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我這輩子都不會明白某些中國人的想法

 

如果連自己的錯都不承認的話,請不要對日本首相參拜靖國神社諸多批評,因為那只會令人覺得很可笑和無恥。

 

 

 

曾鈺成﹕六四鎮壓肯定錯 指紀念活動變政治姿態



【明報專訊】今年是六四事件20周年,立法會主席民建聯曾鈺成昨表明,不會反對別人參與紀念活動,但他認為這些紀念活動已變成政治姿態。他直言當年中央鎮壓學生「肯定是錯」,但平反六四對中國不是最好的事,真正對六四事件受難者公道的做法,是借鑑歷史,用進取辦法促進國家走向文明開放。

他又透露,自己曾經跟中央主理香港的官員討論香港政制發展,但對於自己大部分意見,那些官員都不願意接受,不過他會繼續爭取,但不肯透露內容。

曾鈺成昨日出席樹仁大學新聞與傳播學系周會的演講時表示,自己在1989曾參加百萬人遊行,但現在的紀念活動已變成政治姿態,他不會參加。他說﹕「(紀念)自己有自己方式,不需要讓人看到……出席的紀念活動變了政治姿態。」

他又形容:「(中央)鎮壓學生一定是錯,但天安門當日事件很多真相未弄清楚,過去20年聽到很多不同描述講為何發生這悲劇,有些聽上去很荒謬,但不幸地可能是事實。」

籲用「進取辦法」促國家開放

他說,不會反對別人繼續表達對中國政府處理六四手法的不滿,「但真正對六四的人公道,是用最進取辦法令國家走向文明開放,我有生之年未必見到」。他又說﹕「問我有無同中央講平反六四?無,但有同中央主理香港官員講香港政制發展,他們不是大部分接受,大部分都不願意接受,不過會繼續爭取。」

李卓人:不要侮辱別人的情懷

支聯會副主席李卓人表示,曾鈺成指六四紀念活動是政治表態的說法,傷害了港人的感情,「自己無情,不要侮辱別人的情懷」。他又強調,若中央連六四都不願平反,怎能期待中央會走向民主。

曾鈺成又在演講中,提到傳媒將受訪者的意思簡單化,未能真確反映整個意思,沒有考慮到當事人及其身邊的人的感受,「這是最不開心及無奈」。他舉例指出,03年民建聯區議會選舉失利,他辭任黨主席後,向傳媒談到政府民望高低影響民建聯,是榮辱與共,「當時有傳媒聽到這4個字,有嘲弄的面色……所以我半說笑地說,不過,榮就無咩,辱就好多……翌日報紙就賣,曾鈺成:支持政府,有辱無榮」。

抱怨傳媒曲解言論

他又提到當年指7.1遊行是被誤導一事,他澄清那時是說「警察都可隨便入屋拉人」的擔心是被誤導,但翌日報紙就大字標題指「50萬上街被誤導」。他說:「就算我無政治智慧,亦不會講上街是被誤導。」

 

 

 

還有我很肯定自己不是擺出一種政治姿態,最少我不會再去用什麼冷戰思想,我對某黨的觀感全是我讀歷史和看新聞得來的,畢竟某國現在也不是所謂的共產國家不是嗎?

不過也不用冷戰思想啊?光是看維權律師還有流亡民運人士的狀況已經知道,這個國家從來都不喜歡一些會令自己進步的人類不是嗎?上次買回來的「我想回家」,只是看已經覺得很心酸了,他們到底做錯了什麼?

 

根本沒有!

 

他們被迫流亡20年,在異鄉20年的原因是因為他們反貪腐,支持民主,追求自由。

 

這便是我們偉大的祖國。

 

可能我應該說他們有錯的,他們錯在相信了這個國家的政府真的是為了人民而著想,他們錯在相信那原已經滿手鮮血的政黨。

 


到底是我們不愛國?還是這個國家不愛我們?不,應該政治正確一點--

 

 

到底是我們不愛國?還是這個國家的領導黨不愛我們?

 

 

 

 

雖然今年(以後的3年也是)的六四燭光晚會無法參加,不過到時候可能會放首血染的風采之類的歌出來吧。

 

希望到我回去的時候不是已經平反,便是能在香港這塊中國國境的土地內繼續為死者的不幸而弔念吧。

 

 

 


 

 

以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紫虛=恆 的頭像
紫虛=恆

時之步伐

紫虛=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某河童
  • 對死者的默哀,原來從來都是政治手段。

    每年風雨不改的聚集在維園,原來從來都不是對六四公道。

    很好,就衝著這兩點,我連發怒都做不到了…… 很囧很絕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