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subasa同人∮沙羅雙樹

  


『原來你就是那一個世界的女皇。』

 


那是個簡單而且平凡,並帶著敵意的相遇。


簡單地遇見,然後簡單地戰鬥起來,
最後簡單地被那人阻止。

 

一切看起來也只是十分平凡的故事,但卻令人念念不忘。


在漫長的生命之中第一次感覺到有事物是值得追逐的。

 

每天都期待在明天的到來,甚至待在人類的世界也成了一件愉快的事情。

 

卻忘記了人類的生命於妖物而言,就如同晨間的露水般短暫和脆弱。


“奉獻心靈 焦灼身體
 從愛情傷痛 綻放的花朵
 是在清晨綻放 卻又凋零的夕暮
 反覆直到 與露水消失殆盡的那天”

 

 

 

『不殺我嗎?那麼下一次,我仍然會出現在你的面前...然後阻止你。』


一次又一次的對戰,不論勝負都令人樂在其中,總不想這微妙的關係消失。

甚至令人做出從來不會做的蠢事,放過對自己懷有敵意的人。

是的...不想那個人從此不見,只要她還在...就可以了。


“但至少為了 親愛的你   
 潔白盛開的 沙羅雙樹 ”

 

 

 

『我們的關係真微妙,竟然成為了好朋友呢...?』


從什麼時候開始形成的...?那種被稱為愛戀的情感。

想要看見那任何時候都非常認真的臉掛上笑容。

想同樣擁有談論重要的女兒時的溫柔。

想要將那身影留在身邊。

真是些莫名的欲望,而且無法得知為何會產生這樣的情感。

只知道以前的秘妖已經不存在。


“為愛戀所困 所結合的羈絆是
 脆弱的命運無常 ”

 

 

『為什麼要放下道具...?這是因為...我相信你。』

第一次有人這樣說,自遇到這人以後...已經發生了很多很多的第一次。

第一次發現戰鬥原來不等於殺戮,
第一次交上朋友,
第一次想要留在一個人的身邊,
第一次覺得自己渺小得可怕,
第一次害怕失去...

然後...第一次愛上一個人。


“從與你邂逅的那一天起 
 不眠的思念 便教我窒息
 就算用盡 全部心力去愛
 我也知道這份愛情 難以圓滿 ”

 

 


『喜歡一個人的感覺...就是這麼簡單的感覺,所以即使會悲傷,人也會不顧一切地追尋...就像我和你一樣。』


「你們兩個愚蠢的人類...」一直所積下來的怨氣,再加上內心像失去了什麼的悲傷使自己再也無法安靜下來。


那個人...那個高潔而美麗的靈魂...已經不存在了。


張開手接納與人類不同的存在,而且能以平常心對待在他人眼中的妖物的溫柔...


「全都不存在了!」大聲的呼喊像是要揮開心中的悲傷一樣,擁有一把長長藍灰色頭髮的妖姬伸出手叫喚回應自己的召喚而出現的蛟。


除了得到悲傷以外,已經失去所有了...


“為什麼 我們要在這裡相遇
  一起墜入 悲傷的愛戀呢 ”

 

 

 

『人類世界的月亮...經常是只有自己一個存在,就像被孤獨地留在天空一樣。』

不經意間看到在蛟身後,懸掛於夜空中的紅色彎月。

突然覺得這自小看著的月亮特別刺眼,是因為自己已經看慣了人類世界那個散發淡銀色光芒的月亮嗎?

現在...在連星星也沒有的晚上,只有孤身一人的自己,總覺得很悲傷痛苦。

 

“為什麼 星子與呢喃的明月  
 當我們一起仰望時 會那麼痛苦呢
 徬徨的情路  我的心願渺茫 ”

 

 


『人類的生命,實在太短了呢...秘妖,所以我一直都盡可能不留下任何悔恨而活著。』


溫暖得會令人灼傷的擁抱卻令人無法逃離...

然後,自己的生活便起了很大的變化,多了另一個存在。

即使是不被接受的存在,也會有擁有幸福的權利吧?
即使是無法作出承諾,自己也只會屬於那人吧?
即使是死神也無法這樣快來臨吧?


“但至少為了 親愛的你  
 輕輕悄悄 綻放的沙羅雙樹
 卻連一聲 我愛你 都說不出口  
 我隨愛戀凋零 ”

 

 


『你不需要用再以這些術來對付人吧?秘妖?』

那時候真的相信不需要再用秘術的自己是不是太傻了?


到另一個秘術師出現在自己的面前時,後悔也來不及,意識便立即沈沒於虛空之中。


淚也來不及落下。


“感謝能夠遇見你    現在卻還這麼想
 是不是太傻
 為愛情哭盡眼淚的今晚 
 明明已經在心裡發誓要就此遺忘的”

 

 


『感覺好了一點嗎...?』

總覺得失去了些什麼,直到唇被一種熟悉而柔軟的感覺覆上時,才知道自己失去了什麼。


然後被控制的妖姬眼中重現光芒,但回神過來後...便看到一片刺眼的緋紅。

被溫暖的臂彎圈著的感覺很真實,但卻悲傷。


比受傷還要痛苦的感覺,原來便是這樣簡單的...悲傷。

「是我做的嗎...?」不自覺地問道,但淚已經不受控地落下。

「放心...不是你...」臉上的笑容,曾經令自己一再淪陷的溫柔,現在只令人感到悲傷...

但卻無法憎恨這讓自己感到這樣悲傷的人--那個自己心愛著的人...

因為,若是自己,也會這樣做...


而且理由是一樣的。


“為什麼 一個眼神的交會 
 我們就能心靈相通”

 

 


『對不...起呢,要你獨個兒承...受這痛苦,但是我...不喜歡看到你那對漂亮的眼瞳...暗淡無光。』


「我知道...我全部都知道,所以你不用向我道歉啊...」彷彿看到那時候向自己道歉的人一樣,妖姬悲傷地笑起來。

「為什麼...到現在仍然不能忘記你的聲音...?為什麼...每次想起時,都會像第一天失去時般痛苦?為什麼...會不能遺忘的?」

“為什麼 每每聽到聲音 
 我的心便失去 回去的方向
 徬徨的情路 我的心願渺茫啊 
 徬徨的情路 我的心願渺茫啊 ”

 

 


『謝謝你...還有再見了...』


「所以說...就只有你們這兩個愚蠢而且渺小的蟲子不能被原諒!」已經遵守不殺人這承諾太久了,差點忘記人與妖其實差別很大...


吶...現在我所殺的,是殺害你的,傷害其他人的愚者...那麼跟你的約定也不算打破吧?

 

讓我能為了你做些什麼吧...


“但至少為了 親愛的你 
 沙羅雙樹潔白盛開”

 

 

               ~完~

後記:不要問我這是什麼,只是上次剛好看到電視台在撥第二季的tsubasa,又剛好撥到有新自創劇情的高麗國,看到秘妖的回憶,特別是聽到那句「你媽媽用最強的術勝過我。」便忍不住自行補完了(喂)
   媽媽級的百合其實也很好啊XDDDDD




~片段~

「不想你離開...這種心情...是以前從未擁有的。」認真地看著眼前的人

「?」瞪大眼回望著坦白說出自己心情的女人,這美貌足以迷倒眾生的女人,竟然對自己說出這種話...總有點奇怪。

「不可以這樣說嗎?」看到眼前人驚訝的表情,說話的人不好意思地問道

「只是有點驚訝罷了。」釋然地安慰不好意思的女人「不--應該是有點高興才對。」

「高興?」傻眼地看著應該是自己的敵人,但又莫名其妙成了自己的朋友的人。

「對啊,因為有這種感覺的人原來不只是我一個。」臉上的笑意如今看起來是如此幸福。

 

張開雙臂,驀然將擁有比人類更強大的力量,被其他人視為妖物的存在納 入 懷 。


「真的令人很高興的說話呢,秘妖。」將擁有比自己強大得多的力量的人抱進懷而且又毫不畏懼,可能這便是這人最強悍的地方,因為. . . 她願意相信別人。

「會很高興嗎?」由於一直以來都是只有自己一個,所以對所謂的感情並無感覺的人,如今只能傻傻的問道

「當然呢,如果自己重視的人對自己說出「你很重要」這些說話,是會令人感到非常高興的呢。」輕笑起來

「我是你重視的人嗎?這個身為人類眼中妖物的我?」

「這個只是人類的看法罷了,你沒聽過嗎?「異為妖」,將你稱為妖,只不過是因為你現在身處人類的世界罷了,如果我到你的世界時,便是我是妖的了。」

「是這樣的嗎?」一遇上這秘術師,便好像什麼都會發生,什麼都是如此自然一樣。

「嗯,要去看看我的女兒嗎?一起去?」

「嗯?」

「不去嗎?」

「要去...」回答的聲音如蚊子飛過一樣細弱。

創作者介紹

時之步伐

紫虛=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