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了……我放棄,角色們都自己在動沒理我這個作者的心情嘛(?)

紫眼的事遲點再算了,現在繼續閃光吧你們orz

 

未來--章九

 

 

 

 

  為方便第二天行程的考慮,還有換洗的考慮,從嘉嘉大廈離開以後,雖然距離與客戶見面的時間還有很久,但況天佑和馬小玲還是決定先到美孚,在那之前兩人先偷偷摸黑溜進荔枝角公園游泳池的更衣室洗澡。



  可以算是造成都市傳說的可能性都不管了。

 

 



  「你剛剛在我拿到伏魔棒之後提出的建議是什麼意思?」馬小玲一點也不浪費時間,一邊追問紅雪風暴剛剛說的是什麼意思,一邊洗澡。


  「宿主得到的概念雖然沒有力量,但擁有大量資訊,宿主可以讀取那些資訊。另外可以用盤古之力直接同化,會得到構造一樣的武器。」


  「如果可以回到未來,我根本不需要兩把伏魔棒啊……」馬小玲有點頭痛,不過她還是再問自己最擔心的問題,「重點是,會有後遺症嗎?」




  畢竟現在的自己已經跟以前不一樣,如果失控起來都不知道要找誰來阻止自己了。




  「理論上沒問題,但對方是命運,宿主在同化之後會得到推算的概念。」


  「如果得到命運推算的能力,那我不就是成為了命運嗎?這樣子我們之前那麼辛苦是為了什麼?」馬小玲第一時間拒絕。


  「但宿主的能力跟本體相較起來並不完整,需要進一步強化。」


  「我不是瑤池聖母,也不想變成所謂的神,不要拿我跟盤古族人比較。」馬小玲冷冷地說。




  「宿主在意的過去可能可以在命運的推算中得到答案。」


  「?!」馬小玲驚訝起來。


  「因為有推算的力量,便可以從過去所有的資訊中推算結果。」


  「你到底是不是瑤池聖母的力量啊?」馬小玲哭笑不得地問,說成這樣害到她心動了,因為回憶起2003年時的心痛一直都揮之不去,「為什麼會建議我取得命運的能力?」


  「因為宿主跟本體相比起來實在太弱,需要快速變強,而且推算只要不主動使用便沒有影響。」


  「老實說,連命運都被消滅了,我想不到還要變得那麼強要做什麼,好讓我有足夠的力量滅世嗎?」馬小玲繼續苦笑。


  「……」


  「好了,我知道你是為我著想,但給我時間吧。」馬小玲已經差不多洗好了,不過像突然想起什麼一樣,「雖然跟瑤池聖母的力量有差距,但是現在我能超渡怨靈嗎?」


  「一般的怨靈沒問題,但像上次使用命運之力的宿主遇到的那一種就沒辦法。」


  「上次的是特例,不是常常遇到的。」馬小玲愉快地說道。




  變成現在都不知到底是盤古一族還是殭屍的身體後,所有馬家的道法都沒法使用,不過這身體還是有點用嘛。


  雖然失去最熟悉的攻擊手段,但換來超渡怨靈的能力,還有殭屍的恢復力,體能,速度等,適應這身體的改變後,絕對會比以前的自己強橫得多。



  不過想到這裡,馬小玲一邊在抹乾頭髮,一邊不禁自嘲起來,剛剛才說過自己沒必要變強,現在卻在想這樣的事。




  看來安定下來後真的要跟天佑商量一下,到底要不要接受紅雪風暴的意見。




  那份莫名的不捨,心痛,還有不甘,就像還在跟人王對峙的那個晚上一樣,從來都沒一刻離開過,相信天佑也是一樣。


  無論如何,自己都真的很想把記憶中消失的那一塊找回來,而且有感覺這一塊很重要,還是自己本來完全不想忘記的。

 

 


  「天佑,我已經好了。」馬小玲從剛剛就感覺到況天佑已經在女更衣室內等著自己,所以她加快速度穿上衣服。


  變成殭屍之後,對馬小玲來說第一個好處大概是不用擔心皮膚老化的問題吧?只見她連平時洗完澡後會使用的護膚品都沒拿過去自己的。


  「現在的時間還是很早。」見到馬小玲出來後,況天佑看了一下天色,「我們要做什麼嗎?」


  「現在才剛五點沒多久嗎?為什麼我總覺得我們在這一夜做了很多事的?」馬小玲看了一下掛在牆上的時鐘,「不過這裡也快會有人來的了,我們出去吧。」


  說完,馬小玲很自然就牽起況天佑的手,兩人一起離開。








  離開泳池更衣室後,兩人很自然就在外面的公園找地方坐下來。


  「天佑,如果說我想要融合命運的概念,你會阻止我嗎?」在公園的長椅子上,像一般在公園裡談情說愛的情侶一樣相依著的二人又開始進行很不浪漫的對話。


  「你知道我底線在哪裡的。」雖然說,對話不怎浪漫,但兩人的語氣和動作還是很親密的。


  「嗯,我當然不會做有危險的事。」馬小玲在況天佑的懷裡找了個更舒服的位置,「而且這跟我們過去的記憶很有關係,紅雪風暴說我可以透過推算把過去的前因後果都推算出來。」



  「可以知道為什麼想起03年的時候,為什麼我們總是有一份心痛嗎?」況天佑有點著緊地問。


  「嗯。」


  「那就在安定下來時……」況天佑想起著緊這件事的不只自己,馬小玲也一定很在意,所以便沒有說下去。


  「不要緊,我也是這樣想的。」馬小玲輕笑起來。


  「我們找到住的地方以後要怎樣?」心情變好的況天佑忍不住輕吻了馬小玲的耳垂一下。


  被況天佑弄到有點不好意思的馬小玲想了一下,然後才懶洋洋地說,「在過去的我沒工作的時候,便悠閒地過日子,學怎樣做普通人吧。」


  「也好,我們這麼多年來都沒活得像一個普通人呢。」況天佑笑著說道。




  誰叫他們一個是游擊隊隊長變成的殭屍,一個是驅魔龍族馬氏一家的傳人,本來就是想普通也沒辦法普通。




  現在雖然處於無法估計之後會發生什麼事的環境,但其實已經像是從天上掉下來的禮物一樣。


  當然發生事情的話他們兩人還是會挺身而出,但在沒有事的時候,在這時空裡,他們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




  這是多麼不容易的事。




  「聽箭頭說過,你把跟我相遇視為一個奇蹟。」況天佑的話使馬小玲再次有點不好意思,「對我來說又何嘗不是?」




  「因為與你相遇,才知道殭屍也可以去愛人,甚至因為愛情而突破了等級的限制,這些都是跟你相遇後才發生的奇蹟。」況天佑輕輕地說道,然後突然道歉起來,「對不起,之前還說什麼改變過去的話。」


  「嗯,我也是這樣相信我們相遇的奇蹟,所以我會好好守著過去的自己。不只是為了2004年那個世界,也是為了我們的相遇。」馬小玲堅定地說。


  「嗯,為了我們相遇的奇蹟。」況天佑也堅定地說。




  「不過在那之前,我們要先處理眼前的問題……幫陳先生弄完他的物業以後,晚上還要跑一趟長洲。」


  「也是兇宅嗎?」一提到長洲而又馬小玲工作有關的話,很自然就是有名的自殺地點──東堤,這可是連不怎樣看新聞的自己都知道。


  「嗯,雖然有點遠,但跟陳先生在美孚新邨的單位不一樣,那裡是真的有怨靈,所以我當時才會急著過去。」馬小玲解釋道,「在2000年的時候,本來陳先生的生意我是排到後天的,所以今天我截下來的就只有晚上長洲的生意。下午的假生意我留給過去的我了。」


  「我們不去看嗎?」況天佑擔心地問。


  「因為是假的,所以連道法也用不上,沒問題的。」馬小玲笑道,「如果你真的不放心,我可以在等一下的生意中手腳快一點,反正只是驅散房子裡的陰氣和佈一個簡單的風水陣就好了。」


  「今晚長洲那邊會提供住宿,不過就要辛苦殭神被人認為是我徒弟了。」馬小玲繼續佻皮地笑著說。


  「我沒所謂。」況天佑也笑著說,「感覺就像要出遊一樣,真有趣。」


  「大概也只有我們兩個才會把這樣的行程當出遊。」馬小玲突然想起些什麼一樣,「現在只差去長洲的船費……」

 

 



  去長洲的船在中環碼頭才有,以致躲在船頂之類的事會很不合理……


  畢竟維多利亞港是很繁忙的。






  「放心吧,殭屍的速度夠闖閘的。」自信滿滿的況天佑看來曾經是慣犯。


  「……」馬小玲無話可說,過了一會兒才無奈地說,「就當是嫁殭屍隨殭屍吧。」


  「你要學的還很多呢。」況天佑的話引來馬小玲的白眼。


  毫不吝惜白眼的馬小玲決定暫時不要理會況天佑,輕輕地別過頭。




  被漠視的況天佑愉快地笑著,看來他很珍惜跟馬小玲鬥嘴的機會,不過他的注意力很快就放在關心馬小玲的身體狀況之上,「距離九點還有點時間,你要不要睡一下?」


  「剛剛才醒來沒多久,不用了。」雖然知道對方是在關心自己,也雖然知道自己還未適應身體的變化,可能真的需要休息的馬小玲回應道,「就這樣繼續陪我聊天吧,還是說想睡的是你?」


  「是有一點啦……你在過去一個月都在睡,但我沒睡很好呢。」況天佑作勢打了一個呵欠。


  不太明白為什麼況天佑會突然這樣說的馬小玲奇怪地看著他,他這個人明明就是不用睡也可以活蹦亂跳的,為什麼這麼突然把話題轉到這方面。


  「肩膀借給我。」況天佑很自然地說道,然後很自然地依在馬小玲的肩膀上閉上雙眼,動作中的眷戀表露無遺,「你不想睡也休息一下吧。」




  終於知道況天佑為什麼要這樣做的馬小玲笑著,這個人真的是……


  一直唸她把感情藏起來不讓人關心,他自己不也是這樣嗎?把關心的舉動都藏起來,總是用這種迂迴曲折私方法來表達。




  「知道了,衰殭屍。」馬小玲輕輕在況天佑的耳邊說道,「下次真的想我不要勉強,用強硬一點的方法來表示吧。」


  不知道況天佑有沒有把話聽進去。

 

 

 

 

                                  ~未完待續~

 

創作者介紹

時之步伐

紫虛=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