你一起看太陽
I fall in love with you.

心中想著你  竟是這麼幸福的一件事情

在老地方  無論是說話的聲音
還是笑容都好迷人  這樣便已足矣
想要看著你  帶點撩人的舉動與臉龐

對揮著手的你  臉上浮出了笑意
渴望接近的心情  雀躍難禁的步履
在寂寞裡  飄搖的昨曰
當手與手相觸的瞬間裡  消失殆盡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紫虛=恆 的頭像
紫虛=恆

時之步伐

紫虛=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