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於都跑出來了~血色之夜的第四章....囧
不過這篇好像比較長,請慢慢食用,下一夜可能會有些奇怪的酒醉鏡頭出場....(這是劇透啊!!!囧)


《血色之夜》章四
第Ⅳ夜





擁有漫長的生命,
到底是好,還是壞呢?
也許沒有這樣的苦惱,才真正擁有幸福。






  夏樹從醫院回來以後,變得有點不同,但在哪裡不同?舞衣卻又說不出來。

  「夏樹在醫院遇上了什麼而沒在電話中跟我說的嗎?」晚上夏樹回來以後,舞衣在命睡了以後的空閒時間問正在看電視的夏樹。




  『對不起了,巧海。』雖然這次聽夏樹的描述,那個「巧海」又只是一次的巧
合……但這正好,現在的自己比較擔心的是夏樹多於同樣身為夢魘的弟弟啊。


  「遇上了比我還要長生的吸血鬼。」到這時夏樹才記起自己剛剛並沒有對舞衣說自己遇上了什麼,不過她的回答卻依然自然得很,就像是在說人需要呼吸之類的說話一樣自然。

  「活得比夏樹你還要久!?」舞衣一副驚訝的樣子,然後小心地察看夏樹有沒有受傷。

  「不要用這樣的眼神來打量我,我又不是看到誰都會跟他幹場架才高興的人!」察覺舞衣的動作,坐在沙發上的夏樹無奈地撫著自己的眼眉。

  「真的沒跟他來一場?」舞衣用疑惑和不信的眼神來看著夏樹,雖然一直以來夏樹也不是會主動挑起麻煩的人,但麻煩可是會一直追著夏樹跑啊?



  簡單點來說便是人類口中的黑他。


  這次的相遇竟然沒引發另一個麻煩?真的很少見啊?


  「沒有就是沒有!」夏樹幾乎是用吼來回應舞衣,看舞衣的樣子……這傢伙,把自己當作了「麻煩招徠體」了嗎?

  「嗯,那麼肯定是個美人了,是男的?還是女的?」被吼的舞衣裝出一副了然在心的樣子,其實只是裝出來的,因為,夏樹遇上誰才能感到興奮可是連自己也沒法得知。

  「嗯?」不過在聽到舞衣的問題以後,夏樹擺出一副被嚇到的樣子,「你怎樣知道的」六個字完美地刻在她的臉上。

  「被我說中了,不過能被夏樹看上的肯定是個非常漂亮的人吧?」其實沒想過會猜中的,不過誤打誤撞地猜對的舞衣竊笑地說,「我都說夏樹一向是個臉部不會說謊的人啊。」

  「其實跟樣貌沒有關係,我在跟她擦身而過時便已經有這樣的感覺了。」夏樹用舞衣聽不到的聲音喃喃地說,然後再次假裝將注意力放回電視上,其實卻在細味今天與那人相遇時的感覺。

  那份能遇上的竊喜,那份能好好聊天的愉快,那份對原來還有事物能在這漫長生命中留下痕跡的感知,說不令人感到心動是騙人的。

  在另一邊廂的舞衣則在盤算有沒有可能結識到那會令夏樹感到有趣的女人,然後拜託她好好看著夏樹。

  那人相似的經歷能引起夏樹的共鳴吧?若是其他人,甚至自己也是無法完全理解夏樹的,因為只有同為吸血鬼才會了解到那份深切的寂寞。

  只有吸血鬼才曾經為人,在變為黑暗的一部份後亦擁有「人」的意志的存在,其他夜之子民中,只有人狼的處境與其相似,但人狼卻無如此長久的生命。

  所以,只有吸血鬼才能了解吸血鬼。

  各自有各自的想法造成突如其來的沉默,並且包圍著兩人。


  過了一會,舞衣突然看著玄關的方向,身體微微的抖震,像是感覺到些什麼一樣「夏樹,你真的沒有跟那人交惡吧?」

  「嗯?沒有。」夏樹察覺到舞衣的不妥,視線順著舞衣的眼神望向玄關,然後才察覺到有些什麼到來了,「你留在這裡,我去開門。」

  「如果真的沒有交惡,我去開門也可以的。」舞衣從沙發站起來,向玄關走過去。

  「不用了,由我去開門。」夏樹的聲音有不容反駁的氣勢。


  能夠做到的事,只有不再失去任何事物,只有盡用自己的力量去保護。
 


  不然--

  下一個發狂的吸血鬼,必定是自己。


  門鈴的聲音響起,原本悅耳的鈴聲,現在被夏樹和舞衣聽起來卻像是敵人敲響的戰鼓一樣。



  夏樹從容地走向玄關,不過看來自己失策了,竟然如此容易去相信一個只相識了半天的吸血鬼。好了,現在連累到舞衣和命。

  臉帶一絲苦笑,但環繞身邊的殺氣卻愈發高漲,看來夏樹這次也不得不認真起來。


  門被打開了,出現在夏樹面前的人果真是下午才認識的靜留.維奧娜。


  不過顯然易見的是夏樹並不歡迎她的到來。

  「晚安,現在對上門探訪一個人來說,是不是有點晚呢?」夏樹的語氣是冷冰冰的,再加上身上散發出來的殺氣,毫無疑問的,若靜留的答案有差錯,夏樹會跟她大打出手起來,甚至要將其置誅死地。

  「啊啦,對不起,雖然現在有點晚,不過我有點在意的事,所以才會上門到訪的。再加上我要探訪的不是人,而是吸血鬼。」靜留從善如流地說,看來她完全不害怕眼前正在發怒的夏樹。

  果然是活得比夏樹還要長的吸血鬼,竟然毫不懼怕夏樹的殺氣,還可以反駁起來,舞衣心想著。

  不過,她只是個相貌平平的女人,為什麼夏樹會認為她漂亮的?

  「沒通知便上門探訪,而且還是沒得到別人的同意和地址,這玩笑也未免開得太大了,況且,今天太晚了,我沒有心情接待客人。請你離開吧,靜留.維奧娜。」夏樹冷漠的態度和語氣明顯是個逐客令。

  「唉,人家被夏樹討厭了嗎?」只見聽到這裡的靜留臉上帶著一副傷心欲絕的表情。

  「嗯?」夏樹很明顯的對這樣子的靜留完全沒有反抗的力量。



  真厲害,難道活得比夏樹久的人便會有這種力量的嗎?

  不費一兵一卒,只用一句說話令夏樹.庫魯卡折服?



  「我在問,夏樹討厭我嗎?」靜留的臉仍是一副傷心欲絕的樣子。

  「……」夏樹的腦袋突然當機,最後說出連自己也不相信自己會說出的話,「我讓你進來就可以了吧?」

  「嗯,夏樹真好。」靜留本來傷心欲絕的臉容不用兩秒便變成了笑容滿臉的樣子,真的比翻書還要變得快。

  「……」夏樹一臉頭痛地看著正在玄關脫下鞋子的靜留,「我是不是被你計算了?」

  「某程度上來說,沒錯。」靜留的笑容很燦爛,但是在夏樹看來很刺眼,而且很可怕。

  在靜留.維奧娜進屋以後,公寓的門再次被關上。

  「怎了?突然出現在別人家門口,然後強迫別人讓你進屋的傢伙有什麼想說呢?」夏樹因自己被靜留計算了而心情很差,連語氣亦一樣變差。

  「夏樹真的很不歡迎我呢。」靜留再次用左手托著右手,然後右手則托著腮,一副傷腦筋的樣子,看來這是她的小動作。

  「若是我給你地址而請你來的,我無任歡迎,但是若是你以什麼特殊方法追蹤或跟蹤我的,我通常會以對付敵人的方法辦理。」夏樹冷冷地說,不接受靜留的裝傻。

  「我只是來看看的,不可以嗎?」靜留臉上掛著個很刺眼的笑容,「因你身上有不屬於你的氣味,我才會好奇地跟來啊。」

  「?」夏樹挑一挑眉,算是願意聽靜留的解釋。

  「我就在想,你家是不是有別的非人生物了。」靜留微笑地說,「那邊的小姐是夢魘?」

  「嗯,是的。」舞衣誠實地點點頭。

  「夢魘小姐,你的名字是?」靜留的緋眼的笑意加深。

  「駂羽 舞衣。」舞衣有禮貌地回答道。

  「果然是這樣呢!真是高明的做法。」靜留的笑意變得更深,眼神飄至夏樹的身上,看得夏樹有點不好意思,看著這個笑容,夏樹不知應該生氣還是苦惱,平時冷酷得能令人不能接近的夏樹.庫魯卡卻因靜留.維奧娜的一句話,一個眼神而不知所措。


  這就是一物治一物嗎?舞衣看著眼前的兩人的互動,臉上掛著看好戲的笑容。


  「舞衣你在笑什麼啊?」夏樹將從靜留身上得到的挫敗感發洩在舞衣身上。

  只見舞衣笑容愈來愈奇怪。


  「舞衣小姐,你不介意我將你們家的夏樹拉出去嗎?」靜留突然投下一個重磅炸彈。

  「嗯???」沒想過靜會會這樣說的夏樹一臉驚訝。

  而舞衣則是點點頭,直接將自己的好友出賣給剛剛才見面和認識的靜留.維奧娜。

  沒法子,夏樹.庫魯卡是個笨蛋,難得有人能接近她,就當然不能嚇怕她了。而且她又不是敵人。

  「你們兩個有什麼協定嗎?」被紅眼的吸血鬼拉著的夏樹不忘向腹黑的兩人問道。

  「沒有。」兩個不同的腔調卻異口同聲,非常乾脆的回答。

  夏樹.庫魯卡一次面對兩隻腹黑的狐狸,全敗。

  「不過,離開以前,靜留.維奧娜小姐,你可以讓我看一看你的真面目嗎?不然我很難完全相信你的。」舞衣利用夏樹口中所說及自己親眼所見,得出眼前的女人施加了什麼術法的結論,所以乾脆地說道。

  「沒問題,反正使用虛幻之瞳會很費力的,在晚上解除也好呢。」靜留微微一笑,閉上自己的緋眼,然後沒使用真實之眼的夏樹和舞衣看到的是有一層淡淡的白煙包圍靜留,待白煙退去後,再出現的靜留已是下午時夏樹見到的靜留.維奧娜。

  「果然是個很美麗的人。」舞衣看著靜留,然後再看看夏樹,臉上的是個非常惡意的笑容。

  貼身的黑色連身裙,及肩的亞麻色頭髮,如血般深邃艷紅的眼睛,精緻而略為蒼白的臉頰,再加上誘人的身體曲線,看起來根本就是完美的藝術品,舞衣現在終於有點明白為什麼靜留.維奧娜需要費力的將身邊的所有人都催眠,不然每天可能需要費更多力去驅走身邊的狂蜂浪蝶。

  不過不消一刻,舞衣又開始自顧地想著跟夏樹有關的事情。

  應該可以成為夏樹繼續生存下去的理由的,如果是眼前的女人話--

  因為夏樹從來都沒有這樣高興過。

  想著想著,舞衣苦笑地看著夏樹的房間,而夏樹則正在內更換外出的衣服。

  「請你跟夏樹好好相處吧!靜留.維奧娜小姐。」舞衣突然回頭看著靜留。

  靜留奇怪地看著舞衣。

  「不然,夏樹可能便會做傻事的了。」舞衣臉上帶著濃厚的擔憂,「夏樹她已經活得太久了。久得差不多沒有什麼能支持她活下的事物了,但我卻無法成為留著她的存在。」


  『我又何嘗不想尋求死亡?』這句卡在靜留的喉間,說不出來。


  「放心吧,舞衣小姐,因為夏樹是個很有趣的人呢。」靜留笑著回答說,從臉容根本看不出她心裡想著什麼。


  因為笑容是她一向的保護色。





生命過份漫長,
過份沉重,
很疲累,很厭倦。
這應該就是夏樹.庫魯卡和靜留.維奧娜的寫照。
兩個極為相似而卻又完全不同的存在。








                   ~未完待續~

紫虛=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