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



  「我想...我還是留在酒店會好一點...」說話的是臉上仍掛著溫柔笑容的男人。


  在場的唯有跟男人共事了20年以上的女人一個像是知道了些什麼了一樣,沒有多大的反應,其他人都是一副可惜的樣子。


  「嗯,那我們走了喔?」女人拉著另一個女人,完全不回頭地離開。


  「嗯,要小心一點喔。」男人臉上的是溫柔的笑容,然後目送所有人離開。



-------------------------


  「剛剛...是發生了什麼事了嗎?」突然被拉走的女人奇怪地問道。

  「什麼事也沒有。」女人笑著回答,但卻讓聽著的女人覺得她的回答非常決絕。


  「...?」


  「那笨蛋,昨天不是叫他好好休息了嗎?」喃喃的聲音雖然很輕,但走在女人身旁的女人還是聽到了,「昨天還是有偷偷走過來幫我弄東西吧?今天早上還要特意走過來叫我起床,哼。」


  「...耶?」聽到這裡的女人好像終於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要走了喔?你還站在那邊做什麼?」



  說到底只是不滿自家的情人不好好地照顧自己的身體吧?這兩個人啊,為什麼到了這個年紀還是那麼不坦白的啊?--差不多是被人用拉的方法帶走的女人苦惱地想著。




後記:老夫老妻mode好萌(小姐你自重),這次的設定是20年以來的第一次登台表演w我還是不相信某殿會被丟在酒店啦(毆),一定是有原因的(喂喂喂),被當作磨心(?)的女人其實就是k孃啦w

創作者介紹

時之步伐

紫虛=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