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這篇是當時院長被推下海宣告死亡和失蹤之後的妄想,真的很不想看到夫人在不知道院長沒死的情況之下殺叫獸,又很不想院長莫名其妙不讓夫人知道自己沒有死,所以馬上就(RY

 

 

 

  〈隱衷〉

 

 

 

 

  他知道方思瑤正在隱瞞一些事情,只是他猜不到她在隱瞞什麼。

 

  甚至,他看不透方思瑤在擔心什麼。




  當上檢察官之後第一次遇到這樣的情況。




  以「小卒子」的身份混到鍾偉哲嬸嬸身邊,並且在方思瑤出意外的時候把她救回來的年輕檢察官不禁以看著「獵物」眼神看著自己手上的報告書。







  『曉婷。』




  他是後來聽取下屬的報告,才知道躺在病床上,身體因毒藥而嚴重受損的女人,在還未真正完全恢復意識的時候,已經在不斷呢喃這個名字。





  當然,自己知道那個名字代表誰。



  江曉婷--方思瑤和鍾偉哲婚姻的第三者。




  只是他不明白,為什麼方思瑤會那麼重視這個第三者,甚至她醒來之後第一時間就要求要見對方。



  詢問原因的時候,她只是用「最好的朋友」作為理由帶過。



  但由於江曉婷是鍾偉哲身邊的人,為免對方有可能把方思瑤還活著的消息告知鍾偉哲而打草驚蛇,小組的人包括自己一致認為不可以將方思瑤活著的消息告知對方。



  除非方思瑤有更合理的理由,不然她現在還生存的消息絕對不能任何讓涉案人士得知,特別是江曉婷,因為她的母親和男朋友都是讓方思瑤遇上意外的嫌疑犯。




  當他向還是虛弱得只能躺在病床上的方思瑤解釋警方無法讓她與江曉婷見面的時候,她那雙無神的眼睛出現了不尋常的驚惶,甚至更多的是悲慟。

 

  這非常反應不尋常,直覺讓自己覺得她在為江曉婷隱瞞些什麼。



  在自己追問的時候,卻拒絕再透露更多,甚至拒絕為她自己身上發生的意外提供更多資訊。




  直到自己承諾會暗中保護江曉婷之後,她才願意跟警方合作,但是她還在隱瞞一些很重要的事。



  直覺覺得這件事可能會影響他們對意外的調查,只是由於方思瑤不是疑犯而是受害者和證人,他們不能強迫她說出她不想說的事。




  自己到現在都無法得知方思瑤到底在隱瞞什麼。

 

  只知道那件被隱瞞的事一定跟江曉婷有關。

 

  後來經調查後發現江曉婷是方思瑤的保險受益人,自然視她為嫌疑犯之一,但是她在意外事件中有完美的不在場證明,而且她得悉方思瑤出事之後的反應不像是裝出來的,所以目前警方沒有把她視為主要的調查對象。




  是的,跟方思瑤一樣,江曉婷的反應也極之不尋常。



  那個在方思瑤出事的那天晚上,在現場暈倒,無法進行筆錄的人。



  她的反應很奇怪,再加上她跟鍾偉哲的關係,所以自己有特別留意她。



  在筆錄的時候,她直言不諱其與方思瑤曾一同於遊艇的甲板上觀看煙火,後來因為公事而離開甲板,之後沒多久方思瑤便出了意外。



  由於她到船尾接聽電話一事有很多目擊者,目擊者也能證明在目前由警方推斷出的意外發生的時間裡,江曉婷都在船尾,所以她自然擺脫嫌疑。




  但是之後江曉婷的舉動很不尋常,到方思瑤要求警方保護她的時候,自己才發現她對鍾偉哲動了殺機。



  而且是寧願與鍾偉哲玉石俱焚的殺機。




  要不是自己在天橋上阻止她跳下,她一早就把鍾偉哲一同拉下,以那天橋的高度推斷,江曉婷是有心與鍾偉哲同歸於盡的。



  之前鍾偉哲的車禍,會不會也是……




  這是自己想不通的地方。




  根據方思瑤和江曉婷,以及其他人的口供,她們兩個只是很要好的朋友,而且所有人都能證明江曉婷是鍾偉哲的女朋友,那為什麼江曉婷會用同歸於盡的方法來對付鍾偉哲?為什麼方思瑤要求親眼見到江曉婷安全才跟警方繼續合作?







  自己腦海中總是有些什麼是自己抓不著的,已經很久沒有這樣的感覺。



  有趣,真的很有趣。



  本來只是以為要調查一件跟商業有關的罪案,怎知道到現在會加上濟仁醫院院長被謀殺未遂,甚至案件的受害人為自己的意外隱瞞了些什麼。




  這不是太有趣了嗎?

 

  他喜歡這樣的案件。

 

創作者介紹

時之步伐

紫虛=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