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篇...|||
這篇其實是這個寫了10年有多同人的傢伙的正常向第一次去到這個尺度的文章(毆
真的...是會傷眼的妄想(毆
如果有勇氣的便向下拉好了=.=|||


靈感來自08年新大碟XD
那邊的兩位,重製的「月夜のピエレット」是你們的愛的宣言吧(被拖走























(安全留白,到現在還是可以按右上角的x離開的...|||)




















夜--





  「今天的拍攝工作終於完成了。」從下午開始便一直穿著平時根本不會穿的套裝在拍照的女人終於鬆一口氣,她的動作到現在好像還有一點平時沒有的彊硬。



  「辛苦了。」一直在現場觀看拍攝過程的男人的語氣有點幸災樂禍似的。



  「我聽到你的弦外之音喔。」女人略帶不滿地說道。


  「我才沒有幸災樂禍。」男人臉上的笑意更深。


  「哼。」女人不滿地別開頭不看著男人。


  「不過我可以要求你穿著這套衣服嗎?」看到女人那可愛的反應的男人笑著問。


  「...我就知道,不過可惜是不行呢。」正忙著收拾東西的她如此回答道。


  「哎呀...」站在門口的男人微微失望地苦笑著。


  「我先去換衣服了。」女人拿起自己的包包,然後拿起掛著自己衣服的衣架走向更衣室。



  再次從更衣室走出來的女人已經換好衣服,而且她的一舉一動已經回復到與平時無別。



  「我們先離開了。」這樣向眾人道別以後,兩人的身影便一同消失在門後。





-----------------





  「我先去洗澡。」女人從自己的房間走出來後說道。


  「咦?剛剛吃飯的時候不是說好一起洗嗎?」正在沙發上閱書的男人從書中抬頭問道。


  「有這樣的約定嗎?」女人面上帶著一個微妙的笑容,轉身走進自己的睡房,然後睡房傳來衣櫃的開關聲。


  「嗯...好的。」男人無力地放下自己手上的書籍。







  目送完女人前去浴室洗澡的男人不禁喃喃地自問:「我不會被她討厭了吧?」









  理所當然地,女人洗完澡後身穿她喜歡的絲質睡衣在男人眼前出現。



  「我洗好了,到你了。」聲音帶著莫名的輕快。



  「嗯。」剛剛還在想自己是不是說錯了什麼的男人點點頭作回應。



  「好了,快點去洗吧!」女人笑道。



-----------------







  「!?」洗完澡出來的男人驚訝地看著眼前的人。





  而他眼前的人臉上則是帶著個「惡作劇成功!」淘氣而且可愛的笑容。





  「啊?」男人還是不太明白現在的狀況。


  「你不是想看到這樣的我嗎?」剛剛還穿著睡衣的女人,現在正穿著下午工作拍照時的那套整齊的套裝,一邊說道,一邊走近男人,「你剛剛不是想要我穿著這套衣服嗎?」





  臉上的是如罌栗一樣誘惑和致命的笑容。







  「想是想...」看到這裡,聽到這裡的男人苦笑道,「但是我不想你勉強自己。」


  「我有說過這樣的打扮很辛苦嗎?」走到男人面前的女人伸手攀上男人的肩膀。


  「我以為你會不習慣嘛,就像下午拍攝的時候。」為了配合女人的動作,男人自然地伸手環上女人纖幼的腰身。


  「笨蛋。」笑著吻上男人,就像剛陷入熱戀的少女一樣。






  本來還是張開眼睛的兩人,不知在什麼時候閉上了雙眼,只用擁抱和唇去確定對方的存在。


  對方的氣息就是那樣的接近。









  當深吻完結以後,兩人之間仍是有一絲看得到的連繫。


  「你應該少抽一點煙的...」女人在結束這次深吻的時候微微的抱怨著。


  「啊?」


  「煙味很重...」女人略為不滿地說道。




  只見男人不發一言再次吻上眼前誘人的溫玉。

  突如其來的略奪過後,男人笑著說,「那你不就是要少吃糖果了嗎?」


  「啊?」略為驚訝地看著看似心滿意足的男人。


  「因為你總是甜甜的嘛。」男人伸手輕撫眼前誘人的紅唇。

  張口輕咬男人不安份的手指,示意他收回自己的手指。



  「為什麼今天我們好像剛剛才開始陷入熱戀一樣的...」女人奇怪地問道。

  「大概是因為我們『兩人仍處於相視便會墜入愛河的季節』吧?」男人挑挑眉然後笑著回答。

  「我要收版權費的喔。」女人聽完以後笑道,因為她知道男人所指的是什麼。

  「哎呀,你的版權不就是我的嗎?」男人一同笑道。

  「你的發言好像在說我是屬於你的一樣。」女人輕咬了男人的肩膀一下,以示不滿。

  「這不是事實嗎?你是屬於我的,而我又是屬於你的。」男人輕拍了女人的額角一下,「這才是我們的存在,到了現在,我根本無法想像生命沒有你會怎樣了...你說人類的習慣是不是很恐怖?」

  「嗯。」女人誠實地點點頭,「就像是所有事都在昨天發生一樣。」

  「與你一起時發生的所有事都記得那樣清楚,那份滿足到現在還是填滿心腔,到底是什麼理由,到底你有什麼吸引著我的地方呢...」

  「我想,如果能找到理由,我們便不是人類了吧?」男人自然地接口,然後把纖幼的她整個抱起,開始慢慢向房間移動,「不過如果我們把時間都用來回憶,你不覺得很浪費嗎?」



  「難得今夜的你特別誘人。」



  「其實你是喜歡辨公室女郎這個調子吧?」被抱起的女人自然地在男人的懷裡找個舒服的位置。


  「可能是吧?」男人冒著再次被咬的風險回應,「但是你才可以...若是其他人我定必不屑一顧。」

  「聽到你這樣說,害得我有點害羞呢。」女人毫無害羞之意地笑道,「不過也只有你是我最重要的存在啊。」


  「哎呀,到了現在,我們還在這樣吻來吻去,說著這樣深刻的情話...果然我們『兩人仍處於相視便會墜入愛河的季節』吧?」像是察覺到些什麼的女人愉快地說道。


  此時男人已經溫柔地將女人放到自己房間的雙人床上,彷彿懷中的她是比任何寶物都要來得珍貴的珍寶一樣。

  床頭的桌燈則在女人的撥弄下發出柔和的淡黃色光芒。



  「當然。」男人把頭貼近懷裡的溫玉,感受女人的氣息和嗅著她身上散發的洗髮精香氣,「嗯...你真的很甜很香呢。」

  被男人這個動作弄癢的女人微微扭動起來,「這樣很癢啊。」

  「是嗎?」男人的嘴不安份地吻上女人的臉龐。

  彷彿知道男人想要做什麼的女人伸手阻止男人的唇,「不行,明天還要拍攝,手臂以上的地方都不行。」

  「哎,果然是這樣...」男人呶呶嘴,不過動作可是乖乖地停了下來。

  「對不起啦。」女人笑得像拾到什麼寶一樣,然後伸手解開男人的睡衣鈕扣,「但是你不用工作喔。」

  「所以...?」男人沒阻止女人的動作。

  「這次換我~」女人笑起來,用力一推,然後壓上男人身上,使兩人的位置倒轉,「我想你沒有異議吧?」

  女人低頭吻上男人的胸膛,留下一個又一個屬於自己的刻印。

  「你不覺得自己太詐嗎?」男人有點無奈地看著正高興地在自己身上吻來吻去的女人。

  「有嗎?」女人抬頭笑著問,語氣輕快得就像是準備好要前往郊遊一樣。

 

  因為兩人的姿勢的緣故,正趴著的女人襯衣內的風光可是被正倘著的男人一覽無遺。



  「其實不是不行的,而且亦不存在詐不詐的問題...」男人如剛剛的女人一樣,用力一推以及翻身,重新奪回主導權,「但只看不能吃只會令人感到痛苦。」


  低頭再次吻上女人的唇,而且還要遊遍口腔的每一處才願重新拉開兩人的距離。


  「甜甜的你,誘人的你,還是主動的你,對我來說都帶著致命的吸引力,使我不能自拔地想要更多,想見到更多...」男人在吻完以後立即將陣地轉移女人的耳邊,或輕咬,或輕舔她的耳垂。

  「我也是啊。」被男人的動作弄癢的女人格格地輕笑,然後伸手環著男人的頸項,「雖然已經從你那裡得到很多,但卻貪婪的想要更多。」



  「所以你要給我。」女人用手指劃過剛剛被吻的嘴唇,誘人地笑道,「凡是我要的都要給我。」

  「是的。」男人執起女人的右手,輕吻了一下,「我的女王大人。」

  「嗯。」女人愉快地回應。




  「那我們繼續吧?」這次到男人伸手逐一解開女人穿著的襯衣的鈕扣,「只我沒穿衣服好像不太公平。」

  「要公平的話便由你自己脫好了。」女人放下手懶洋洋地說,「不過要溫柔一點對我這套套裝喔,明天還要穿著它來拍照的。」

  「我還以為你想說什麼。」男人有點無奈地說道,不過手上的動作卻沒有停下來,「總覺得我會被妒忌呢。」




  當身上唯一的襯衣被男人解開以後,女人的上身毫無保留的在他面前展現,白哲得有點過份的皮膚,使她看起來帶有些莫名的病弱感。



  「被妒忌?」女人伸手按著男人順勢向下移的大手,表示自己想要了解男人所說的話的意思。

  「是啊,能夠得到你...」男人的手乖乖地停下來,沒進一步的行動,「總覺得自己實在太幸運了。」

  「你真是個笨蛋啊。」女人放開自己的手,讓男人繼續他的動作。

  「不要忘記要公平喔。」女人不忘補充一句。

  「那你自己來脫好了。」男人用女人剛剛說過的話回應,而手指則是靈巧地解開她穿著的裙子的拉鏈。

  「你以為我不會嗎?」女人燦爛地笑著,然後伸手做出跟男人差不多的動作。

  「其他人知道你會這麼主動,他們可能會哭泣呢。」男人寵溺地說道。

  「才沒有人會哭泣。」女人在收回自己的手以前,不忘刺激了男人敏感的位置一下。

  「說到底從頭到尾犯規的就只有你...」男人不甘示弱地回敬女人的動作,輕吻了女人的頸項一下,用自己的氣息刺激她敏感的脖子。




  現在不肯相讓的兩人身上都只餘下最貼身的內褲。




  「我們還要再玩下去嗎?」最後是男人首先受不住而投降。



  「隨你喜歡。」女人臉上的是一個比什麼都要來得吸引眼前人的微笑。

  「你這是邀請?」男人挑挑眉笑著問道。

  「你認為呢?」女人並沒直接回答,只是拋出這個噯味的反問和迷人的笑容。


  「那,我們繼續吧。」男人的右手滑進女人身上僅有的布料之內,空出來的左手亦順勢撫上那纖幼的腰際。




  「把你空出來的手給我。」因為敏感的下身正被靈活的手指撥弄而全身微微顫抖的女人突然提出這樣的要求,在說話的同時亦伸手解下男人放在自己腰上的大手。

  「啊?」男人不解地看著身下的女人,手上的動作因而停下。



  只見女人什麼也沒有說,像是捧著什麼寶物一樣捧著男人的左手。

  然後伸出舌頭輕輕一點男人的手指。



  「作為樂團的鍵盤,你的手指是最寶貴的寶物呢。」女人輕笑道,「而對作為樂團的聲音的我來說,則是口啊,舌頭啊,這些跟聲音有關的器官最為重要。」



  「你不這樣覺得嗎?」



  「所以?」看著這樣表示的女人,男人突然無法作出任何反應。


  女人沒有回應,只是將自己的行動升級,由一開始的輕輕一點,變成輕舔;由一隻手指,變成順序的舔起來。

  男人不自覺地從喉間發出歡愉的聲音,而呼吸亦不自覺地用力起來。



  「你這是...犯規。」正在抑制自己欲望的男人到現在才發現,無論怎樣努力也好,只要是跟眼前的女人有關的,自己的自制力便會形同虛設。

  「你根本不需要忍耐些什麼啊。」像是知道男人的情感一樣的女人笑道,並且用手引領男人的手指描繒自己那美好的唇瓣,使睡房的氣氛更為煽情。


  像是得到什麼批准一樣,男人用右手扯下女人身上最後的衣物,然後讓手指滑進那敏感的秘處。


  「你是只屬於我一個的...」女人突然開口喃喃地說道。



  「只有你--是我在現世唯一的連繫。」



  「!?」男人略為驚訝女人所說的話,但那份已被挑起的情欲卻使他不想停下來。


  「你可以繼續啊。」女人看到男人不自然的動作後微笑地說道,然後出手指在他的胸膛畫圈圈,「你只需要用耳朵聽下去即可。」

  「那我繼續了喔?」男人邪氣一笑,然後微微用力,手指便滑進了那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洞穴,並且開始慢慢游移起來,到了某些位置時還要壞心眼地施力輕點。




  突然入侵的異物及那份敏感處被刺激的快感都使女人不禁微微弓起身來,手臂像是要抓著什麼一樣環上男人那寬闊的肩膀。



  女人把唇貼近男人的耳邊輕輕喘息地說道:「就像之前...說過的,如果...現在的我如果失去你...便會失去存在的意義。」



  「所以...你要一直都留在這樣的我的身邊。」



  「放心吧。」男人一邊用閒著的手輕撫女人那彷如無瑕的背部,就像要撫慰那需要安全感的靈魂一樣,另一邊則讓自己的手指進入女人身體的更深處。


  「因為你亦是我無法失去的存在,如果失去你,我的世界亦同樣會崩潰...因為你就等於它的半個主人啊。」



  「啊...」男人的手指在體內移動而且不住地刺激自己每一處敏感的地方,使女人不禁從口中逸出嬌呼聲,「這...是你自己說的喔。」

  「嗯。」男人回應以後,再次給予女人一個深情的吻,就像是要將自己所有的情感,將那份深入骨髓的愛情都灌注其中傳遞給自己身下的女人一樣。



  「想要更多更多,只要是你的話,就連已經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行為也會變得新鮮...就像是你的身體一樣...」男人將自己的手指從女人的身體抽出,溫熱的體液沾滿了他的手指。



  「你...想要了嗎?」喘息著的女人妖媚地笑道,微微泛紅的臉龐和因為性愛的歡愉而散發出的氣息令她看起來更為誘人。

  「不...應該說在任何時候,我也想待在你的身邊,在何時何地也想得到你...」男人用手輕撫女人的臉,如夢如幻地傾訴著,「不單指身體,而是完完整整的你。」

  「呵。」女人伸手覆上男人放在自己臉上的左手,「貪心鬼。」

  「那是只是對你是這樣的。」男人自豪地笑道。

  「我應該說多謝還是怎樣?」女人輕笑地問著。

  「我比較想聽到『我愛你』。」男人傾身向前,他那早已興奮起來的分身因這動作而貼近女人已準備好的小穴。



  「我愛你。」察覺男人的動作的女人撒嬌似的說道,然後在男人懷中磨蹭起來,「不知這樣說能否滿足你?」

  「這樣好像兒戲了一點?」男人笑著說,然後讓自己的分身慢慢在女人的身體內推進。

  「...所以這是懲罰?」女人開玩笑地反問,下腹傳來的微微刺痛感使她不禁皺起眉來。

  「才不是。」男人伸手溫柔地撫平女人皺起的眉,而且為了讓女人適應自己的存在,他的動作變得更緩慢,「我才不會捨得這樣做。」





  「你是我一生中最重要的寶物──是比什麼都要來得貴重的寶物。」





  「謝謝你。」像是想要男人收回他那份過份溫柔的體貼一樣,女人微微調整自己的位置,好讓男人能進入自己身體的更深處,聲音輕顫的她繼續開口說著,「但是我不要緊的喔,剛剛...那只是開玩笑的。」

  「嗯...果然我們都是一樣的?」男人伸手環抱著女人,雖然她說不要緊,但男人還維持其緩慢的速度抽送著。

  「...只是你總是喜歡做些吃力不討好的事喔?」開始適應體內異物的存在的女人還可以開始開玩笑起來,「我可不是這種笨蛋。」

  「為什麼你今天總是在說我是笨蛋的...」男人的肩膀有點無力地塌下來。

  「因為你根本就是。」女人乾脆地回答道。

  「既然你這樣說...那我要開始的了喔?」男人有點艱難地說。



  「都說你想要便儘管要的了。」,從一開始已經知道--為自己,眼前的男人從剛剛開始已經很努力地抑壓他的欲望的女人說道,「從一開始便在忍耐是不好的行為喔?」

  「嗯。」男人知道,如果眼前的她都作出這樣的邀請,自己不好好回應的話將會是對她的侮辱。



  「你...」男人開始加快抽送的速度,那份緊吮的感覺不知為何帶給他一種莫名的滿足感,「你是只屬於我一個的。」


  「嗯...」從下腹傳來激烈的快感,使女人不禁從口中逸出喘息的聲音,在男人的耳邊聽起來如像在哼唱什麼一樣。




  溫度彷彿突然上升許多一樣。




  「...就把我...當成為,你的樂器...吧。」女人如泣如訴地說道,然後像是想要承受更多屬於男人的愛一樣,欺身貼近那專屬自己的胸膛。

  「嗯。」男人輕柔回抱那向自己貼近的嬌軀,雖然觸碰時有種平時討厭的熾熱感覺,但現在的男人卻完全不介意,甚至連自己的身體也泛起一陣莫名的熾熱。



  「嗄...」發出滿足的喘息聲的是正在透過身體的連合而傳遞自己那份深入骨髓的愛情的兩人。


  腦袋被下身傳來的快感刺激到根本無法思考的些什麼的女人道出自己最原始的那份欲望,「跟我說...你愛我吧。」



  「嗯...」同樣因為情欲而差不多無法思考的男人把頭埋在女人的頸窩,然後以微顫的聲音說出那不經修飾,最原始的情話:「我愛你...比誰都深愛著你...」

  「嗯...」女人抽回一點理智然後滿意地點點頭,接著又讓自己再次沉淪於男人帶給自己的歡愉之中,並用雙腿纏上男人的腰。

  「嗄...」察覺到女人的動作,男人毫不猶豫地施力緊抱著懷裡那如蛇般在扭動的嬌軀,而且亦讓自己的分身進入更深處。




  一次比一次強烈的衝擊,還有對方給予的那份熾熱愛戀令正在相擁的兩人只想順從身體最原始的欲望而活動,想得到更多,想給予更多。

  不住的喘息聲令氣氛變得更為淫靡,銷魂的快感亦同時不斷累積。




  彷彿世上只有對方的存在並沒有其他存在一樣,沉溺於性愛之中的兩人現在只能聽到對方劇烈的喘息和心跳聲,還有感受到那份充斥心胸的愛情,並用之確認對方的存在。

  快感累積,並如潮水般一次又一次衝擊兩人的思緒。



  「啊...」女人那高亢的喘息聲驀地響起,眩目的感覺不住的襲向她,全身亦不禁繃緊起來。

  一直在感受到敏感的器官不斷被濕熱而且緊迫的甬道緊吮的男人喉間亦發出滿足的喘息聲。




  當累積到最後,最高潮的快感便一同襲向兩人,腦袋被衝擊到完全無法思考,眼睛甚至無法對焦,只能失神的看著眼前完完全全屬於自己的情人,聽到的亦只有自己和對方無比滿足的喘息聲。


  然後一切回到寂靜,只有激情過後的餘韻在房間盪漾。




  比起其他一切還要來得重要的存在現在正在自己的懷中,那份滿足感使兩人都不願退開,還是維持在連成一體的狀態。

  激烈的情感好像隨著剛剛的高潮一同慢慢減退,從而轉化成一種綿長而且溫馨的愛戀。


  那份感情彷彿能讓人得到勝過一切的力量;只要有眼前的這人,自己便能超越一切。



  被這種感覺充斥全身的男人不禁輕閉上眼去細味那份獨一無二的感覺和氣息。


  過了沒多久胸口突然傳來的濕熱感覺,使他不禁張開雙眼。


  「怎樣了?」以溫柔至極的聲音問道,並伸手抬起女人的頭,不出所料,情人的臉上正是一副宛如易碎品一樣脆弱的表情。

  「沒...什麼事也沒有。」女人伸手抹去自己的眼淚,但是淚珠就像不受控的掉下,「明明就不是悲傷,亦不是失落,為什麼...」

  輕輕拍著女人的頭,然後笑著說,「我知道。」



  知道男人經已得悉自己落淚的原因的女人不好意思地想要別過頭,但固定了自己的頭的大手阻止了這意圖。


  「因為現在的我也很幸福啊。」男人的眼內盡是溫柔的笑意,然後低頭用唇瓣輕輕磨擦懷內的人兒的唇,「幸福得想要落淚。」

  「嗯。」順從那份充斥心胸的幸福感覺的女人再次主動吻上男人,想要傳遞那份情感,使這一吻既帶著淚水的苦澀,但又帶著愛情的甜蜜。



  吻畢,兩人還是依偎在一起,彷彿一刻都不想放開似的。




  「果然...」擁著自己心愛的人兒的男人開口說道,「只要有你在身邊便能感到滿足了。」

  「嗯,也許吧...只要是人類便會想要找到那個屬於自己,獨一無二的存在,甚至用上自身的自由去換取也可以...這就是所謂的愛情。」女人突然一臉沉重地說著,隨即便一掃臉上的陰霾,綻放出一個比在春天盛開的花卉還要燦爛的笑容,「不過...但當真正陷下去的時候,卻會連自己也沒發現到,因為那份幸福的感覺早已填滿心胸。」

  「然後只要是那人便能使自己得到滿足,甚至連其他想要的東西也比不上他,只想要那人,只想得到那人的注意,而在我的立場則是只想唱到那人的音樂。」女人說到這裡的時候甚至格格輕笑起來。



  「那你不就是跟我一樣了嗎?」男人笑著問。

  「果然人在戀愛的時候會變笨啊。」女人理所當然地說道,「哎呀,難怪總覺得自己變笨了。」

  「我們都是笨蛋啊。」男人滿臉笑意說著,「所以不只有我一個。」



  女人只是輕笑不答話。

  看到這裡男人笑得更愉快,然後張開懷將女人納入懷。




  過了一會,女人窩在男人的胸膛前用手指打著圈,然後傻傻地笑了一下,「吶...如果我說『能在睡醒以後第一眼便能看到自己心愛的人』便是最幸福的事情,你會幫我實現嗎?」

  「當然。」男人理所當然地回答,抱著女人的力度亦加重了一點,「因為那是你所希望的,你想要的。」

  「那我要睡了喔。」女人毫不客氣的在男人的懷裡找了最舒服的位置,再像要確認些什麼一樣凝望男人一下後閉上雙眼。

  「嗯,好的。」男人幸福地笑著,接著體貼地為她和自己蓋上被子,「我親愛的女王大人。」

  「我聽到了喔。」女人沒張開眼,但男人好像看到她的眼睛在笑著一樣。

  「你不是明天還要拍攝嗎?」男人說道。


  「哼,用這些話來拉開話題不是紳士的行為喔。」睡意襲來,使女人的語調變得好像在水面上飄浮一樣。

  「我不逗你了。」男人靜靜地輕撫懷中的人兒的背,然後不再說什麼,讓今天累透了的她有能休息的空間。


  知道男人的細心和體貼,女人也靜靜地讓睡意向自己侵襲,並開始漸漸進入夢鄉,「晚安。」




  「晚安。」溫柔至極的聲音是女人的耳邊響起的安眠曲,讓最後的意識都掉進美好的睡夢之中。


  「希望你能作個好夢吧。」像是在祝福懷裡的情人一樣,男人在她的額角上輕輕一吻,然後亦閉上雙眼。




  夜裡,那份能溫暖心窩的感情宛如藤蔓一樣仍舊溫柔地纏繞著在床上相擁入眠的兩人。






                                          ~完~




後記:


為什麼我總是覺得雖然是アリカ様的生日賀文...但是好像最後都是殿佔了最大的便宜的XDDDDDD
另外...人物崩壞就不要計較了(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紫虛=恆 的頭像
紫虛=恆

時之步伐

紫虛=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楓牧
  • ktkr好帥wwwwwwwww(喂你的重點
    果然黑K(喂)配黑A(喂喂)萌﹐白K配黑A又萌﹐甚至連黑K配白A都好萌啊怎麼辦[掩面

    抱歉﹐這是遲來的楓牧……
    好不容易完成了PROJECT大部份(巴

    「是的﹐我的女王大人。」
    <--這句我看得好HIGH
    因為很難找到你想稱她為「女王」的存在w

    「隨你喜歡」+A小姐的微笑
    超有萌殺攻擊力[掩面羞

    輕舔手指好萌好可愛[繼續掩面

    「…就把我…當成為﹐你的樂器…吧。」
    平時負責KEYBOARD的片倉﹐即使在這時候也能施展他獨有的魅力
    彈奏真是好東西w

    那份感情彷彿能讓人得到勝過一切的力量;只有眼前的這人﹐自己便能超越一切。
    非常同意﹐相信他們合作二十年來﹐靠的是這份感情﹐然後繼續往上挑戰
    ……比如永遠的25歲OL一樣(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