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



  Murrue的臉上帶著不信,而且背部在Leo的Windom降落的時候受了傷,令Murrue痛上加痛,在身和都心都痛得不想活「為什麼?!如果說你失去了記憶的話?為什麼你會對我如此溫柔……但如果你擁有過去的記憶的話……那為什麼你會與我為敵?!為什麼你要親手打破那得來不易的和平?!」


  Neo,擁有著跟Mwu相同的容貌的人,眼神由不忍慢慢地變成了悲哀,最後以無比悲痛的眼神看著眼前正在質問自己的女人。

  「Murrue……」Neo以沉重的語氣說出女人的真正名字,「Murrue……」


  「到底你是誰?」Murrue悲傷的再次問道,臉色蒼白起來,而且亦發現自己的身體不能再筆直的站著,身體開始微微搖晃。

  「我就是……我是……」Neo斷斷續續的說道,「我是Mwu.La.Fllaga。」



  「Mwu.La.Fllaga……?」

  Murrue搖搖欲墜的身體抖動起來,腦裡浮現出那個在閃光中消逝的男人,那個自己深愛著的男人……在回憶的盡頭,Murrue不能再保持清醒,因失血過多而暈倒,最後看到的只是那男人向自己的方向撲過來。




  「Murrue!」這是Murrue最後聽到的聲音。





  『竟然到現在仍在問這個問題……』男人一邊微笑一邊將自己擁入懷。


  『這不是你的錯,Mwu……』自己對著自責的男人說道。


  『我會帶著勝利回來。』男人向自己作出一個不能兌現的承諾。


  『Mwu!!!』看著在閃光中消逝的男人,自己怎樣都不能想像得到,這次再次是悲劇。


  『我就是,我是……』Leo的面容跟男人一樣,『我是Mwu.La.Fllaga……』



  夢醒,
  淚像缺堤般落下……



  「你醒來了嗎?Murrue」Mwu的聲音傳來,任誰也聽得出Mwu的語氣帶著多少關心的意味,「要不要吃點什麼,又或是喝些什麼?」


  Murrue掙扎想要坐起來,但是每當她牽動背上的傷口時就會痛得動彈不得。


  看到Murrue痛苦的樣子,Mwu將Murrue輕輕地壓回床上。



  「你受了傷呢,Murrue,不要勉強自己坐著了。」Mwu溫柔地對著Murrue說。


  「這裡是哪裡?」Murrue警戒地問道,「是你把我抓到地球軍這邊嗎?Mwu.La.Fllaga?」


  「Murrue,對不起……」Mwu看著Murrue警戒的目光便知道Murrue她正在懊悔為什麼會被自己抓到這裡,令Arch Angel失去了她的艦長。


  「受了重傷的你即使回去也做不到什麼,如果受傷的你回去會令艦上的眾人慌亂的話,倒不如令到他們帶著失去的悲憤前進……要知道他們的信念不容許他們停下腳步,和平之路一定要走下去的。」Mwu平靜地說道,「Arch Angel不會有危險的,一定不會,因為她是『不沉之艦』。」


  「好像很有道理呢。」Murrue勉強地說,「但我害怕相信你……」

  斷了弦的珍珠滑過Murrue的臉龐,在Murrue的臉上映照著悲傷。




  「我不想再失去任何人了。在上次的戰爭裡,我失去了所愛的人,失去了尊敬的老師,失去了為了守護自己和艦上所有人的少年,亦失去了家人和朋友……我也不知現在有你存在的這一刻是不是只是我的夢,一場悲傷的夢。」流著淚的Murrue平靜地說,「若果相信這是真實,我怕我夢醒時會受不住,我會瘋掉的……」



「Murrue……」說話停在喉嚨,只是叫喚所愛的人的名字,也像是與世界上所有人戰鬥一樣,困難至極。


心很痛。

原來自己所愛的人因自己而哭,

 

會令人如此心痛...




 

「我會保護你的,Murrue……」深情的向Murrue說著,說完在Murrue的額角上輕輕一吻,「我不想見到你傷心的樣子,我不想你有任何痛苦……因為你是我最重要的人。」


Murrue感受到Mwu對自己的關切之情,嬌軀微微的抖動起來。


「Murrue,你好好休息,待你的背傷復原後我再把你送回Arch Angel去吧。」Mwu說道,說畢別過頭,離開房間。


Murrue苦澀地對著正要離開的Mwu說:「你還沒解釋一切……」


Mwu勉強的轉身看著Murrue,只見她因安眠藥的效力發作而開始睡著。


「放心睡吧……Murrue。」Mwu再次在Murrue的額外上吻了一吻,然後靜靜的退出屬於自己的艦長室。




如果這是命運,
我會不顧一切掙扎脫離,
如果這是必然,
我會盡一切所能逃離,

因為你是我所愛的人。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紫虛=恆 的頭像
紫虛=恆

時之步伐

紫虛=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