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世界果然比我想像的有趣多了。」正與靜留在咖啡店休息的夏樹笑著說。

  「對,能看到很久沒看過的『夏樹』真的很有趣。」坐在夏樹對面的是笑得像狐狸一樣的靜留。

  「囉嗦。」夏樹拿著咖啡杯的手不自覺地一頓。


  眼前這個從還在加爾貝羅德當學生就相伴在身旁的女人當然看過自己失態的樣子,而且還看過很多次,但是大概都沒有這次那麼嚴重。

  這讓夏樹有點掛不住面子。


  「我沒想過這個世界的人類會發展出那麼有趣的知識體系。」決定不再理會靜留那調侃的表情,整理好自己的思緒後,夏樹才正色地看著靜留。

  「這一點我同意。」靜留回想上午在圖書館看到的書,她也對這個世界的人類充滿敬意。

  「不過,是因為人性具普遍性嗎?總覺得就算世界不一樣,面對的情況也差不多。」夏樹若有所思地說道。

  「我覺得是人類都有劣根性吧。」靜留像是想到什麼而笑著說。

  「不過真的不得不佩服這個世界的學者,他們真的提出太多有趣的學說和理論了。」夏樹再喝了一口咖啡,「真希望有多點時間可以……」

  說到一半的夏樹突然停下來,沒有再說下去。

  「啊啦,不用提防有人聽到喔,這裡不是加爾貝羅德。」靜留笑得誇張。

  「我只是……」夏樹紅著臉抗議道。

  「我沒打算指責夏樹。」靜留喝了一口紅茶之後才說道。

  從外表看來沒什麼,但是夏樹直覺覺得靜留的心情突然轉壞。


  如果跟以前的自己說:「有一天你也會覺得自己的直覺比什麼都來得準確。」,應該會立即換到自己的白眼,可是現在的夏樹只想知道為什麼靜留的心情突然轉壞。


  「靜留?」夏樹放下自己手上的杯子,直直地看著靜留。

  「怎樣了?」靜留隨意地回應道。

  「你……」夏樹微微皺著眉,其實她很不喜歡這種被靜留拒諸門外的感覺。


  更麻煩的是靜留是個很會鑽牛角尖的人,若是放任她自己一個胡思亂想,最後受傷的仍然是她。

  這是現在自己不能接受的事。


  像是想要避開夏樹的視線一樣,靜留拿起自己的杯子,再一次輕啜杯中的紅茶。

  只是夏樹好像不打算放過她。


  「如果我不需要覺得自己有錯,你也不需要覺得自己有錯。」靜靜地觀察了靜留一會兒的夏樹突然如此說道。

  靜留沒有馬上回應夏樹的話,只是從她拿著茶杯的手頓了一下可以看出她的驚訝。

  過了一會兒,靜留才像投降似的看著從剛剛開始就一直都沒有移開視線的夏樹。

  「我明白『靜留』的感受。」苦笑著的靜留說出了一句沒頭沒尾的話,「我可以了解,她在害怕什麼。」


  腦海中再一次浮現不屬於自己的記憶,靜留甚至可以看到「她」在鏡前練習如何更自然地向「夏樹」道別。

  之所以會逃離,並不是因為害怕「夏樹」會拒絕自己,而是因為「害怕」自己……

  從「祭典」結束之後,「她」就一直在想--再待在「夏樹」身邊,自己會不會再一次變成那可怕的「異類」……

  那個會選擇夏樹,放棄世界的自己?


  自己,會不會有一天,也會跟祭典時的「靜留」一樣……想到這裡,靜留再一次拿起茶杯,想掩飾逃開夏樹視線的動作。


  夏樹像是要不讓靜留逃走似的堅定地看著她,然後搖搖頭,笑道:「承認吧……我們只是沒有遇到需要抉擇的時候。」

  靜留那雙好看的眼睛不小心透露了一點點的驚訝,只是她很快就控制好自己的情緒。

  「你擔心的事,其實可能真的會發生。」夏樹繼續苦笑道,可能在阿爾泰發動的戰爭以前,可能自己還可以欺騙自己,但是在那之後就不可能了。


  知道自己心中最重視的是靜留,甚至開始愈來愈偏向她的時候,就知道如果有一天真的要選擇的時候,自己會先選擇靜留,因為對現在的自己來說,世界、學園都沒有靜留那麼重要。

  其實還未來到這未知的世界以前就知道,「不需要抉擇」是一種幸運,所以自己才會用盡一切方法,阻止最壞的事態出現。

  不明不白地來到這個世界,「看」到「自己」和「靜留」經歷過的事之後,也就更加確信那是一種幸運,因為自己和靜留都沒有「機會」去作這樣的選擇。
  

  「夏樹……」這一次,靜留真的沒有再去掩飾她的驚訝。

  「可能有點自欺欺人,但是我認為事情未發生,就不是罪。」夏樹看著靜留的眼神好像多出了些什麼一樣,「你跟『你』一樣,其中一個缺點就是想太多。」

  聽到夏樹的話後,靜留輕輕搖頭,用最認真的語氣說:「我並不是想太多,而是--到了選擇的時候,我真的會作出跟『她』一樣的選擇。」

  是的,自己一定會作出相同的選擇,之前不是有作過惡夢嗎?真實得讓人以為是真的惡夢。

  作為「異形」的自己,本來就認為夏樹比其他一切,甚至比自己更加重要,這還是有一點自知之明的,不然也不會慶幸在學園還有其他人可以阻止自己。

  「靜留。」夏樹用沉穩的聲音叫停了陷入自己的思緒的靜留,「如果光是抱有想法就是一種罪的話,那麼我跟你同罪。」

  「夏樹……?」靜留有點不知道要怎樣回應夏樹。

  「不用覺得驚訝,『差別』本來就是情感的其中一個元素,不是嗎?」夏樹輕笑起來,「我跟你是一樣的,所以有事的話,我跟你應該會有差不多的想法,甚至會有差不多的決定。」

  聽到這裡,靜留突然有點不知道要怎樣回應夏樹。

  大概因為夏樹是個忠於自己情感的人,也個會坦誠面對任何事的人,才能夠那麼平淡地說出那樣的話。

  亦是因為這樣,才會那麼吸引,讓人移不開視線。

  這樣的夏樹了解,甚至會選擇擁抱自己的恐懼……


  「夏樹是存心想害我哭的嗎?」思緒繞了很大的一個圈子的靜留,像了發了一下呆才回應夏樹,為了掩飾失態似的以最輕鬆的語氣笑問著。

  「如果那麼簡單就能讓你哭的話,我想我會省下很多功夫。」夏樹沒好氣地瞪了靜留一下。

  「夏樹真討厭。」靜留繼續笑得開心。

  「我說的只是事實。」夏樹從靜留的表情得知,她的心情已經比剛剛好多了。


  畢竟,在事情未發生之前就想太多,其實真的沒有任何意義不是嗎?

  相視一笑的二人好像從對方的眼神中「讀取」到相同的意思。


  「接下來還想去什麼地方嗎?」靜留看到夏樹鬆一口氣的表情,不禁衝著她輕笑起來。

  「我想多看一下這個城市。」夏樹別過頭看著咖啡店外的街景,「這個世界真的很有趣。」

  「嗯。」靜留點點頭,反正本來就是夏樹說要去什麼地方自己都不會有意見,而且自己也真的很想多看一下這個「世界」。

  「再休息一下便出發吧。」夏樹開心地笑著,雖然到現在都完全沒有回去的頭緒,不過有靜留在的話,一切都好像變得沒那麼令人煩躁。


  「真的,很久都沒看到夏樹這麼興奮呢。」

  「囉嗦。」

創作者介紹

時之步伐

紫虛=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9576迷
  • 生日快樂~我最愛的靜留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